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怄气  

2008-12-15 18:30:27|  分类: 雨思(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怄气 - 作家雨思 - 雨中思的博客

                                

         刚下班回到家里,本想坐下来写点东西,可是,初来深圳居住条件不好,出租小屋没有空调,实在是太闷太热了,我想下楼去透透气。保安向我点点头,我便跨过治安岗亭的栏杆,慢悠悠的走出了小区大门。刚走出不远,便看到了深圳高高的地王大厦,地王大厦是这座城市引以为傲的标志性建筑,也是这座城的闹市区之一,无论春夏秋冬,那里都是人们休闲购物,娱乐小聚的好地方。这会儿,有一个洗发水的厂商正在这大厦的广场前搞促销活动,临时搭起的舞台虽简陋但不失风雅,众舞男身着牛仔,也不知从哪找来那麽多的长发女孩辣歌劲舞,秀发飘飘,跳起舞来,煞是美丽致极。我从来不喜欢热闹,就顺着马路往图书馆方向去了。

 

        路过图书馆前,有两个女人不知为何打起架来,听口音一东北,一湖北的,叽哩抓啦的吵个不停,欲吵欲劝欲难休的架式,把110都给惊动了,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我做记者时间长,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见多也就麻木了,印象里在街头争执的这种现象感觉东北比较多,东北人爱喝酒,加之那火了爆的脾气一上来,哇噻!那还了得,不扔块砖头,也得丢掷点别的东东才能消气,与东北人相比,南方人就温婉多了,所以,很少在鹏城街头看到大吵大闹的。今也许是个例外,我没心思驻足观望,我想,不知是天热的还是怎麽的,她个女人咋就这麽大的火气呢,哼!动不动就打架,这修养都哪去了捏?在大街上大吵大闹丢不丢人?

 

        我没有明确要去的地方,只是由着自己的莲花小步往前走。象是鬼使神差似的,走进了一家私人服装小店。原来,潜意识里,我是想去那家服装店的,因那里店虽小,但服装却很新潮也非常经典,二楼还带个小小的咖啡厅,转累了到楼上喝杯咖啡听听音乐也不失闲情消谴。隔几天就去一次,工薪族嘛,流浪在外,虽爱臭美,喜欢时尚,但还是感觉那小小的时装店特适合我,价格能够接受,时装又不失档次和典雅。虽然每次去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化,主要是卖旧购新而至吧!不是每次去都要买新衣,但总是喜欢到那里东瞧瞧,西看看的,哈哈!女人嘛,过过僻好。

 

        见我进来,老板娘笑眯眯地说:“靓女,欢迎光临,这几天又从香港进了几种新款,您喜欢哪件不妨试穿一下,有合适就买件嘛”我笑说:“好啊!”试了两件,没见合适的,从心里也没想买,但老板那麽热情,我也就不太好意思了,随手拿了两条港裙假装的试了试也没有买,谢了谢老板娘就走出了这家时装店。

 

        时装店隔壁新开了一家美发店,顿来了兴趣想进去咨询一下价位,修剪一下雨思的长发,虽每次剪下一点都如割我心一样痛,但长发不可与身高不成比例,我知道我的身高该留多长的长发,若是过长就与身高不相协调了,到腰身刚刚好,其实,我的长发比山里的野草长得还茂盛。每天都要精心护理,虽然很累,但乐此不疲,几十年如一日,偶会盘起,偶会卷发,不过直发是我最爱,工作起来,有时没时间去发廊打理,所以直发就好伺候一些。我每天都要经心梳理不只是N次,有时去了卫生间也不忘照着镜子梳理一下,以正妆容,常言道:“发常梳,颈常转,背常敲,胸常扩“嘛。哈哈!养生之道雨还是懂得一点。

 

        美发店里的沙发上坐着好几个妖野的年轻女子,不知怎的,那种打扮,看了就觉得恶心,我进来后,从里间走来几个年轻的服务生,他们都问:“是锔油还是按摩?”我说:“我剪发”那几个男生的热情好象减了一半,一个年龄较大一点的男人说:“你若是按摩剪发的钱就给你免了。” 我说:“我只想剪发,不做按摩,”这时一女子走过来:“不做按摩,那我们不剪了。”我一听就来了气,问:“你们开的是美发店又不是按摩店?”那个妖野女人说:“美发按摩连带的,但美发和按摩必须的”我说:“真是的,我来是剪发的,又不是做按摩的,哪有逼人所不愿的道理?”

 

       ……气氛有点紧张。

 

        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走过来,笑着说:“靓女,您别生气,那就坐下来剪吧。”

我愤愤地说:“不在你这剪了,美发店又不是你一家”说完转身就想走开,一个服务员过来拽我,我本能的躲开,可手里拿着的钱包哗啦一下就掉在了地上,钱票、名片、记者证等物撒了一地,我蹲在地上去拾起来时,一个男生惊讶的叫了起来,“哎呀,人家是个大记者,看非得把咱这写到报刊上去揭露我们的丑事不可,看理发店还能开几天?”这时,老板娘才从里面出来解释道:“哎呀,靓女呀,我们这刚刚开业,这都是新招来的员工,他们不懂得规矩,你这大记者就别跟我们这些没文化的小店员计较了,大人不气小人过,您宽宏大量,我在这给您赔不是啦!”

 

        憋股闷气,踱回了出租小屋旁的《东北一家人》酒楼。不愿烧饭时,我常来这里吃点快餐,随口点了一盘尖椒干豆腐,外加冬瓜排骨玉米汤,又点了一碗白米饭,便吃了起来。吃着,吃着,真是活见鬼了,又见那个黑巴溜楸的、高高的、可恶的男人溜进了酒楼,也奇了怪了,他总是盯着我不放,越是怕他,讨厌他,越是往我的桌边凑合。居所附近只有这一家东北餐馆,否则,我早换地方美食了。为了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便草草的吃完了饭,刚走出不到5米处,就听后面传来靓女---靓女---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的叫喊声,但我并没有回头,还是一直往家里走着。稍倾,不知是谁一把拉住了我,猛回头,见是酒楼里那个可恶的家伙,我的火气就更大了,狠狠的甩开他,历声道:“你有话说话,干嘛动手动脚的?”靓女,我喜欢你一段时间了,想和你交个朋友,可以吗?说句实在的,相遇那麽多次,我还没正眼看过他长得究竟是何模样,虽然他很黑,但仔细看,还是蛮年轻的,看样子好象比我小有十岁左右,听口音是东北辽宁或吉林一带的,但绝不是黑龙江人。

 

        即然他亲自找到了我,我说:你喜欢谁是你的事,与我无关,但我不喜欢你,请以后离我远点。”说完,我便一溜烟的跑了,感觉后面紧追不舍,他又横在我面前说,你不与我处朋友也可以,但我喜欢你,想跟你一夜情好不好?此时的我火气正无处可撒呢,听了此话,回手一个耳咣就掷了过去,臭流氓,你给我听着:“若再敢纠缠我我就报警了,你以为深圳开放就无法无天了吗?”他慍怒了一下,转而又嘻皮笑脸的看着我说:“嘿嘿!打是亲,骂是爱嘛,”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后假装拨着报警电话,他无可奈何的说:“大姐,你看看你,我们都是东北那疙瘩的,不同意就拉倒嘛,干嘛发那麽大的火气呢?”我说:“你在这开放的特区习惯了,玩起了一夜情,你也不怕染上性病?我问你几岁了?”他说:“我呀27岁,你有三十吗?”他反问。我说:“我儿子只小你五岁,”“什么?你有那麽大呀?”他吐了吐舌头。我又训他:“你这小小年纪来到深圳不好好工作,闯事业,竟敢到这酒楼来寻欢作乐?我警告你,以后不准再纠缠我。他摸摸头,狠狠骂了一句“妈的,老太婆呀?”瞪了我一眼就走了。

 

        唉!本是在屋里闷的想下楼透透气,可气没透出来,却反倒怄了一肚子气回到了郁闷的出租小屋,哼!愤慨之余便写下了这篇小小说散记《怄气》。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