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蹩脚的文字  

2008-12-18 15:04:57|  分类: 雨思(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蹩脚的文字 - 作家雨思 - 雨中思的博客

 

  家乡已入大雪纷飞,这个冬天是我远离南国后第一个重浴的寒冷,雪花挂在枝上,N颗垂柳,横看成列侧成行,傲立在路的两边,主干近三四米高,分若干个枝叉,每根枝梢挂着尚未落去的柳叶随风摇摆不定,集结起来,虽未五颜六色之斑斓,整体看去却似凤尾般同样装点了北国油城的美丽,石子飞去,时不时惊煞几只麻雀腾空逃离。气温已至零下十几度了,有了薄冰,先是一小小层,那些薄冰在晨羲里明明暗暗地闪,暧昧的似眼神一样,禁不住阳光的深究。这样的气温,没几天功夫就循序渐进的冰结深处,孩子们开心的堆雪人,扔雪球,在冰上尽情的玩耍。每到冰雪节都会引大批的国外友人来此观光。

 

  虽绘此景,却难入此境。总觉得描绘得不够如愿,不够尽意,不够彻底,这个世界上不乏写字的人,更不乏在键盘前、在文字里苦苦挣扎的人,也不知怎么搞的,更不知何时,我也成了其中准备启航的一员,而且迷恋中又觉得特别蹩脚。细琢蹩脚,想想都是文化知识所限,才不能让自己在文字里阳光灿烂,淞香笑脸。想的、写的就思维而言很难表达灵魂深处的东西。其实,学识和阅历皆后天养成,才华却是先天所赐。学识烘托穷经皓首的鸿儒;阅历产生键烛深幽的智者;而才华所造就的则是天地间的古怪精灵,傲而睥睨一切,俯仰天地,键指同舞,自由灵动。学识可以复制,阅历可以复制,美丽可以复制,惟有才华难以复制。你若敢复制,抄袭别人,你就会触犯知识产权的神经与神圣,更不尊重别人用生命的每分每秒而堆积的心血、魂灵。最近在试写一部剧本,为了给自己一点写作技巧,很少看电视剧的我,现每日也开始挤出时间看电视剧。看,不是目的,最关键的是研究编剧写作逻辑思维及逻辑推理。正在热播的《苦了乐了》所表述的就是三代同堂在北京的四合院老宅里所发生的家庭琐事,为财而伤,为情而乐,启发人们,财多未必就是幸福,贫穷未必就无快乐。其中有个被包装的美女作家就是掠夺别人知识产权而被唾弃的最好例子,为了出名而不择手段。

 

  按说,在文字里已达到酷爱的我,却在文学领域里不能走入更深层的精神境界所致灵感越来越不如从前,更是心性所致,实则非是文字而言,越是耕耘,越是为何竟反而不进?曾经在尘世里,烟熏火浴,你撞我挤,麻木已久,心焦意乱。也曾想,躲进书房,读字墨,忍寂寥,不问世事,可是,怎奈得有些时候,灵魂里一腔郁郁如裂帛,只想对着宇宙呐喊,如泣如诉,如雷如震。现想来,皆是精神涵养与写作境界剥离去之远矣,而正是这种精神的缺乏,才制约了我对文字的进步。这个时候,暂且静静地坐下来,坐下来,把那铁杵磨,把那绕指柔,缓缓化作抽丝的茧,一丝丝,一缕缕,绵延而啄,一笔一划,倾吐成我键下的字,我纸上的心,我灵魂的喁喁低语。传奇中的张爱玲,直率的苏青,才貌双全的林徽因,命途多郁的萧红,清丽的冰心,冷艳的石评梅,一个个令人心折的女子,一篇篇令人心醉的文采华章,方寸之间尽览才女的风流。可我若文字非得跟爱情联系起来,肯定是又痴迷,又懵懂,一门心思地爱着,可又是那麽的不解文字的风情。爱写字不是错误,但字敲出来,终归不能只给自己偷窥,看的人不只喜你人,也爱你的文字才好。可是,这是写作的境界问题,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却不一定就能够写出意境中的情愫。奈何我爱写字,酷爱写字,可字却负我,拥我又弃我?也只能是如痴女子偏遇了负心汉,哈哈!“我爱你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有什么关系?”甚至退步若此!但不管怎样,当我一头扎进写作的氛围里就总是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快乐,虽因知识贫乏,敲起来觉得文字是那样的蹩脚,但那种感觉如爱情般令我从孤独寂寥中重生。

 

  我原本觉得自己是有灵感的,但我从来没有完整的见过灵感的整个面目。敲下那些字之前,我甚至无法近于触摸它的肌肤,无法嗅到她的芳香,它对我来说,是一个朦胧的、眩晕的倒影,模糊地栖在我的思想里,身体里,语言里,行为里,我甚至无法让它顺我意志而成文。它即刁钻而又神秘,飘忽而又顽皮,当你在黑暗里向它暗送秋波,想与它倾心对话的时候,它忽然不知所引,尽而面目全非;你疼了,痛了,你需要它的抚慰,可它迢迢模糊的背影,却只给了你一声叹息。人是有思想的高级动物,没有思想,就只能是植物,可是,我的思想,我的灵魂,我的爱空洞而无味,你让我拿什么去记录渐行渐远和雕塑神化你?

 

我原本是有灵魂的,可我的灵魂是枯躁的,干渴的、麻木的,呆滞的,庸俗的,我愿它是雨滴润我心田,我愿它是一棵水灵灵的禾苗,舒展芳华,对望阳光,无忌地歌唱。可现观,我已没了青春年少的顾盼生辉,留恋激扬。愁也是美,乐也是美,爱也是美,恨也是美。生活,既定目标的列轨,不再有意外的惊喜,站在左头,曾经:桃李春风一杯酒,望向右头,虽有阴晴难探,雾霭朦朦,但结局无一例外可以绯测,终归免不了悲凉感慨的“江湖夜雨烛十年,费尽生命字无点”。已经赐与的都是应该,没有赐与的都是雨的宿命。我努力想使世俗的生活接近我的内心,接近,再接近,我希望自己什么工作都不做,只在内心写作,用蹩脚的思维写作,成为一个可以充实光阴的女人。其实,真正的写作刚刚启航还没有放航,尚未抛锚,何时将锚抛出,又能抛出多远,连己都说不清楚,或许只能在岸边徘徊,摇摆。

 

  海德格尔说“人是诗意的栖居者。”当我第一次真正地用文字记录下生活和心情,试图诠释灵魂深处的一些难解密码,我感觉到颤栗的快乐,追寻的愉悦,我甚至有一种欲喜欲悲欲泣的冲动。文字让我重生,肯定地说,它比爱情都让我难割难舍,我邀来了我的同孪,请她坐在我的面前,我们凝眸而视。不开口,便已洞悉彼此的眼神,心思和意图,接下来,我们会一起细研过去的一切,为它画上一个句号,我们又一道憧憬未来,我们还面红耳赤地争论,在激烈的厮杀里握手言和或相互挤眉弄眼。

 

  雨入中年,梦想已经被击得如花飞向空中,随而坠落,粉身碎骨,种种生活,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但只有一种习惯,外力奈何它不得,那就是,暮色四合,闹嚷渐息,我洗手恭坐,打开电脑,纤指键敲,将那万种祈愿、千种思绪、百般妩媚,炼成错落有致的文字,敲着,想着,哭着,笑着,捶着,沉浸在爱情一样的状态里。那时候我才是一个幸福的写字人。“在每个蹩脚字词的深处,都参与了我的诞生。”沉默安静中,我已习惯投身文字之间。不管外面世界有多精彩,叶绿桃红,庭院花香,云卷云舒,雪花飞扬或狂风暴雨通通都隔至杏黄帘外,毫无相关。我孤灯键敲,从A字到C字再到N字,左拥右呼,似醉乎!如同意气昂扬的中年女学者,框架金丝,秉烛夜话,今夕明夕与我何干,明日明年又能何颜,只沉醉在蹩脚的文字之间,不问四季,不问分秒,不问归路。

 

 

  评论这张
 
阅读(548)|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