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泪为谁流  

2008-12-30 16:4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泪为谁流 - 作家雨思 - 木子雨思的博客

 

我的写作风格无意重‘性’而文,可偏偏在夫妻的正常生活中又缺少不了“性”的成份,正因这不堪启齿的“性”福,破碎了多少家庭,毁灭了多少婚姻?又断掉了多少的恩爱?

                                                            ----题记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想,或许很多女人都曾恨兮兮的在心里诅咒过。而我却在这句佳怨丽责的牢骚中读到了一篇:“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可我的男人却是坏东西里唯一的好东西”,这个“好东西”---就是我同学的老公。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同样是恨兮兮的,其实婚姻确实如同脚上的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这就是我同学常常说的一句影视演员刘小庆之名言,这是她给我发来的惟一的博客素材,也是她人生所经历的“好东西和坏东西”之间所招展的“谬论”。你有听说过吗?“坏东西”坏得过了头会令人生恨,这“好东西”嘛,好得过了头也会令人生厌的,其中的尺度真是难以拿捏。这恨远比那恨来得让人更加难以忍受。您若不信就让我来盘点一下她老公好在哪里,那麽即是“好东西”为何还令她如此无奈呢?说来话长,我所记录的都是她一小段一小段的生活片段,女同学知道我写博客就把她的隐私授权给我,命我以不记真实姓名的形式撰写此文,评一评她的男人到底属不属这个“好东西”之列或够不够称职。您听到她嘴里的“好东西”别以为她是真的在夸老公,而是她在无奈的与“好东西”生活了若干年后无奈中的无奈,无奈得令她只能“美赞”他的老公是个“好东西”。

 

此同学是个极有文学天赋的才女,她生在贫寒之家,妙龄之年却栖于富贵檐,可婚姻没有经营几年,灰姑娘只飞向了青松却立在了梢头,而并未栖于大树的根基之中,婚姻以门难当、户难对的境遇中随风摇曳,最终被花花公子一纸休书休回了娘家,不幸的宿命最终以夫离子散而告终。美好的生活顿成了泡影,她想远离那块赐她太多伤感的土地,便来到了我市--油城。

 

可以想象,那个年代,从县城调往大城市是何其艰难?我曾劝她抚正心态,静一静聊好伤还是回家乡重新生活,而她试了又试就是难忘那个给她伤害的前夫(前夫在外养花又生女)回家乡不到一月她又重返我市。在远房的姨母家栖身。虽暂时落了脚,可她倍受姨母一家人的叼难,姨母想早点把她嫁出去,为的是,对同学的母亲有个交代,姨母左劝右劝,让我的同学嫁给姨母邻家给介绍的男人,同学见过此男人一面,可找不到一点感觉,她不愿嫁给她,相亲过后,被她拒绝了。此后她还是不肯回家乡,姨母急了,怕她又籁在家里,又哄又骗说:“这个男人工作在百货大楼,是搞后勤工作的,虽32岁了,但忙于工作,至今未婚,你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说句不好听的,嫁给谁你都属二婚头了,(80年代末被人骂二婚头确实是很难听的话)人家一个童男子能娶你这个县城又离过婚的女人已经烧高香了,更是你的福份,你还挑三检四的。如果再不同意你就回老家去吧,我已尽到责任了,两条路,是嫁给他?还是回家乡?你自己选。”姨母一家人接二连三的叼难与逐客令,她犯难了,何去何从确实是难选其一,嫁给此人吧她又觉委屈,回家乡吧,她更是心有不甘,常言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家乡的弹丸之地都晓得她已去了富得流油的大城市(大庆),她怎甘心重返家乡?若说第一次婚姻他是以爱为根基的,那麽这第二次婚姻她就是赌,别人是赌博,而她却是在冒险赌婚姻。

 

她被姨母咄咄逼人的话语刺得伤痕累累,无处可逃,无奈选择下嫁此男人,她相信自己以后会慢慢爱上他,虽不喜欢他,但她看得出来他应该是个老实本份的好男人,她与他认识了一个月就迫不得已登纪结婚了。一是为了早日摆脱在姨母家的烦恼与叼难,另一个是男人的单位最后一次福利分房。嫁他吧,她心里着实不是很开心,不嫁他吧,眼下的乱摊子真不知该如何收拾。那天她来找我,痛苦的跟我说了她的决定。

 

因男人属大龄青年,登了记之后,楼房马上就给分下来了。当她俩第一次走进自己小窝新居,她高兴得主动拥抱了他,也吻了他,可他象根木头一样傻傻的也不知道迎合她的吻……她想,即然已经登记了那就早点离开姨母家为好,当男方的父母决定给她们的婚事办了,她也只能默默的点点头以示同意。就这样,她与“好东西”的痛苦婚姻就从此开始了……

 

婚期来临,家乡来了许多亲朋好友参加婚礼,而刚到此陌生城市的亲人们被新郎官的单位大巴车从长途车站接到了家里,说起来她见到了亲人该是开心快乐的,可她并没有快乐起来,来接亲人的新郎官本就不高的瘦小身材,长着如电影“日军小野”一样的面貌,一双翻蹄亮掌的鞋子由于久不钉鞋掌而被磨得偏颇极了,走起路来似跛脚一般,亲人惊诧的目光,目睹未来老公如此狼狈相,一向注重仪容仪表的她在众人面前情何以堪?她心在想:“老王啊!你到底在做何工作?怎会这个样子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就是在这样尴尬的状况下迎来了久别的亲人。两天后她们如期的举行了婚礼。

 

按说洞房花烛之夜,新人该是幸福愉悦的,可他就是傻傻的不去主动碰她。她想:“可能是人家从未碰过女人未结过婚,有些害羞。她便主动的和他亲近,可以这样说,是她勾引了他,就这样勉强的度过了洞房花烛夜。新婚该是激情的,可连隔一周他都未曾再碰过她,她想,即然我成了你的老婆,要和你度过一生一世,总不会是这样生活一辈子。性,该是婚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无师自通的一项成人运动,难道他的生理有问题?难道他是个傻子?面对自己丰满的身躯与美丽,他怎就如此无动于衷呢?但她感觉新婚之夜他虽勉强但还算正常,她又忍了几天,实在憋不住了,她第二次勾引了他,她将他粗糙而又短瘦的两只大骨节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她引领着他粗糙的手在抚摸着自己的所需的酥胸,她想还是慢慢地适应,谁叫自己嫁给他了呢?她曾记得有句幽默荤段子说:“管他个高个矮的呢,都是中间找齐,管她漂不漂亮的呢,闭上眼睛都是张曼玉”,她无奈的劝慰自己:“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

 

他笨笨的附在她的身上,她以其雌性的温柔,调笑着,准备着,等待着渐入佳境之“性”福,便柔声细语地问他:“亲爱的,你喜欢我吗?”而他嘴唇哆嗦了半天,却唯唯懦懦的丢下了一句话:“那要……”她强忍着急躁接着问:“那要……什麽嘛”他又憋了半天说:“那……要看怎麽说了,”她愤怒的一下子把她折下了床,满心的“性”趣,被他的表现弄得尽而荡然无存。按正常的男人,即使她已成为了自己的老婆,在“性”趣里,男人房事时都该主动热情来配合,总该学会调情,调趣,而他却在那温馨而浪漫的时刻却抛出了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尊敬的博宾朋友们,若放在你身上,您还会有此“性”趣吗?

 

以后的日子里,她们的性福总是不欢而散,更弄得她焦躁不安,在每一次难欢美事时,她一斥他走开,他就会抱着枕头跑到另一个房间,也不知主动的来哄哄她。他倒是蛮乖蛮听话,让他走开他就走开,气得她发了疯似的痛哭……其实,他的“脚臭”客人一进屋子便能嗅到此种味道如同香水“浪漫满屋”,但她已准备好了忍受,也想慢慢的接受他的嘴臭,脚臭,她都是一忍再忍的,可床上的事做为一个生理正常的女人,她又岂能忍受?这样的生活她只能选择了分居。

 

她痛苦的想:“我怎如此命苦呢?难道还要选择离婚吗?自尊心极强的她再次选择了忍受,可她怎会想到,忍一时却忍不了永久,生活非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的,而是要地久天长好几十年呢,漫长的日月星羲折磨得令她话语越来越少,她的向往和他的古怪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她又一次将梦碾得粉碎。她弄不清与她生活的男人到底是个何样的人,真的感觉他的性格实在是蒸不熟、煮不烂。她非是自私的女人,更不会因不爱他而湮灭他的好,他单位的领导同事对他的口碑都是相当不错的,他是个好员工但未必就是个好丈夫。在工作中他任劳任愿,领导几欲提拔他,可就是难随人愿,他的唯唯懦懦很难肩负领导重任,只知一心一意的卖着苦力。当时姨母家的介绍人说他工作在我市百货大楼,后勤任职,她想,即是搞后勤的脑子就不会过于空洞,所以她在其性格上没有想的过多就草率的嫁给了他,其实,他只是个卖苦力的搬运工。

 

结婚一年,所有的墙壁开关插座、卧室的灯坏了之后直至现在都不能使用,他也不会或找人来修,所用的电源都是从前后阳台的电源接进房间和厨房里的,房子脏了也不张罗粉刷,无奈下,一个女人出头露面收拾房子,然他的大男子主义又觉脸上在邻居面前显得无光而瞒怨老婆的不是,真是气得我的同学哭笑不得,他最大的毛病就是爱检破烂,单位里的旧报纸、破纸盒箱子及破铜烂铁比比皆是,洁净惯了的她岂能忍受他将家里当成了破烂房,即然您是会过日子的人,那为何拾回来又不去卖掉呢?弄得满屋生着不懂“避孕”的蟑螂到处爬行。气得她从前阳台扔掉,可他又拾回放在后阳台上,真是无可救要的老公。她想过分手,他又死活不依。

 

她心痛透顶,她为了达到与其离婚的目地,找了个情人,想让他死了这份心,可他眼看着她的情人睡在自己的床上,已给他带了绿帽子,就是不肯与老婆离婚并且还屁颠屁颠的给情敌买酒喝,弄得她更是哭笑不得,不管她如何闹腾,他还是一如继往的善待与她。以后的日子里,她的情人又爱上了自己的朋友,精神上的重棒又一次给了她沉重的一击。痛都是自己选的,她无奈的饮下了大量的安眠药想结束自己的生命,然命不该绝被邻居所救。之后,她被折磨得更是郁郁寡欢,夜难成眠,得了严重的抑郁证。

 

见她这个样子,他也很心疼,同意分手,房子归他,家有三万资金归她。当时我正在深圳,帮她在那找了份编辑工作,安顿了下来,两年多,她的病好了许多。因工作需要她回原住地办理出国护照和港奥通行证,回来取户口。重踏生活了多年的“家”,一进门,房屋更是乱及无章,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她呕了几下并没有吐出来,大庆无有她的亲人,她还是暂住在了他的家,因离婚她没有房子也无处落户,所以她们的户口也一直未分开,她向他要户口,可户口找不到,他就从前后阳台的废旧袋里翻啊觅啊找啊,足足找了7个半小时,才找到了户口本,夜里她躺在床上,他“养”的蟑螂在床上肆无忌惮的爬来爬去,使得她难以入睡,起身找来蟑螂药,从卫生间一直喷洒到厨房,早起时厨房里满地满灶台都是“英勇就义”的蟑螂,黑鸦鸦的一片,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她又一次哭了,她不是为杀生而哭泣,而是为她的结识了如此的“好东西”而哭泣。

 

她只所以称他为“好东西”,是因为她在外有了情人他不怪不怨;只所以称他为“好东西”,是因为她在外流浪的日子里,他还是一如继往的在经济上资助她;只所以称他为“好东西”他还是不离不弃的爱着她,离婚两年之久他也没找过女人,还在痴痴的等着她,她岂能不感恩而泣;她想回到他身边,可又怕以前的那种日子重蹈覆辙?这女人一生多难的命运她岂能不流泪,如今她的泪,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是为谁而流?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