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如果有缘’日月很长 (奇遇)  

2008-04-10 13:49:42|  分类: 雨思(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有缘’日月很长 (奇遇) - 雨思 - 雨思的博客

                                                                        文/雨思

 楠----现供职于深圳晚报任记者。

我与楠的友情是在哥哥家生活时而建立的。她是哥家的邻居,虽相处不到两年,但儿时的纯真友情使我们都步入中年,可还似亲人般不可藕断。很多时候楠回家乡时,只要有时间就会转到大庆去与我相聚,亦或邀请我去吉林一叙。

03年应楠之约,雨赴深游玩。闺密相聚,少不了家常里短,自是一番问候,调侃,与关怀。当触及我的婚姻之时,她怀疑,说我心里有问题,是不是“变态”了,怎这多年还是单身一人?我不懈一顾,其实雨对于婚姻的心态很平和,只是未逢有缘人仅此而已。孤单也没何不好,享受寂寞也是一种凄美的孤独。

可“皇帝”不急“太监”却急得要命,如同我的家姐雨华为我的婚姻之事可谓操“碎”了心。自母亲离世后,姐姐就象雨娘一样为我唠唠叨叨,恨不得早点将妹嫁了,才能了却她多年的心愿。并总在“教唆”雨,勿象第一次婚姻那样去痴痴的爱一个人,要给对方七十,留给自己以三十的空间去爱,才不至于过度的受到感情上的伤害,可雨却难改变自我的性格,很固执,雨的内心一直在渴望、寻觅着那份人间真情。

每次姐姐见了楠楠都要瞩托她,若有合适雨的对象就多帮她留留心。姐姐如同“母亲”一样,真是没得“治”了。楠楠及她的好友相继为雨相了几次亲,都未曾触电。在我离深刚抵达大庆的第二天,又见楠来电说:她老公为我介绍一个搞电子的企业家,是湖南人,问我能否再次飞深,我说:我刚归来,最近是不会再去深圳的啦。楠说:“要不我先把你的电话给他,让他与你取得联系,有必要的时候你们再见面好吗?”我答应了。

一次聊天中,他说:“我有近两千万的资产,找老婆绝不会马马虎虎,一定要找个漂亮能干的老婆为我把财。每每一张口,总是担心他那点资产因选不好老婆而流失…… 雨一听到此言心里就不舒服,或许我不该求的太高。罢!罢!罢!从此我便放慢了一份对他初聊时的热情。总觉得过我的平凡日子岂不更加逍遥?慢慢的我对他的热情度也放慢了脚步……直至最后我们失去了联系而就此“流产”了。

 

时光如同离弦的箭,相隔两春,05年惜命的雨为逃避家乡的余震而再次踏上了南国这片美丽的土地。而就在第二次赴深半年时,我与那个“大款”竟意外的在神奇的网络上奇遇了……

博宾朋友们:在现实生活中,您会相信这份奇遇吗?若大个深圳、若大个网络.....雨真的不敢相信如此奇巧,况我与他根本没见过面,也尚未见过照片,因那时雨还不会上网打字聊天呢!

刚来深时雨应聘于人才市场,荣幸的就职于物流通杂志社。刚上班没几天儿子就说想我了,无奈于母子相隔太远,不能说回去就回去见,而且又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没办法,儿子建议我学打字上网就可沟通了,由于任编辑一职工作也需要电脑作业。所以,那段时间,雨的业余都泡在了电脑上。

实话实说,除了美女效应再加文字魅力,加雨者极多。为此雨伤害了很多小朋友,其中不乏有很高素质的年轻人非是为戏雨而来,他们很欣赏雨的博文。就是这博文引来了一个特殊的网上之宾“幽情墨人”。雨看了看资料,从年令到学历觉得还不错就加上了。可加了半年也不曾与他聊过,他即不找我,我也没找过他,有时会看到他的QQ头像跳来跳去的,但雨早已过了那聊天的隐,每天都工作在电脑上敲击公文就够累的了,哪还有兴趣泡在电脑上闲聊呢?

不是冤家不聚头,他说他那天实在忍不住了,就给我留了言。感觉得他的素质不错也很诚恳,雨一见到他留此手机号码时实觉一楞,这个数字雨似觉熟悉。可又一时想不起,都相隔两年了,早就将那无疾而终的事给忘了,出于礼貌,便给他留了八个字“如果有缘、日月很长”呢!

此后我们再次网遇便聊了起来,他说他是一打工皇帝,湖南人,因在外拼博事业没照顾好老婆,老婆奈不住寂寞便移情别恋,屡教不悔而分手。现一人在外很孤单,真诚的想成个家。很想请我喝咖啡,见见面谈一谈,我觉无姻缘还有友缘呢便答应他的真诚邀请,他也向我索取了手机号码。

相隔一周的下午,我们在名典咖啡见面了,刚一落坐,他便迫不急待的问我:“你是黑龙江哪里人?”我说:是大庆人,他又问:“你认识深圳晚报的鸥阳楠吗?”我说:认识。我反问他:怎麽,你也认识欧阳楠吗?他说:“是呀,昨天我见到你的手机号码就觉好象有点熟,您就是那个大庆的李雨思吧?”雨怔了怔,半晌说不出话来,也想不起眼前的他姓字名谁了,当我从惊愕中猛醒过来时,不觉感叹,茫茫人海,怎就如此之奇呢?

蜜蜂广采,亲吻百花,纳的是花之甘甜,弃的是毒与刺;人与人朝夕相伴,取之优与善,拒的是丑与癖; 情绪,顿感到了一份惊喜,一份紧张,还连带了太多的失望。谈了约两刻钟,雨婉拒了,可他却难晓我究竟因何而拒。别时,他说:“请你再考虑考虑,给彼此一次机会,好吗?”在整个聊天过程中,雨深知创业的艰辛,也又一次亲感了他对金钱些许的浮燥……嘿嘿!有缘无缘?还是缘深缘浅?或许这就是有缘无份吧?雨拜金钱,可金钱又是甚麽呢?

 

                                      金钱如缰锁 / 权贵似浮云

                                      此生甘淡泊 / 无意苦争春

                                      中年戒自得 / 忧贵不忧贫

                                      耻为识人杰 / 愿作知命人

 

                                      劝君崇高节 / 心怡可养神

                                      今弃励其志 / 还我释怀心

                                      苍穹已复我 / 难与缱绻身

                                      吾非君肋上 / 另觅美娇妻 

                                

                           

 

 

  评论这张
 
阅读(644)|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