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雨润寒梅》小说(连载三)  

2008-05-11 12:13:27|  分类: 雨思(原创)中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这是一部我与青年作家梅汉卿合著的一部描写古代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爱情悬离故事……

 

落轿梅府……

                                                 文/梅汉卿、李雨思

 

   “上轿啰!”木瑶被喜娘搀扶着坐进了花轿,“新娘子接平安果”,说着塞给木瑶一个大大的红苹果。饿了一上午的木瑶想也没想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真甜,或许是饿了吃什么都香。哎!新娘子,这是到了夫家要给新郎官的,你可吃不得!”喜娘急急抢去那没剩多少的苹果看了看,“快!再换个新的平安果吧!”盖头下的木瑶赌气的撅起小嘴,心想:人家这不是饿的慌嘛?不知是谁又将一个平果塞在了木瑶的手上,但木瑶没敢再吃。

 

    “绑银铃,步步生莲”。喜娘用红丝绸把铃铛系在了木瑶的脚上“新娘子,这个铃铛只有新郎官才可以摘下的,你走路时可千万要小心些,容易绊着”。果然,秀珍只要一抬脚就被红绸困住,传出一串清脆的铃铛声“原来是防止亲娘子逃跑啊?”木瑶气愤的用力甩着脚,听着就闹心,这怎麽走路嘛?忽然轿子被人猛的抬高了,一个摇晃、木瑶险些撞在窗子上,“新娘子,您坐稳了,我们要上路了。起轿啰!”喜娘指挥着乐队吹吹打打,木瑶透过窗户手持盖头一角看着生活了近二十年的李府渐渐的向身后远去,鼻子一酸,又是热泪盈盈,忽然不知是哪一位从轿窗外塞进来一小包东西。

 

    木瑶打开一看,一块水粉色手帕和一块刻着“子”字的牡丹玉,再看绣帕上绣着:柔情似海,终身不忘妹其恩;牡丹赛过芙蓉,遥望之!思念之!拜谢之!“姐姐……”木瑶紧紧的握着姐姐木子赠给她的牡丹玉,她知道这一别姐妹倆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皇宫深似海,姐姐你一定要多加小心……”虽然这次婚姻全因姐姐过于攀高而搁浅,但毕竟是骨肉亲情,木瑶还是真诚祝愿姐姐平安幸福。

 

    她累了,实在是太疲惫了,在轿子的摇曳中,木瑶斜靠在花轿里睡着了。也许是太饿了,在梦里摆了那麽多山珍海味,就在木瑶吃得最开心的时刻,花骄落地了,猛的震醒了她。“怎麽怎麽了”?木瑶急忙擦去口水。

 

    “哇!好帅的新郎官啊!”

     “要是我家女儿嫁一个这样英俊的新郎官就好了。”

     “还是李家小姐有福气啊!羡慕死了,那麽俊朗而又有才学的新郎官!”

 

     外面到处是人们的议论声,他们说的是梅傲雪吗?他有那麽帅吗?木瑶在轿子里发着呆。忽然轿帘被人撩开了,外面强烈的光亮令木瑶有些不适应,本能的用衣袖挡了挡脸,透过盖头她迷迷糊糊的看见一对男人的大脚被人拥在了她的身边。“有请新郎官接新娘子出轿,新郎官呀,是让你接新娘子出轿,你怎还挤进了轿子里边去了呢?喜娘急急的叫着。

 

    轿子里的空气顿觉紧张起来,那高大身影及气息紧随木瑶身旁挤坐下,木瑶不知所措,等了好一会也不见新郎出声,她咽了咽口水:“平安果,给你的”,“啊!头顶上传来了好听的男中音,高高的新郎官好似快要将小巧的木瑶装进了怀里。”“那个,苹果,给。”木瑶紧张的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抓着苹果的手直直的伸了出去,她不敢往上看,轿子里沉默了一小会,忽然头顶上的男生暴笑出来,而且是强忍着的,木瑶顿时不好意思地从脖颈羞红到头顶,恼羞成怒的拉开盖头:“笑什么嘛!人家又没嫁过,怎知会接下去要做什么啊?”

 

   木瑶看着突然停住笑的梅傲雪,没发现梅傲雪真是帅呆了,两道英气的剑眉下目若朗星,高挺的鼻梁象雕刻出来的一样,性感迷人而又微翘的嘴唇不由得令木瑶真想将自己的樱唇送进他的口内让他来吻压自己,想着,想着,身体里一阵躁热……她冷视的面额渐渐的读到了梅傲雪淡褐色的双眸中向她投过来的难以掩饰的饥渴与灼热的视线。她在梅傲雪的那短暂而饥渴的双眸里窥到了他对她惊讶与欣赏,梅傲雪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干咳了两声尽而来掩饰自己内心灼热与痴痴的眼神,随即又变回了木瑶初见他时的那种坏坏的……坏坏的笑。

 

    “这个平安果不是现在给的,应是进洞房的时候,你怎麽就那麽着急给我呢?宝贝!说完又是一阵坏坏的笑”梅傲雪检起被扯掉的红盖头,似将她揽在了怀里般前胸紧贴着木瑶慢慢的、温柔的为新娘重新蒙上了红红的盖头“走了,去与我拜堂,做我梅傲雪的新娘”。“我……”木瑶话还没出口,就已经被梅傲雪再次用如钳般的大手牵出了花轿……

 

双拜花堂……

 

  “你慢点……”木瑶脚下被绑得迈不开步,哎呀!新娘脚下踩到了衣裙,一个踉跄实实的摔向了地面,木瑶心想:这下可要丢人现眼了。可她并未感觉和坚硬的地面拥抱,而是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她好奇的抬起头,透过盖头,一张温文尔雅的书生就站在她的眼前,那人大手一转将她送回梅傲雪身旁。“梅兄你可要护好你的新娘子啊。”儒雅书生般的男子上前打趣道,“怎那粗心,都没发现新娘脚上系着红绸银铃吗?”

 

  “ 什麽风把我们的尚书大人给吹过来了?”梅傲雪上前很不客气捶了下那人,“王治平,王大人请你可真难啊!”“哈哈!好兄弟娶妻,自然要过来恭贺的啦!”王治平同样捶了梅傲雪两拳,“也不请你好兄弟进去喝杯喜酒吗?今天我可要不醉不归啊!”“没问题,一醉方休!”王治平看了看木瑶:“就怕你小娘子不同意哦!”“哈哈!女人能有什么意见,我们喝我们的!”哎呀!你踩我?梅傲雪疼得呲牙裂嘴。

 

   木瑶被他藐视女人的话气得冷不防踩了他一脚,看着梅傲雪痛苦的样子,木瑶得意的说:让你看不起女人?哼!”木瑶转身对正在偷笑的王治平躬身深施一礼:“木瑶谢过,刚才王大哥的出手相救之恩!”然后面向议论纷纷的来客:“多谢各位邻里的捧场,若不嫌弃,都请进来喝杯喜酒,木瑶这厢有礼了。”说罢很大方乖巧的向众来宾深施一礼。

 

   起身之时,一阵轻风掀起了她的红盖头,婉转的峨眉,娇容在盖头似掉非掉间若隐若现……来宾都看呆了,哗然一片。木瑶用衣袖甩开同样看痴了的梅傲雪和王治平,径自行进梅府,动作端庄,步伐轻盈,一副大家闺秀的典范。我绝不会给李家丢人的,木瑶盖头下的小嘴倔强的撅着,此时小手再次本人握住,她抬头一看正是急急赶来的梅傲雪,看着他阴云密布的表情,她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跨火盆了!”梅傲雪懊恼的瞪着木瑶。“木瑶在盖头下感觉到了新郎的不满情绪,“凶什么凶,跨就是了。”木瑶撇撇嘴,迈出三寸金莲跨过了火盆。双脚刚挨地,就有水哗啦哗啦的泼向了她,木瑶本能的向梅傲雪身后躲。梅傲雪看着缩在自己身后的可人儿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躲什么啊?这是喜娘给你净身去晦气的。”木瑶这才反应过来,她不服气的嘟囔着:“人家又不是你,才不用去晦气呢!”蒙着盖头的木瑶没有看到梅傲雪听见以后那气得翻白眼的表情。

 

   “新人入高堂!”喜娘高声喊着。木瑶被梅傲雪牵进喜堂内,她紧张地紧紧的抓着梅傲雪的大手,新郎好似感到了新娘的紧张,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木瑶以示安慰。“别怕,我家里人都很好相处的。”木瑶耳边传来了新郎低语让她好些轻松。

  

    “新人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一拜、二拜、连三拜,就这几句对拜,她觉得很恍忽,好象自己还没弄明白是怎麽回事呢,这就完了吗?她左顾右看,梅傲雪伸手将她拉在怀中:“是啊!婚礼仪式暂告结束,但最开心最销魂的才刚刚开始啊!我的新娘!你的新郎都等不急了,说着,便迫不急待的将新娘抱起轻盈的向洞房飞去…… 

 

                                             <欲知后事、请观下集>

 

                                    ----雨思原创2008年5月11日江南古镇----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