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雨润寒梅》小说(连载六)  

2008-05-16 10:54:46|  分类: 雨思(原创)中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这是一部我与青年作家梅汉卿合著的一部描写古代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爱情悬离故事……

 

厅堂受辱……

 

                                                                文/梅汉卿、李雨思

 

   丫环们为新娘梳妆完毕,木瑶便早早轻迈莲花去向公婆请安,丫鬟一路引领新娘穿过一条条蜿蜒的回廊。“哇!庭院小路如此复杂,东拐西转,若是我一个人肯定会迷路的。”木瑶感叹着。“大少奶奶,这里就是主厅了。”在丫环的指引下,木瑶走进一富丽而高大的厅堂,还是紫檀木香设于其中,几件青瓷几盆青松却将此厅装点的如此肃严雅致,木瑶不禁生出几许胆寒。

 

    果不然,厅堂上的老夫人高贵而严肃。头上插的,身上戴的都是那个年代最上等的珠钗玉饰,身着上好的丝段绫籮,贵显雍容。她直直的盯着木瑶:“怎麽?老爷今天不在,我这个做婆婆的连杯媳茶都品不到吗?”“啊……不是的,我……”木瑶在婆婆莫明的神威下手忙脚乱,险些弄洒了丫环递到自己手里的茶。她赶紧躬身一礼“请婆婆用茶。”可端了很久都没有人来接茶,木瑶只得走上前再一次将茶双手奉上“又深施一礼,婆婆请用茶”。

 

   “哼!一个扫手,茶杯被打落在地,”这样的茶我怎麽喝?”“婆婆……”木瑶吓得不知所措。“你不配称我为婆婆。我以为你们李家是好人家才指腹为婚,没想到你是一个没有教养,更是一个不知脸耻的姑娘!”梅老夫人指着木瑶大声的怒斥着。木瑶听不明白,被老夫人骂得委屈泪流:“婆婆,我不知儿媳那里做得不对,惹您老人家如此生气?”“不明白吗?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

 

    “不明白,这是什么?”梅老夫人把一块洁白的缎帕掷给了木瑶。“事到如今你还要装傻,真不知道你们李府是怎样教养的女儿?上梁不正下梁歪,可见你李府都和你一样,一丘之壑,不知自重。木瑶怎能容忍亲爱的爹娘也连带蒙辱,她据理力争:“婆婆,媳敬重你是 相公的娘,我不与你计较,但是请您不要侮辱我的爹娘,请婆婆您老人家自重,一人做事一人当,媳做错了什么你可当面指责就是。”“反了!”梅老夫人愤怒的一拍桌子,“你还有礼了你,竟敢教训到老娘的头上来了!梅香!掌嘴,给我狠狠的掌。”

 

   “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侍女,上前就甩给了木瑶一记耳光。木瑶顿时被打得耳直鸣叫,她跌坐在地上,脸上火辣辣的,这个下人也真够狠的哦,痛得木瑶直掉眼泪。梅香看到主子给她的眼色,上前紧接着又给了新酿两耳刮子,打得木瑶脑子里嗡嗡的响,一股热乎乎的液体从嘴角溢出,撕裂般疼痛,她用手一摸,鲜血淋漓。那梅老夫人仿佛看戏一样,一边喝茶,一边斜视木瑶的痛苦之态。梅香抓起新娘挥手还想续打,木瑶吓得闭上了眼睛,本能的用手去推梅香,梅香没站稳,一下撞在了正向木瑶走来的梅老夫人,结果整杯茶水都打翻在了梅老夫人身上。

 

    这还了得“来人!快来人啊!”梅老夫人夸张的尖叫着。正在这时,梅傲雪赶来,见到眼前一片混乱。地上到处是青磁碎片,桌椅东倒西歪,梅香跌坐在地上,新娘衣衫凌乱的傻站着,梅老夫人溅了满身茶水而湿了衣衫并哭天喊地的大骂着木瑶。“娘!您告诉我,这是怎麽回事?”梅老夫人一看梅傲雪来了,居然哭骂得更加夸张:“傲雪呀!你总算来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娘子要打死为娘啊!我就说了她两句她就骂我,要不是梅香挡着,娘就被你媳妇给打死了”。

 

    “我……您别侮辱人,我没有。”木瑶急忙解释。“你给我闭嘴!什么没有?我还被她泼了一身的烫茶,娘真不想活了,傲雪,怎娶了这麽个无耻而又不孝的少奶奶呀?气死我了,我不想活了,我真的不能活了。”梅老夫人抓着梅傲雪的手哭喊着,好象她真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您……您……您血口喷人!我没……”“你給我闭嘴!”梅傲雪打断了木瑶的话“娘怎麽说也是你的长辈,你怎麽可以这样对待我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快去,上前跟娘道歉,然后我再与你清算……”

 

杖责新娘……

 

  “不要。”木瑶低着头,眼泪一滴滴的垂落在地上,她被侍女梅香打得痛极两腮,可心里的痛更令她铭心刻骨。她恨婆婆蛮不讲理;颠倒是非;更恨相公不问青红皂白;“我让你去给娘道歉,你没听见吗?”梅傲雪被闹得头疼,语气突显恶狠狠“不要!”木瑶倔强的低着头,不卑不亢的说。“你!”梅傲雪被木瑶顶得没了耐心,越加的火上心头。“你别太任性了,这不是你李府,而是我梅府,而且你现在已是我梅家的人了,让你随便任性,不是你想怎样就可以怎样的。今天你顶撞娘的事,我不想与你过多的追究,念你刚过门来,还不懂得梅府的规距,你和娘道个歉,我就放你一码,听见没?你抬头看着我,总低着头做嘛呀?”

 

     “不要!”我就是不给她道歉,错的又不是我。”木瑶依然低着头,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一脸的伤痕,更不愿让老夫人看见这不争气的眼泪。“我说了让你抬起头来看着我说话,”梅傲雪觉得木瑶是故意忽略自己的话,他欲加的恼火,大吼着,近前伸手抓起木瑶的下巴,强行的让她抬头,却不知自己的力大已经捏痛了木瑶本已带血的伤痕。木瑶死命的把头低下,用力扯掉梅傲雪的大手,“我说了,不要,就是不要给她道歉。”厅堂内此时静得要命,在场的家仆都不敢作声,谁都可以感觉到,此时安静的厅堂里正潜伏着何样的惊涛骇浪,随时都会汹涌而来。

 

    “好!李木瑶,你以为我对你客气,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是吗?”梅傲雪剑眉倒竖,淡褐色的眼眸里怒火难劫,他一拳打在紫檀茶几之上,瞬间那精致的茶几便四分五裂,变成了几根木快。所有的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李木瑶,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道不道歉?”梅傲雪瞪着喷血一样的眼睛看着木瑶,大手已握成了拳头。“不要!”木瑶快速的回答道,坚定得没有一丝犹豫。“好!你自己选的!”梅傲雪握拳的大手发出咯咯的响声,“来人!给我家法伺候!”话一出口,厅堂内传出一片的惊叹声,才新婚燕尔,就对少奶奶大打出手,大少爷也实在是太狠心了,刚才的事也不全怪少奶奶呀。所有人都不敢多嘴,不知该如何帮新娘求情,教训教训算了,也不至于杖罚呀。

 

    梅傲雪似震怒的野豹:“连你们都不听我的话了吗?我说给我家法伺候,没人听到吗?”被吓傻的家丁这才陆续的走出来。他们拿着杖罚的木棍,战战兢兢地走到木瑶身边:“得罪了,少奶奶”。说着架起少奶奶走出了厅堂。没一会就听见外面传来霹里啪啦杖责声,厅堂里顿时人心惶惶,少奶奶那麽纤弱怎能经得起如此酷刑呢,大家听到每一杖打下去的声音就越加的心悸与心痛,怎麽少奶奶连喊都不喊两声呢?木瑶任由棍杖落其己身,每一下几呼都要岔气了,但倔强的她咬着牙咯咯直响,也不肯喊叫一声。紧握的小拳里,长长的指甲已深深的陷入了手掌,鲜血已从小拳里渗出,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伴着眼角的泪落如瀑布,唇咬破了,鲜血顺着下巴往下流,染红了体罚她的木板,也染红了她的件件新装。

 

   五下,六下,木瑶在心里数着每一杖落下去的深仇大恨,她渐渐的意识模糊了,难道今天的木瑶就要被这杖罚而就此毙命吗?“大少爷,还是算了吧!”华东实在看不下去,那纤细而娇弱的女子怎经得住如此残酷的杖罚呢?“”少奶奶怕是承受不来了,打伤了可怎麽好呀?”“哼!她什么时候求饶,我就什麽时候令停。”梅傲雪阻止华东少些多嘴。忽然外面的棍棒声停止了,一名家丁跌跌撞撞的跑了大堂“大少爷,不好了,少奶奶吐血晕过去了!”“你说什么?”

                                                        《 欲知后事,请看下集》

 

                                         ----雨思原创2008年5月16日江南古镇----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