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雨的童年》记实缩写(连载二)  

2008-05-01 07:02:14|  分类: 雨思(原创)短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雨的童年》记实缩写(连载二) - 雨思 - 雨思的博客

                                 她象风一样自由……              李雨思/著

                      

 雨的童年……

                                           

无条件去幼儿园,也不知母亲是怎样的辛苦将我带大的?一晃八岁了,背起了舅妈给我买的新书包入了学堂。我与表妹一同入学的,是舅妈给付的学费及书费,雨才有幸去上学,别提多高兴了,掂起脚尖,捧着舅妈的脸亲了又亲。

刚入学半月,正上一节语文课,姐姐(雨华)来找我,她红肿着眼睛,同老师耳语了几句就带我到学校门口上了一“解放牌”汽车。姐姐的表情极为凝重,雨思在懵懂中似读懂了姐姐的表情所带来的一种不祥预感……

“姐姐:你怎了?你要带我去哪里呀?”在车上,姐姐拉着我的手,禁不住泪如雨下。

“小妹,咱爸----咱爸----在医院没有抢救过来,他-----病逝了”

“姐姐:那啥叫病逝呀?”

“就是死了,傻小妹呀,咱再也见不到爸爸了,再也见不到爸爸了呀!”

说句心里话,在我年幼四岁时,爸爸就入了医院,离开了父亲,小雨思再也“无肩可乘”,更没有“胡子可扎”了。尽管雨很想念爸爸,也吵着要爸爸,可不管我怎样哭闹,妈妈都狠心的克制不容我去见,因爸爸是肺结核病,住的医院也属传染病院。久之,在雨幼年的记忆里,我只知有爸爸,妈妈常烧些美味带到医院去看爸爸。渐渐的,爸爸的字眼在雨幼小的心里就是一种精神寄托。或许我还没有姐姐失父那麽强烈的痛心,雨的泪水含在双眸里打转并没有流出来,只是心里知此噩耗真的是非常非常的难过。尽管我四岁就离开了父亲,但那种骨肉分离之痛还是侵袭着雨的每根神经……一路上,姐姐的悲伤一刻不曾停止。我也不知该如何劝慰姐姐,姐姐的美目已被失父的泪水打得红肿凄凄。

 

急驶的汽车载着我与姐姐来到了结核病院,哥哥将我与姐姐扶下了车。姨妈为我戴上了一朵洁白的萱纸花……,“宇轩(长兄)带你妹妹去后边的太平间看看你爸爸吧”,舅父吩咐着哥哥。

太平间外,一条长椅边,很多亲朋故友守候在旁。母亲早已泪满腮边,怀里抱着刚满四岁的妹妹雨莲呆坐在那里,任凭泪水打湿衣襟,也落在了妹妹雨莲的脸上,小妹扬起稚嫩的小脸瞪着靓靓的眼睛不惑的看着妈妈……爸爸妈妈五个子女中唯有二哥宇航远在吉林不能前来(因家境贫困,更因报答大姨妈的救母之恩,我一奶同胞的二哥从小就过继给了大姨妈为子),余下四个子女都已被接到了医院。

姐姐从妈妈怀里接过了小妹,我与哥哥搀扶着母亲,脚步如铅般踱到了太平间……雨思环顾左右,阴森森的太平间里的太平床上,一袭白绫遮住了床上的无息之人……

母亲颤抖着双手退去了床上洁白的布单,哽咽着说:“孩子们:这就是你们朝思暮想的父亲,多少年来,咱一家人都未曾团聚过,你们不要怪妈妈心狠,爸爸妈妈这一生体患身疾已经够不幸了,好怕……好怕……你们也被传染,所以就一直也未敢带你们来医院来看望你们的父亲,而今天,除了宇航,我们一家算是真的……团聚了,特别是雨思雨莲,你们还真的太小……太小啊”!说着,妈妈已泣不成声了……

此时的雨思早已忘记了初遇逝者的恐惧,与哥哥姐姐一同扑向了爸爸。爸爸:咱回家……咱回家呀!雨妹……雨妹……,咱再也叫不到爸……爸了,再也叫不到爸爸了呀!爸爸,您醒来,您醒来嘛!看看我们可怜的妈妈;看看您多年未见的亲生骨肉;即使你躺在床上,不能见到你,只要你活着,那也是全家人的精神支柱呀。忆此,泪水早已滑落在电脑之上,也浸湿了键盘,模糊的双眸,颤抖的手,很难再敲击键盘来回想那凄惨的一幕一幕……还是调整一下思绪再写吧!

几刻钟过去了,雨“整理”了那份“失父”的悲伤之“郁”,此时又回到了故事里,来简写这骨亲情的生离死别……

小城大雨“滔滔”,兰西月光“生毛”,痛失亲父之“郁”不知何时才能“清辉”得了?儿女们护送着爸爸的灵柩来到了墓地,将我亲爱的父尊葬在了祖父的墓旁。爸爸走了,爸爸就永远的与我们诀别了-----

雨:雨幕东临朵朵萱花先落泪

       父:父衔夕阳行行衰柳早垂头

       思:思念爸爸音容空有泪

       亲:亲闻父尊教诲杳无音

爸爸:如今您已是五福堂添子女泪,三多庭念父母恩。您老人家——天堂永安吧!

  

送走了爸爸,有多少个繁星点点,他(她)人尚在美梦中酣甜……可我们却被母亲难抑的轻泣而惊醒;又有多少个白昼,妈妈的整个“天空”都是窗外“雨潺潺”;亦或是大雨且“滂沱”;雨思虽小,但非常理解母亲的苦楚与维艰。爸爸走了,这个家不仅仅是因父亲的离世而悲伤,连带的还有爸爸那点养家的薪水也随逝者而休。家属只能领取点点的生活补助费(可这还是照顾贫困户特批的呢,承恩我们伟大的党哦)!孩子们要穿衣;要上学;要糊口;你说这一家残的残,小的小,在那个年代该如何让残疾的母亲维系与承受这如此的艰难岁月来完成她对儿女们的天责与使命呢?

雨,实在是难以想象拄着枴杖的三十九岁母亲是怎样度过那段精神炼狱与精神磨难的?母亲虽身残,但妈妈靓丽,善良,坚强集于一身,刚柔与傲骨并存,特要强。雨的家乡小城,凡熟知母亲的无人不赞叹,无人不敬仰她老人家的“巾帼”风范!雨同妈妈一路走来,亲身见证了母亲的平凡与伟大,困苦与艰辛。妈妈是雨最坚强;最了不起;最伟大的母亲;雨为拥有这样一位可敬的母亲而骄傲!而自豪!无论是贫穷与富贵,雨生生世世都愿做她老人家的乖乖女。

爸爸走了,妈妈肩负的担子更重了。休息了一段时间,妈妈重返草绳厂工作(计件工资)。但累死累活也只能维持窘迫的生活,莫说能登上一双雨靴,若能穿上一双防雨胶鞋都已是奢望了。记得有一年初春,天空降下绵绵绵细雨,我欲送老妈去上班,妈妈说啥也不肯。她说:“这点毛毛雨算不得什么,妈妈自己去就可以了,还是尽量少耽搁你们上学的时间,别总迟到,都怪妈妈没个好身体,也给你们带来了逐多不便。”被妈妈谢绝以后,我去上学,可一路上乃至一整天心里都不得安宁,总惦记妈妈是否安全抵达。刚放晚学我就迫不急待的跑到了母亲工作的单位(草绳厂)。隆隆的机器在哒哒作响,早已淹没了雨寻妈妈的声音……机子旁,我见到了母亲。妈妈:早晨没事吧?"没事,没事的,就是多花了点时间,你放心吧,孩子"。阿弥陀佛!雨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只要妈妈平安无事,雨就OK了。

雨在门外找了快空地将稻草铺上,把书包当作了写字桌,趴在稻草上一边写作业,一边等待妈妈下班归家。第二天清早起床时,雨腥松的双眸窥见妈妈的腿部旧痕尚未退去肋部及手臂好几的淤紫,青一块紫一块的又添新痕。妈妈:你这是怎麽弄的呀?这麽多伤?在我与姐姐的一再追问下,妈妈才说:"昨天早晨上班,路遇了一条狗,看我拄着枴杖,还以为我要砸它呢,它就对我怒吼,越赶它走,它就对我吼的越凶,我一怕就走的急了点,反而滑倒了,这不嘛,就摔成了这个样子"。雨无言,心疼的用嘴巴吻着母亲的伤痕,不知是笑?还是在哭?怪!怪!怪!都怪雨思没有呵护好我的母亲。

七十年代的北国边垂,寒风刺骨,鹅毛般大雪,入---我双眸;吻---我窗棱;封---我家门;近半米深的积雪使人行走都乏之腿足,若我的母亲行去就更是举步维艰了。每天我与哥哥姐姐都要轮番护送妈妈上下班,只有夏季风和日丽时才可放心母亲自己出行,我与哥哥姐姐都是妈妈的另一支枴杖。因母亲上班与我们上学是同一时间,为不使母亲受那冰冻雨淋之苦(妈妈的单位到上班时间才可进入厂区),我们护送妈妈后再去上学,有时就会迟到,而第一节课多是主科(算术或语文),特别是数学乃是环环相扣的科目,去晚了就听不到老师讲解,入不了门就丢了学习的兴趣,外加不努力又贪玩,数学老师每每一提及雨思之"大名"都会头疼。

无论是寒风凛冽;还是鹅毛大雪;无论是电闪雷鸣;还是大雨滂沱;循规蹈距,妈妈从不舍得休息一日,双手被锋利的稻草割划得血迹斑斑,伤痕累累,医用胶带缠了一层又一层(谁见了都会心疼与怜惜)。母亲很会持家与节检,稻草上漏余稻穗从不舍得弃掉,每一棵每一粒都将之收起,日久天长积攒起来的稻穗到了春节前夕,便派哥哥(宇轩)将稻谷送到乡下加工成稻米以备新春佳节的"美味大餐"或待客之用,那稻米真的好香,至今都令馋猫雨思回味无穷哎……唉!可如今再也食不到那种米香了。

为了减轻母亲的家庭重负,我们兄妹三人是春天开慌播菜籽(小菜园);夏季烈日打猪草;(喂猪);秋日农地刨榨根(捡柴);冬雪三更拾煤渣(御寒);那时生活虽苦,但苦中有乐,因为我们都是天真的孩童。记不清那是哪一年了,我与哥哥姐姐同去刨榨根 (榨根:就是所谓的农民秋收时割断的玉米根余在土里的那部分就称做榨子根)。夕阳夕下,哥哥担着我们的劳动果实在前面行,我与姐姐哼着小曲在后面随,宛如西游的四僧而缺少了唐僧 。  路遇一桥,哥哥偶回头喊:“雨华---雨思---你俩快来看看那桥下面是什么”? 我与姐姐好奇,本能的顺着哥哥所示的地点随视而眸,只见一围着红肚兜的死娃娃不知是谁丢到了桥下?哇噻!我与姐姐吓得是屁滚尿流,撒腿就跑。哥哥担着柴禾追也追不到我们就喊:“雨思——雨华——等等我!

到了家里,哥哥还看着我与姐姐哭红的眼睛坏坏的笑呢,他哪知,我与姐姐早已起诉到了母亲大人那里,参了哥哥一本,哼!有他好日子过的,看他还兴哉乐祸不?果不出所料,吃过晚饭,妈妈将哥哥叫到她面前,问:“宇轩,你知不知道你触犯了哪一条家规呢”?哥哥偷瞟了我与姐姐一眼,从嘴里挤出了两个字“知道”“即然知道为何还要明知故犯?呵护妹妹是你的责任,她俩都是女孩子胆子小,你一旦将俩个妹妹吓坏了怎麽办?(妈妈真的很生气)哥哥这时才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妈妈:“我当时也没想到她俩会吓成那个样子呀”,就……稍顿,妈妈命令道:“快去写作业,然后罚你面壁思过两小时,想明白了再给你两个妹妹道歉。

冬季里,冬天供应的取暖煤少而贵,每天凌晨四更天我与哥哥姐姐就要从暖暖的被窝里爬起去拾煤渣。母亲用面粉加油经过热锅翻炒,然后放进杯子里一两调羹再加一点绵白糖用沸水烫熟喝了就暖暖的上路去拾煤渣。说真的,北国的冬日凌晨四更是黑蒙蒙的天,雨还真的有点怕,天透心的冷,喝得再热,穿得再暖也难抵御那份刺骨的寒冷。但每天必须要早早去拾,只有晨起时锅炉工将燃过的剩煤渣扔倒出来呢。出了门,我们哥仨就得分路而行,到各个单位的大门口等候锅炉工将头一天的残煤渣弃倒出来,我们才可用自制的煤灰爪将能再重燃的煤灰渣勾出来放在筐子或袋袋里。

那时小孩子的虚荣心蛮强,有时碰到老师与同学能躲就躲开走,怕遇见看着我背个煤灰袋而尴尬。雨思的小手因拾煤渣而冰成了严重的冻疮,溃烂得又痛有痒,妈妈心疼得有时都流着泪用茄秧褒成的浓茄水来给雨思擦洗,手肿的如同小馒头似的,手骨节都不敢弯曲,连写字都非常的困难。哈哈!如今再看这双纤纤玉手,有谁会想到雨思儿时的苦难呢?

 新学期即将来临,每每这个时候都是妈妈最难过的"鬼门关",三个子女上学的费用愁煞了母亲。要强的母亲说啥都不肯接受来自邻里的赠与。妈妈考滤再三将学习成绩最好的姐姐给停学了。因哥哥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再就是雨思年龄尚小,唯将姐姐困在了其中,思来想去,母亲选择了姐姐停学以缓解经济之忧。雨记得那些日子,姐姐总是哭红的眼睛目送我与哥哥背着书包去上学,好怜惜姐姐那双失望而又无助的眼神,雨疼的心都碎了。姐姐七岁,才七岁就站在小板凳上给我们烧饭了,记得第一次烧饭时,妈妈还没下班,她不晓得生与熟,竟站在小板凳上急得直哭,我也急得帮着姐姐一起哭,后来哥哥找来了彼邻的舅妈才算解了围。

开学没都久,雨就幸遇了我一生都为之难忘;为之敬仰;也极为才华的林剑鸣老师。林老师是广东客家人,因他亲人在我家乡身兼要职,或许能对他喜爱的教育事业有所帮助,所以他抛去南国的骄阳奔赴到了北国边垂我的家乡--兰西小城,雨并荣幸的成为了他的学生,当时林老师才一十八春,可以说他对雨的启蒙教育付出了很多心血。从他担我班主任的三年里,雨的学习费用都是林老师在为雨无私的捐助。家里一来客人或烧甚么美味,母亲都忘不了将林老师请到我们寒舍同餐共饮。

几十载过去了,如今林老师已是近六十岁了老人了,我们的师生情谊甚比亲人还亲。他在北国任教三年后回转了家乡,现在他与师母就生活在深圳,我时常会去拜见二老人家,或饮茶;或乒乓;亦或是吟诗作对。《林剑鸣诗集》总是置于雨的桌前,时常就会嚼嗜与揣摩他老人家诗中所剔透出的风骨。雨曾为我师拙作一首钧下:

《雨师剑鸣》

 剑鸣师长好才气/说古论今无人比/赐诗文  精书法/雨亦爱才如爱己/上晓天文下知地理/思想敏捷一知己/荣您为师共携己/

 

                                         ----雨思原创于2008年5月1日深圳罗湖----

 

                                                                《 请观下集》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