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雨润寒梅》小说(连载七)  

2008-05-17 09:31:14|  分类: 雨思(原创)中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这是一部我与青年作家梅汉卿合著的一部描写古代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爱情悬离故事……

 

伤鳞遍体……

 

                                                                   文/梅汉卿、李雨思

 

   “哎!梅兄,今天府里好热闹,怎都聚在这里呀?是梅老爷子他老人家在给仆人训话吗?在府门外叫了半天咋也没有人搭理我呢?”王治平手持摇扇步向客厅,看着门口围着一群家仆,也好奇的挤了进去,“呀!这是怎麽了?”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长板椅上躺着一女子,显然是被杖打的,玫红的小袄渗出鲜红的血迹,小手毫无声息的悬挂在长板上,手掌里不知是何伤痕,鲜血正滴滴的落在地上,凌乱的青丝遮住了小脸,看不出到底是何女子。

 

   虽看不清这女子的面目,但那精致而小巧的下巴是那样的眼熟,昨日他刚来贺喜时见新娘拌倒就是被他扶起的,那一刻,当微风吹起时,新娘的红盖头被风刮起的一角点露出了木瑶那尖尖的性感而迷人的下巴,他怎能忘记那俏容下的精彩呢?”是她!就是她!“李姑娘!!”王治平惊恐的跑上前,小心的捧起木瑶的小脸,却发现已经不醒人事,早已昏迷过去了。“这是怎麽回事?他抬起头怒视着刚从大厅赶来的傲雪,梅傲雪脸色苍白,当他冲出来时见到木瑶这般模样的躺在这里,他的心脏仿佛突然停住了,他没有想过真的伤害木瑶,当被气晕的意识清醒一点时,他才感到是他自己亲手将这娇柔的女子伤成这个样子。

 

   王公子见梅傲雪如木桩一样没有任何反应,火就不打一处来,他不顾男女授受不亲;他不顾于梅傲雪的感受;他更不顾于这满庭院的众人,象心疼自己的娇妻一样小心的抱起了新娘;“梅傲雪,你还他妈是人吗?快去找大夫,现在救人要紧,一会我再听你解释”。王兄的吼叫终于让梅傲雪完全清醒了:“大夫……快,快去把江城里的最好大夫给我请来!!!快去!!几个家丁飞般的跑出了梅府。梅傲雪引领着抱着自己娇妻的王公子进了卧房,一点都不敢耽搁。看着怀里的梅兄之妻越来越没了血色的小脸,两人索性轻点脚尖,用轻功直穿蜿蜒的回廊,三脚两步就到了卧房。

 

   王公子把昏迷中的木瑶小心的放在了床上,用手拨开了她脸上的乱发,苍白而又带有血迹的小脸上显现出手打的印痕,王公子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如此的一个娇美弱女子,怎忍心遭你如此的毒打?,他转过身揪着梅傲雪出了卧房,挥手就是一重拳向梅傲雪掷去,梅傲雪被打得连退了两步。”梅兄啊梅兄亏你还是受过教育的人,这样的弱女子你也出得了重手,她不是别人,她可是你昨日刚刚娶进门来的新婚妻子啊!”越说王公子越是来气,抓起梅傲雪的衣领又是两拳“她才嫁过门就遭此毒虐,你当江城没有王法了吗!!”

 

   梅傲雪自知理亏,他什么都没有辩解,只是任由他的好友王公子爆打、训斥。王冶平见梅傲雪没得一点反应,随即又是一拳。梅傲雪撞在了廊柱上,他依然不说话也不还手,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边上的众人不敢出来,刚才少奶奶被杖罚,现在大少爷被人打也不还手,今天到底是怎麽了,太混乱了。“大夫到了!大夫到了!”华东拉着大夫在回廊里飞快的向这边跑着。可怜那上了年纪的老大夫上气不接下气:“小伙子,慢点,老夫跑不动。”“慢不得啊!再慢,我家少奶奶的命都难保了”。

 

   等跑到此,老大夫看着梅傲雪;“梅公子,你怎受伤了?是你看病吗?”王冶平没好气的说:“不是他,是里边的一个姑娘,伤得很重,大夫,你快去里边看看姑娘到底怎麽样了。”“好!好!好!让老夫看看。”大夫抱着药箱走进卧房,梅傲雪和王治平紧随其后。“这……这是哪家的姑娘?怎伤得这麽重啊?”“是……是我娘子。”梅傲雪终于开口了。

 

白帕试红……

 

 “梅公子,这……这是你昨日迎娶的新娘?”老大夫诧异地看着梅傲雪,这姑娘昨天出嫁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就伤成这般模样,老大夫怜惜而又无奈地摇了摇头,“梅公子你们都先出去吧,老夫要为少奶奶探伤了。”梅傲雪吩咐几个丫鬟在里面帮忙,便和王治平一起退出了房间,两人都静默无语,一直守在门口。梅老夫人带着梅香也来凑热闹:“傲雪呀,人没死吧?”“娘,都什么时候了,您还这样说?”“你凶什么呀凶?娘关心她还错了吗?“梅老夫人见儿子居然为了木瑶顶撞自己,又发起火来,“你别被那不知羞齿的姑娘鬼迷了心窍,娘可全是为了你啊!”梅傲雪一听此言便有些蹊跷:“什么不知羞耻?什么为我好?娘啊!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正好今天王公子也在,你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也不把治平当外人了,今就在这说开了,为娘就让你认清你娶的新娘到底是个何样的货色!”梅老夫人手一伸,梅香马上递上了一块白色的缎帕,梅老夫人气愤的将它塞到了梅傲雪的手里,“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梅傲雪和王治平怎看都看不明白,就是一块白缎帕啊,左看右看看不出有何不一样呀。“娘!这是怎麽回事呀?不就是一块白缎帕而已吗?”“这是今天我让梅香去你房里拿来的,这可是验处的白缎帕,一直放在你的床被下。洞房花烛夜后,白缎若见处女红才方知姑娘是不是洁身自好。”梅老夫人指着白缎帕厌恶地说,“你自己看看,这白缎帕还和新的一样,可见这新娘早已不是处女了,你说她该有多乱性?”

 

   梅傲雪瞪着眼睛吃惊的问:“娘!你就为了这件事骂了木瑶?”梅傲雪忽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也是不可饶恕的错误。梅老夫人很得意的点点头“是啊!我才骂了她两句她就与我顶嘴,我让梅香教训了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她还想反抗呢……”“娘!你还打了木瑶?”梅傲雪不质可否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娘,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叫下人打了木瑶?天啊!为了这点破事我还对她动了家法!”梅傲雪恼火的一拳击在了廊柱上,一声巨响惊起了停在梁上的鸟儿。

 

   “我不知道?难道我骂错了她?委屈了她?”梅老夫人很少见到儿子发那麽大的火,不由得压低了声音。“娘!你不但骂错了木瑶,你更错怪了你的儿媳,我们昨夜根本就没有圆房!”梅傲雪将白缎狠狠的甩给了母亲。梅老夫人一听,原来是自己不问青红皂白冤枉了新娘,又见儿子发那麽大的火,吓得去找王治平帮忙:“治平啊!你帮姨娘说说话,姨娘也是好心办错事嘛。”王治平无奈的苦笑着:“这……”“娘,你先回去,这件事我以后再来处理。”梅傲雪实在不想听这胡闹的娘再说下去了。梅老夫人自知理亏,赶紧带着梅香走了。

 

   梅傲雪不禁又想起了厅堂里的那一幕:“我看见地上一片狼籍,梅香摔在地上,娘又大哭大闹,我以为木瑶真的出手打了娘,让她道歉,她坚决不肯,一怒之下我就……,梅傲雪颓然的坐在了廊柱边,按着发痛的头“我只是想给她点教训,她求饶也就罢了,没想到……唉!这个小妮竟是如此的倔强。”“这些,你等李姑娘醒来后再和她解释吧。”王公子消了点先前的怒气,也一同坐在了廊柱边,两人焦急的、默默的坐着,现在他们能做的也只有守候木瑶能平安的醒来……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