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雨润寒梅》小说(连载八)  

2008-05-18 13:19:54|  分类: 雨思(原创)中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这是一部我与青年作家梅汉卿合著的一部描写古代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爱情悬离故事……

 

痛心疾首……

 

                                                                        文/梅汉卿、李雨思

 

    卧房的门终于开了。老大夫从房间里汗水淋漓的走了出来,梅傲雪和王治平迅即迎了上去。“我的新娘没事吧?”“李姑娘怎样了?”两人都同时焦急的问着老大夫,都特想在第一时间里晓得木瑶的伤情,老大夫看了看他俩选择了沉默,此时王治平甚觉有些尴尬,毕竟木瑶是人家的老婆,却将己身急的这个样子。见老大夫不肯回答,梅傲雪越是焦急的再问:“我妻子的伤到底怎麽样了?”“梅大公子,少奶奶的伤老夫看来是没得救了,是谁将新娘打成了这个样子,太狠毒了。”

 

   “什么?你说什么?我的木瑶她真的就醒不来了吗?我不信,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啊!”梅傲雪懊悔得向廊柱撞去,“我怎麽可以,怎麽可以让我心爱的木瑶死在我的手上?是我亲手害了她,是我害了她呀”,说着头又一次的向廊柱撞去,老大夫见他后悔成这个样子,脸上掠过一丝得意的笑,心想,“嘿嘿!大少爷哎,看你还敢不敢如此下得狠毒之手了?梅大少爷呀,少奶奶没我说得那麽严重,以后可别再动狠了哦!棍杖并未伤害到姑娘的骨血,放心吧!无有生命危险之大碍,好好修养一段时间便可恢复”。

 

    “你,你说的是真的?我的木瑶真的没有死?她真的还活着?”梅傲雪简直不敢相信,他又弧疑的问着“可是她刚才吐了血还晕了过去,真的没事吗?”梅傲雪下意识地揪着老大夫的衣袖不放,想在他口里得到确切的消息。梅公子你别那麽紧张,少奶奶吐血是因为她咬破了嘴唇,并不是真的吐内血,至于晕过去,那是新娘身体娇弱加急火攻心所致,外加哪有你这样对一个纤弱的女子如此重刑的呢?梅傲雪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唉!没事就好,没是就好哦!”

 

   “不过,少奶奶身上的伤要经常换药,老夫我配了不同的药给少奶奶,尤其是手上的伤口,尽量不要让她多动,容易裂开。”老大夫拿出几张药方交给了梅傲雪。“谢大夫,来人,带大夫去帐房。”华东立刻上前带着老大夫去往帐房。梅傲雪走进卧室,房里的丫鬟看见了都纷纷退出了,紫檀床上的人儿依然安静的躺着,小脸上的手印子依然清晰可见,原本水润的樱桃小嘴却毫无血色,唇上的伤口微渗着血丝。

 

   梅傲雪的心好象被抽空了一样,他轻轻的坐在了床边,小心的捧起木瑶娇嫩的小手,几道伤痕令大少爷触目惊心,可见她当时承受了多大的痛楚。“我不是故意要伤你的‘”梅傲雪对着昏睡中的木瑶说:“对不起,真的好对不起你。”木瑶长长的睫毛上还粘着凝结的泪珠,他用温温的舌尖小心弈弈的吻去了。“我是李姑娘,梅傲雪,等我醒来我绝不会轻易放过你!”。想到此,梅傲雪不禁一激凌。王治平站在梅傲雪的身后,大手放在了他的肩上,想给好友一点鼓励。

 

   “我知道我也不会放过我自己的”。梅傲雪感激地拍了拍肩上好友的大手,“祈祷苍天,让木瑶快点醒来!”“会的,别太过于难过,她好人好报,会醒来的,梅兄,我今天先回去了。改天再来拜访。”王治平觉得自己此时实在是有点多余。“你别送了,好好照顾李姑娘吧!”“王兄,谢谢你!”对于好友的理解,梅傲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觉得说什么都是那麽的苍白无力。王治平挥扇苦笑了笑,便离开了卧房。屋子里只剩下了昏睡着的新娘和他这懊悔的新郎,梅傲雪吻着新娘的小手,尽可能的为她用湿布擦洗着淤下的血痕。

 

     梅傲雪守在床边,他用手拨去她额头上的发丝,轻轻的梳理着,那顺滑的秀发让他忍不住衔起一缕放在唇边嗅着,淡淡的发香便幽幽的传入了鼻间。“早点醒来吧,我知道我错了,而且还是很致命的错。”他把木瑶的头发抵在唇上,“瑶啊!你为什么要那麽倔强?你本来可以不用受那麽多的苦,你真的很不一样,和以往我身边的女人都不一样。”梅傲雪俯身看着木瑶苍白的面容;“你好漂亮,真的,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该是我的妻。花轿里你自己扯去盖头的那一刻,我更认定你就是我今生今世要找的那个人,你好美丽,美得与众不同。面对你,我总是那麽的冲动,越来越不象自己了。”

 

   梅傲雪轻轻的将额头抵着木瑶的头:“丫头,我一直想控制自己,可我真的喜欢上了你,怎麽办?”说着,他又轻轻的将唇覆上了木瑶的小嘴唇,这让他一直留恋的、柔软的触感再次充斥他的所有感官,他用舌尖轻柔地舔试木瑶小嘴巴上的伤口,有一点咸咸的血腥味溢到了他的嘴里。”丫头,快点醒来吧!”

 

痛彻心扉……

 

   意识渐渐回于木瑶的脑际,她努力睁开了厚重的眼帘,昏暗的灯光已告诉她这是傍晚,不知自己睡了多久,醒来脑子越加的疼痛。“好渴……”木瑶舔了舔干渴的唇,不小心碰到了嘴上的伤口。“啊!好痛,浑身都痛得历害”。木瑶用臂肘支起上半身坐了起来,背与屁股的剧痛令她哀嚎出声;“好痛!该死的梅傲雪,痛死我了,痛啊……”木瑶扶着床柱下了床,“连个丫鬟都没有,这也太欺负人了。把我打得这个样子。身边连个人都不候,哎呀……”她慢慢的踱到了八仙桌前,捧起了一个茶壶想给自己倒杯水,呀!够热的,好似新加来的,烫手得很呢!刚刚碰到茶壶她手上的伤就剧烈的痛起来。

 

   啪的一声,整个茶壶都丢落在了地上,木瑶傻傻的看着地上的青磁碎片,完了,这壶那麽贵,一定又会受到责罚的,怎麽办呢?”正想着,忽然房门被人踢开了,梅傲雪皱着眉头,急冲冲的跑进来;“怎麽了?你怎自己出来了呢?快,快,快回到床上去。”“那个……茶壶,不小心又被我弄碎了……”木瑶惊慌失措的解释着,忽然人重心一倒,被梅傲雪一个箭步将她横抱起来,“你,你……”梅傲雪没有说话,只是把她放到了床上;“我刚离开,你就醒了,刚才茶壶没弄伤你吧?来!让我看看你的手。”说着轻柔地握起木瑶的手,仔细的检查着,“还好,没伤着,你口渴是吗?”

 

   梅傲雪急忙拿来另外一茶壶倒了杯水,捧到床前;“这个壶里是事先凉好的茶水,以后要喝水尽管叫我就是了,别自己去弄。木瑶没反应过来,傻傻的点了点头,想伸手接过杯子,梅傲雪却将杯子收了回去;“来,我喂你。”说着他小心的把杯子递到了木瑶的面前,木瑶楞住了,不对呀,他该是很生气的,可……可此时怎这样温柔呢?”她弧疑的问“你……不责罚我?”“我为什么要责罚你?”梅傲雪好奇的看着木瑶。木瑶指着地上的青瓷片;“我打碎了那麽贵重的茶壶,不是应该被责罚吗?你真的不怪我了吗?”

 

    梅傲雪听楞了,随际又温柔的笑开了,他用手摸了摸木瑶的头;“不会,以后都不会责罚你了,喝水吧。”他再次将杯子捧到了木瑶的面前。傲雪见木瑶小口小口的喝着。他见木瑶并没怪罪与他,便不失时机的道歉:“对不起啊木瑶,我今天太不应该打你”“噗!”木瑶一口水喷了过去,而且全喷在了梅傲雪的脸上。梅傲雪僵在那里,脸上越来越多的茶水线,眉头也越拧越紧。堂堂梅家大公子,从小到大第一次被人吐口水,难抑的怒火正欲暴发,看着木姚惊恐的小脸,手一握拳却说道;“我去洗脸……”木瑶看着梅傲雪的背影,难道他吃错药了吗?怎麽不与我发火了呢?”

 

    梅傲雪洗毕走出梳洗阁;“你饿了吧?一天多都没吃点东西了,我帮你去拿点吃的。”“不用你了,这种事让丫鬟来做就好了?”梅傲雪在房门口停顿了一下;“不,今天我想亲自照顾你。”说完就走了出去,剩下房里的木瑶呆呆的:“他这是怎麽了?杖罚了我,怎现在突然又变了呢?”梅傲雪端着一个托盘回来了,上面有几盘小菜和一碗温温的八宝粥。梅傲雪端着小碗坐在床边;“你身上有伤,所以我吩咐做了些比较清淡的饭菜。”

 

    梅傲雪用调羹盛出了一小口,又小心的吹了吹热气,送到了木瑶的嘴边;“小心烫着。”可木瑶低着头,丝毫没有张口的意思,却见她一大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了调羹之上。梅傲雪心疼的急忙放下了碗;“木瑶,怎麽了,你怎麽哭了?是嘴巴里痛吗?”他小心的捧起木瑶的脸,却见木瑶已泪流满面,“是不是伤口痛到了?瑶!快点告诉我,你是哪里痛?”木瑶摇摇头,眼泪却止不住的流,梅傲雪手忙脚乱的地用手帕帮她擦拭着;“你别哭啊!你这一哭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你怎麽了?”他在猜想:“她这是到底怎麽了嘛,杖罚木瑶都没得泪掉,现是怎麽了呢?”“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木瑶梨花带雨的问。

 

   ”没有,你没做错什么,为何这样问?“梅傲雪诧异的看着她。”我即然没做错,那婆婆为什么要打我?”问到此劫,梅傲雪现出愧疚的表情,移开了原本注视着木瑶的视线;“这个……是因娘误会你了,因……为我们昨晚没……那个,所以她看床上没那个,所以就误会了你那个什么……,就是这样……”木瑶眨巴着眼睛;“什么这个那个的啊?我不懂,那个是什么?怎搞的你越说我怎越糊涂了呢?梅傲雪看着木瑶睁大的眼睛,一脸疑惑地望着他,一种男人的挫败感油然而生;”“真是败给你了,我是说,昨夜是你我的洞房花烛,该是圆房的日子,可我们昨夜并没有行房事,所以床上不见处女红,娘就误以为你品德不端,才同你发了火,我这样解释你明白了吗?”一口气讲完的梅傲雪不知怎的耳根竟有些发烫。

 

   “哦!可我不是那样的坏女人呀,而且什么是处女红呀?我怎不懂呢?”木瑶红着小脸天真的争辩道,哭得也历害了。梅傲雪更加手足无措;这个傻丫头;纯丫头;可爱的丫头“不哭,不哭了,你一哭我全乱了,求你了,不哭了。”他一只手激动得将泪人般的木瑶搂进怀里,另一只手又忙着替妻拭着眼泪。“您们都欺负我,你就为那个什么处女红来凶我呀?我什么错都没有,你却要人给我加刑!”木瑶几呼是哽咽说,还用小手捶打着可恨的梅傲雪。“我讨厌你!你骗我说你家人都是好相处的人,结果我刚来你家就都来欺负我!哼!”

 

    梅傲雪任凭木瑶打着;捶着;敲着;什么话都不反驳,眼里却是异样的怪怪的目光盯着伤中的新娘。“你怎麽可以不分黑白就觉得我错了呢?”后来我都想通了,即然嫁到了你家来就都是一家人了,还想和你好好相处,可是才第二天,你就责令家丁大打出手。木瑶越说越气,推拒着;“你走开,我讨厌你,我恨你。”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狠狠的抽痛着,他拥住木瑶,不让她再继续推开自己;“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求你别恨我,别讨厌我,是我不好,我让你受了痛又受了委屈,对不起,我以后绝不会再这样对待你了。”

 

    木瑶在梅傲雪的怀里挣扎着,她满肚子的委屈都发泻出来了。“别推开我,我知道是我让你失望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梅傲雪用力的抱着木瑶,一直在她耳边说着对不起,来祈求着新娘的原谅。在梅傲雪怀中,木瑶渐渐的放弃了挣扎,在他温暖的怀中哭得声嘶力竭,梅傲雪轻轻的拍着她;“木瑶,原谅我,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梅傲雪又捧起了木瑶的小脸;“新娘,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木瑶泪眼朦胧的又现出了那份骨子里的倔强;“不要!”

 

   忽然梅傲雪觉得耳边如雷鸣,居然这样温柔都不能收服这个小丫头,换做别的女人,早就感动地哭晕在他怀里了,可是这个难缠的木瑶还是坚决的说不要。“那……你说怎样你才肯原谅我呢?”梅傲雪失落的问:“只要你说出你的要求,我就都满足你好吗?”他忽然有了爹爹平时犯错等待被娘惩罚的感觉。木瑶抽泣着;“真的吗?什么你都答应?”“是!我都答应,只要我能办得到的!”木瑶哭过的眼睛顿觉一亮,她望着梅傲雪;“你休了我吧。让我回家好吗?”

 

   “不可能,决不!”梅傲雪听到此求便怒吼而出。没想到她提出的要求竟然是要离开他,“哼!我办不到!”“为什么?你分明不喜欢我,不如休了我再娶一个你喜欢的。”“谁说我不喜欢你?不喜欢你我娶你做嘛呀?”梅傲雪气得来回的在房间里踱着。“我……自己感觉的”木瑶低下头,眼角又涌出了泪水。“那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说着他强行的抬起了木瑶的下巴,低头吻向了她的小嘴。这次他不只用嘴唇厮磨而已,而用唇瓣深深的、也不管木瑶的伤痛了,深深的吸进……吸进……,

 

   木瑶吃了一惊,想要往后躲,但梅傲雪的手却是欲把她往怀里压。木瑶想阻止,刚张开小嘴梅傲雪就趁机的品尝她的香唇,木瑶越是挣扎,梅傲雪越是铁了心的压紧她,更加肆无忌惮,也更加的激情。木瑶怎麽也逃不脱他舌尖的纠缠。,直到木瑶被吻得头晕目眩。梅傲雪才缓缓的放开她,木瑶捂着自己红肿的小嘴,一脸的桃红;“你……你怎麽可以……”梅傲雪拉近她,注视着她的眼睛;“我这样证明给你,你明白了吗?”木瑶羞涩地侧过头躲开梅傲雪灼热的视线;“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吗?”梅傲雪剑眉一挑,“那我再证明一次好了。”就在木瑶惊讶的眼神下,梅傲雪再度吻了上去,这次比上次更加动情。刚刚一吻已经唤起了梅傲雪那难奈而又灼火般的欲望,现在这一吻的甜蜜与震憾几呼让梅傲雪把持不住,他强行的压倒木瑶在床上,他与木瑶十指相扣,并用喘着粗气的嘴巴低低的对木瑶说;“我今天一定证明给你看,什么叫做处女红?”又是一阵激吻,令木瑶也心潮激荡,红润与心悸一浪高过一浪,面对他的强吻时怎会有如此甜蜜而又异样的感觉呢?渐渐的她不再挣扎,而是好渴望、好享受这份愉悦与激情的热吻。梅傲雪见新娘不再继续挣扎,而是很配合的与他十指紧扣,舌舌相缠……他更加难抑身体里的需求,便腾出一只手来,慢慢的在木瑶闭掉的长长睫毛下、与甜蜜的热吻及亢奋中偷偷的打开了新娘的芙蓉小扣,并又迅速扯掉她红红的肚兜……哇!雪白的、肌嫩的、柔软的、朝思暮想的一对美味大餐顿时弹出了那个性感的红兜兜时,他如同被电击了一般再也无法自持……贪婪的向这圣洁之灵吻去……

 

    “啊呀!好痛……”木瑶哀叫出声,讨厌!你压到我的伤口了”这一声大叫,梅傲雪突然清醒过来,自己在做什么啊!她还有重伤在身,自己却龌龊想做那事!他刷的坐起身,小心的扶起木瑶;“对不起,压伤你了吗?”木瑶摇摇脑袋,羞红的脸不敢再去与他的视线相对接。梅傲雪的耳根也红透了,他干咳了两声;“那个……反正我是不会放你走的,从今天起我会好好的待你,这下你懂得一点什么是处女红了吧?今天我就放过你,再大的渴求我现在也得忍,等你的伤好些了,我定让你领教什么叫男人!谁是叫梅傲雪!所以请你原谅我的无礼,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赎罪好吗?”

 

   木瑶抬起头,慌乱的将红袄往胸前一叠刚想说什么,梅傲雪却用食指抵在她的唇上;“我不允许你说不可以的话,你现在只要乖乖的吃饭养好身体就好了。”说着又端起刚才的粥用调羹一羹一羹的送到了木瑶的嘴边,“已经不烫了,快吃!”木瑶看着眼前这个温柔又霸道的男子,无奈的张开了小口,任由他一口一口的喂着八宝粥给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