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 《魂断鹏城》百集长篇小说(连载一)  

2008-05-24 13:40:56|  分类: 雨思(原创)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汉卿、李雨思 / 著

 

第一回:浴室惊梦……

 

                            英雄难过美人关,醉汉梦袭悦萌怀。

                            幸亏老婆巧驾到,释得主子得洁安。

 

 

《魂断鹏城》其<魂断>二字不解大家自知,该是以感情为主题的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深圳,几千年的古老文明,编织了许多典故和优美传说。深圳有响亮的别名叫鹏城。中国许多城市有别名。如昆明四季如春,叫春城;武汉位于长江,叫江城;重庆依山而建,叫山城;广州因有传说中的五羊含穗降福而叫羊城。而深圳见不到大鹏,叫鹏城是否有点题不对文?那么,鹏城的说法又从何而来呢?在去大亚湾的途中,有一座城门,模样很象北京的德胜门,只是规模小了很多。城墙经风雨侵蚀,一番破败景象;砖头上长着一层厚厚的青苔,叫不上名的树木扎根在砖头缝中,长得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城楼虽不及山海关雄壮,仍古味十足。进入城门,只见青石板铺就的道路,两旁平房都是砖木结构,鳞次栉比,露出房檐的椽子都已腐败,看起来年代已相当久远。如果稍加修理,门前插上酒旗,挂上招牌,很象北宋开封的一条街,当地居民称这个地方叫王母,又叫大鹏,这座城就叫鹏城。大鹏所城始建于公元1394年,为广州左卫千户张斌开所筑。是明代为了抗击倭寇而设立的“大鹏守御千户所城”,简称“大鹏所城”这就是深圳简称鹏城的来历。

    深圳在历史上曾经是一个村庄,后来发展成一个镇,而不是一座城。

 

    话说上梅林的王中坚一大早,提着两盒点心,到下梅林来探望肖李氏,见肖志刚家孤儿寡母的挺可怜,就安慰道:“少奶奶,我和肖少爷一起长大,我从小就受到肖老爷的眷顾,从前我是肖家的仆人,以后也还是肖家的仆人。这次是我斗胆请肖少爷帮我理账,本应一起回来,但我们都被美国兵扣下卖苦力,身不由己,偷偷地跑回,又不能声张,不过肖少爷在美国人那里挺打腰,请您放心。”说着掏出一包碎银,他一手托着肖李氏的小手,另一只手把银子包轻轻地放上,“这是肖少爷应得的,请您收好,安心养病,一切都会好的。”王中坚告辞后,肖李氏使劲把银子包抛向门外,便委屈且伤心的嚎陶大哭起来……

 

    王中坚从肖家出来,心无厘头的顿生出一种莫明其秒的感觉,握过肖李氏柔软小手的左边这只大手捏,感觉麻苏苏;软绵绵;痒滋滋;甜丝丝的;王中坚好不心旌摇荡,一股股暖流如热浪般顺着左手顺沿左臂涌上心头,他难以自持的微闭双眸,脑海里全是肖李氏那百看不厌的美丽娇容,挥之不去。夜,万籁寂静,他躺在床上,贴起了烧饼,翻来覆去就是不着觉,好一个良晨美景却将他折磨得痛苦难堪,现已是五更天将破晓了,正要迷糊,似乎是自己下了床如幽灵般出了屋,不知不觉地来到肖志刚家门口,只见院门洞开,王中坚犹豫了一下,斗胆溜进院子,敲了敲肖志刚家的门,只听肖李氏小声喊他的乳名:“是牛包吗,进来!”王中坚还很奇怪,“我的小名多年不用,外人都不知道,她怎么知道呀?”糊里糊涂地进了门,只见肖李氏凤冠霞披,绣金小袄,玉指衔戒,钻光闪闪,石榴长裙,百摺拿捏,面似粉桃,沉鱼落雁,倾城倾国,飘然而至。王中坚如获至宝,胯下不争气的东东早已急不可耐,心似波浪鼓抽打难捱,速如箭般将悦萌拥入怀中,急行房中事,突然门开了,肖志刚走了进来,吓的王中坚是屁滚尿流,大叫一声……在寂静的凌晨如雷公震怒。醒来,却是南柯一梦,他爬起来大汗淋漓,心跳不止,下面已似“汪洋”湿了一片。王中坚的老婆王徐氏睡梦中被他的喊声惊醒了,大儿子王义怀、二儿子王义兴和女儿王金凤也都吓醒了。王徐氏问:“你哪儿不舒服?要不要请个郎中?”王中坚稳了稳神说道:“没事,没事,只是做了个特可怕的梦,怪吓人的。都快去睡吧。”

 

  第二天王中坚就觉着浑身酸懒,头晕脑涨,一闭上眼,就是肖李氏悦朦俏丽的倩影。从此,王中坚几乎隔三岔五就买上好吃的探望一趟肖李氏,好言相劝。说来也怪,只要王中坚见过肖李氏一面,回去就觉得浑身舒服一时,两天不见就心烦意乱得如隔三秋般浑身难受。庄上人都知道王中坚没有带回肖志刚有点对不起肖家,常关照一下肖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肖李氏对其夫君慢慢消了气,王中坚觉得总来让人窥见也不是一挡子啥好事,为掩人耳目,也就强抑自己蠢蠢欲动的心就少往悦萌家里去了。

 

  明天正巧是大集。晚上,肖岗和母亲商量:“娘,我想拉着您去赶集,在集上找郎中诊治一下您的病,顺便卖些干菜,买些当用的,您看行吗?”姐妹们一听,都高兴地嚷嚷要去赶集。但是肖李氏懒得动,便说:“不用了,一会儿我烫个热水澡出出汗,挺一挺就过去了。万一严重了我自会去找你们的舅舅,娘没事的,你们想去赶集就去吧,早去早归。”“嗯”肖岗只好答应着。

 

  第二天一大早,肖岗将杨木制的大浴盆搬出放到灶旁,又到院子里的水井旁,用一摇一吱呀的辘轳摇出几桶井水,像往常一样,一桶一桶地灌满院内的大水缸,然后将两木桶水提到屋内,一桶水倒入灶上的大铁锅里,另一桶水放在浴盆边。二姐肖兰跑到院里的柴垛边,抱一些柴禾进屋放到灶旁,大姐肖红找到洋火盒,划着一根洋火,拿上一把柴禾点着后放入灶堂中,然后再一把一把地往灶里添柴,灶火生着了。一切都准备停当了,他们告别了母亲,肖岗驾起自家拉粪的大驴车,拉上大姐肖红,二姐肖兰和小妹肖晓燕,带上些干菜、萝卜出发了。

 

  孩子们走后,悦萌接着往灶里添柴,等一大铁锅水烧热了,肖李氏悦萌用自家种的葫芦加工成的桔黄色大瓢,一瓢一瓢地将热水舀到浴盆里,她用纤细的玉指试了试洗澡水的温度,感到够热了,便把桶里的冷水一瓢一瓢地舀到大铁锅里。

 

  悦萌插上房门,拉上窗帘,拿上浴巾和胰子,一件一件的退去了所有的衣饰,一丝不挂的身驱被那热腾腾的迷雾影射得无比的曼妙。她试着坐进了澡盆,洁白如玉的身体被热水浸泡着,一会儿就泛起桃红色,她拔下发髻上的银簪,摘下扣在发髻上的丝线网子,将它们放在澡盆旁的小凳上,乌黑发亮的长发瞬间如瀑布般散落顺着玉般的臂肘垂落而下。她轻轻的揉戳着长发、脸颊、脖颈和四肢,她用浴巾搓洗着两个似水蜜桃般的双乳、摇来荡去,纤细的腰枝,平坦的小腹以及女人那圣洁的温馨芳草地……水温有些降了,她从澡盆中站了起来,光着身子出了浴盆,她拿到了大瓢,又将锅里的开水舀了几瓢到澡盆里,回头将冷水舀到锅里。这才又回到澡盆里揉戳起来。

 

  谁知这一切却都被门外面垂延欲滴的色狼衔着门缝窥了个正着,这个人就是王中坚。

  悦萌泡完澡,偕干身上的水,用金丝软绸裹上长发,她正躺在床上盖着锦被闭目养神呢,忽然隐隐约约似听到门外有声响,她缓慢睁开眼睛转脸朝门的方向一看,只听“呯”的一声,门插销被拉断了,两扇房门洞开,只见王中坚两眼红红的,一脸奸笑地提着两盒点心已迈进门坎,他转身将门关上走进厅里。悦萌吓得立刻坐了起来,慌乱中脱落了半截锦被,悦萌白皙的肌肤和两个硕大的双乳再次跳入了王中坚的眼帘而尽收眼底,一揽无余。悦萌一脸羞红又马上躺下拉到锦被盖上,惊慌地问:“你、你、你是怎么进、进、进来的?”

 

  王中坚本来怀着诚意来看望悦萌。走到肖家大门前刚要敲门,只见大门虚掩,一推便开。王中坚一边往里走一边还想:“这亏了是我,要是进来个贼蔻可怎么办呢?这家子人也太粗心了,哼!我不声不响地进去吓他们一跳,给他们一个教训才好。”想毕,他笑着悄悄往院子的纵深走去,却不见一个人影。他想,难道这家子人都赶集去了不成?走到正屋门口,只见房门紧闭,窗帘高挂,只听见屋里似人为的捣弄的浠里哗啦水声。他好奇地从门缝里望去,正见全身裸露的悦萌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呢!

 

  王中坚见此光景,浑身上下的血液顿时再一次的沸腾了。万万没想到老肖家里只有悦萌一人,而且她还光着雪白性感的身子。王中坚此时鬼迷心窍顾不得许多,他失去理智地感到千载难逢的机会到了,他不顾一切地使劲推开屋门,把点心放到桌上一扔,一下子来到悦萌的床边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响头并恳切地哀求着:“肖少奶奶,你就是我的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我想你想得整夜、整夜、整夜的都睡不了觉,想你想得好苦啊!都快要想疯了我哦,即使睡了也总做噩梦,梦见你我同床共舞,然后被人抓住。现在天赐良机,我的活宝贝!你就让我亲亲抱抱吧!”

 

  紧接着,他迅速地脱着自己的衣服。

  因为来的突然,悦萌见状吓得不知所措,下巴不停地颤抖,当她反应过来也顾不得那麽多了,立即披上被子从床的另一边下床光着身子和小脚丫开溜,失去理智的王中坚站起来光着身子就紧追不放,他们围着床在跑。王中坚跨下的东东由欲而充血涨得极大,尽而妨碍了他的奔跑速度。十圈、二十圈王中坚快追上了,没留神一脚踩上悦萌用两只玉手抓着借以遮羞的被子,嘿!这下好嘛!两个裸奔的人几乎同时倒在了被子上。王中坚一把拉住悦萌的胳膊,悦萌爬起来用力挣脱了王中坚的拉扯,又光着身子跑出了房门。王中坚爬起后大步流星地追了出去,毕竟悦萌是女流之辈,连吓带跑,时间一长腿就软得跑不动了。王中坚终于抓住了悦萌,他把她放倒在院中草坪上就迫不急待的趴了上去,悦萌被两只钳般大手缚在地上拼命反抗,并大喊:“救命啊!救命!”王中坚吓得一只手去捂她的小嘴巴,一面用那肿大的东东急急的去找寻合适的部位……

 

  正在千钧一发之际,王中坚的一只耳朵被人狠狠地揪起,他一边痛苦的“哎哟!哎哟!”地大声喊叫,一边跟随耳朵被揪得特别疼痛而被迫爬了起来。回头一看,吓得屁滚尿流。原来是自己的老婆王徐氏!王徐氏拉着丈夫的耳朵就往外走,这时的悦萌爬起来,臊得无地自容,她躲进房里半天没出来。王中坚向王徐氏解释道:“都是我的错,我想和她好,我想要这个美人,她致死不从,我费尽力气抓住她后,你又来了。”

 

  王徐氏使劲扇了王中坚一个耳光并大骂:“你个不争气的东西,要不是我到处找你,从上梅林找到了下梅林,哪能听到肖少奶奶‘救命!救命’的喊叫声?我要不及时赶到,肖少奶奶就被你这个赖皮狗给遭踏啦!不要脸的东西,你的衣服呢?还不快快穿好去向肖少奶奶赔礼道歉!”

 

 悦萌跑回屋穿好衣服后真不想再活了,她想:“这件丑事被王徐氏窥到了,现在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她准备好上吊用的绳子和凳子,把绳子抛上房梁系好,她登上凳子,正要把绳子往自己的脖子上套呢,忽然听到门外王中坚和王徐氏的对话,她越听越难受,激动得大哭起来……

正是:险遭强暴美娇娘,无脸再面皆世人。

 

                          <若知悦萌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请各位看官到日志分类中参阅下集……

                                     

  评论这张
 
阅读(719)| 评论(4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