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魂断鹏城》百集长篇小说(连载四)  

2008-05-29 15:37:48|  分类: 雨思(原创)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魂断鹏城》百集长篇小说(连载四) - 雨思 - 雨思的文学之旅……

                                                         

                         梅汉卿、李雨思 / 著

 第四回:学堂受辱……

 

                    育人学子不简单,既要耐心又要严。

              奈何学子将师辱,心寒弃书转经商。

 

话说肖志刚教私塾教得好好的,为什么毅然弃教从商,浪迹天涯,背井离乡的跟着这位原来即是仆人又是自家佃户的王中坚当起记账先生呢?此事还得从头说起……

 

  肖志刚的大公子肖岗从小就与王中坚的二儿子王义兴关系甚好,上私塾肖岗和王义兴两人又在同桌,经常在一起玩耍;后花园捉蟋蟀;爬大树粘知了;后山石上砸核桃;下河洗澡捉泥鳅;偷窥人家女孩子下河洗澡;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小哥俩的秘密。两个小家伙的关系好得没得说,这就吃醋惹恼了一个人,他就是比肖岗还大两岁的王义兴的哥哥王义怀。王义怀从小就老实厚道,不爱讲话,但却有着一定的的蔫主意。认准一件事可以一条道跑到黑。几个邻村来上私塾的小伙伴们本来对肖岗和王义兴好成一个人这件事看不惯,他们发现王义怀不是肖岗一伙的,就拉拢王义怀加入他们的团队。王义怀本来不想与邻村那几个小子混,伙同他们整治自己的亲弟弟,但是一想起那次他和弟弟还有肖岗三人在河里洗澡,他俩合起伙来将自己灌晕的情景便恨恨的临时改变了主意,报复心促使王义怀也同那几个坏小孩为伍了。

 

  邻村几个学子中,有个名叫罗小东的鬼点子最多,他出主意说:“大家捉来苍蝇拔掉翅膀,再将没翅膀的苍蝇爪蘸上墨,让王义怀趁着上课坐在肖岗和王义兴后面,之后趁其不备将这些苍蝇放到他们的褂子上。”王义怀想起肖岗和王义兴对他的不好,心里就特恨,他稍顿,想了想,咬咬牙便他对罗小东说:“没问题,这事交给我办,你们就擎好吧。”

 

  上课了。王义怀依计而行。被拔掉翅膀的苍蝇在王义兴和肖岗雪白的褂子上乱爬,把肖岗和王义兴的褂子弄得都是一道、一道的黑色墨道,有的苍蝇还爬到他们俩的脖子上,搞得肖岗和王义兴痒得要命,又不敢动弹。其他同学看着都止不住笑出了声。肖志刚在讲台上正讲着课,大热的天,汗水淋漓,谁知学生们不买账,还都大声说笑。肖志刚不知就里,以为学生们嫌他讲得不好才大声说笑,闷热的天,血糖又低,被学生们气得一股急火便晕了过去。学生们吓坏了,赶紧上来扶起老师,罗小东跑出去喊来师娘悦萌,悦萌掐着肖志刚的人中,不一会儿肖志刚醒了过来,喝了些凉白开水,然后肖岗和王义兴两人将肖志刚扶到卧室休息。出来时,肖岗偶然发现,王义兴的白褂子上到处都是黑道道,他大笑起来,说:“王义兴,你这是钻到哪个烟囱里蹭的一身黑?”王义兴一听,赶紧脱下白褂看了又看,他突然在地上发现了没翅膀的苍蝇。再看看肖岗,王义兴说:“你别光笑我,你是老鸹落在猪身上,只见别人黑,看不见自己黑。”肖岗一听此言,赶快脱下自己的白褂,这才知道他俩都被人算计了。

 

  这件事引得肖志刚非常的恼火,调查清楚后,肖志刚罚王义怀在教室站立一个时辰,罚主谋罗小东十个手板,他们都承认了错误并下决心改正,肖志刚就饶过他们了。从这以后,课堂上安静了一段时间,肖志刚讲课也来劲了。

 

  学生罗小东却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他被肖先生用戒尺打了十板后心有不甘。表面上不再捣乱了,可实际上不知又在琢磨着何样的馊点子想好好的报复肖先生呢!

 

  他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了肖先生的一些生活习惯。比如:肖先生每天上午课间要到院外上一次厕所大解,看门人是个老头儿。每当肖志刚去院外上厕所,都是老头儿出来亲自开门。肖志刚因为一条腿不方便蹲,只好在旁边地上钉入一个木棍,下蹲时用右手拉着木棍,大解完毕再用右手拉木棍站起来。

 

  一天,王义怀在罗小东和另外几个淘气学生的鼓动下,欺负王义兴和肖岗,王义怀将一个鸟窝从树上取了下来,见肖岗和王义兴远远来了,他把鸟窝放到教室门上,门开着一个小缝,王义兴和肖岗两人走到教室门口,王义兴一推门,刚好鸟窝掉下来,连同鸟屎,一起砸到王义兴头上,同时也弄到了肖岗的肩膀上。教室里的学生们哄堂大笑。王义兴哭了,肖岗进教室后朝着罗小东的方向厉声问:“谁弄的?敢站出来吗?”罗小东和王义怀笑得越加厉害了。正在这时,肖志刚来上课了。见此情景很是生气,压了压心头之火,对王义兴和肖岗说:“你们俩先去洗一洗再来上课。我知道这是谁干的,下课后他自己到我这里承认错误,咱们可以从轻处理,否则还不老实,我定要加重处罚”。

 

 罗小东小声对王义怀说:“问题严重了,下课你就赶快跑,到院门口那里求一求那位老头儿,肖先生最听他的话,没准就饶了你了。”

 

  下课了,王义怀头一个窜出了教室,他跑到院门那里,跟老头儿连连哭诉,说完,他就跑出去了。肖志刚急急慌慌地从教室里走了出来直奔院门。

 

 看院门的老头儿还挺同情王义怀的,见肖志刚先生从教室里急着追了出来,马上迎上前去拦住肖先生,并说:“请您消消气,别因为孩子们的调皮气坏了身子。”肖志刚因为肚子不好,一到课间休息就要去厕所大解,他被老头儿拦下,非常着急,匆匆忙忙地说:“老人家您不要拦着我,快让我过去,我。。。。。。”老头儿没明白肖志刚是内急,便死死的抱住了肖志刚说:“我劝您还是别太认真,您看把孩子吓的。”肖志刚实在憋得慌,他对老者说:“我求您了,快快让我过去。”老者说:“您必须要答应我我才放你走,别再生气,对孩子别太叫真儿,见您一天到晚很辛苦,我都替您累得慌。”肖志刚实在没法了,只好敷衍地说:“行,我听您的,不生气,不过您得让我过去。”老者笑着说:“既然您答应我不再生气,那就回屋歇一会儿,不要再去追他了。”肖志刚实在没办法了,他大声喊:“我要去茅房!”老头儿一听,赶紧闪开一条路,并喊道:“您怎么不早说呢?”肖志刚三步并两步地出院门,直奔厕所跑去。快到厕所门了,他已经实在憋住了,只听“噗!”的一声,稀屎拉在了裤裆里。在厕所里,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一裤裆屎崴了下去,带着一身臭,跑到近江堤,到河里洗了又洗,总算没有臭味了,这才穿着粘在腿上的湿裤子回了家。

 

  肖志刚越想越感蹊跷,这一定是坏小子们设的计,成心捉弄我呀!他把儿子肖岗叫到跟前,咬着他儿子的耳朵如此这般地交待了一番。

 

  谁知这件事还没了结紧跟着又发生了一件事。

  这天课间,肖志刚又去院外的厕所大解,到了茅房,他解开裤子,将裤带搭在脖子上,下蹲时,照例用右手拉着那个木棍,哪成想那个木棍突然断了!肖志刚整个人倒在了茅坑里。刚好有人上茅房,来得急时,这才把肖志刚救了。

 

  事情闹大了。肖志刚的臀部摔肿了,病卧在床。族长带着人来看他说:“全村的人都很关心你的伤,我们代表族里来看你。但不知为什么平时好好的,这次怎么会出现这种意外呢?”肖志刚笑着拿出了那半截木棍给族长等人看。他们吃惊地发现,那截木棍接近土的一端是被人用锯锯掉了一大半的新痕,还连着一少半。大家气得要命,非得要联名告官不可。族长气愤地说:“你先养伤,我必须给你讨个公道。”肖志刚笑着说:“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告什么官呢,等我好了,我会处理的。”说完,他让肖岗送客,这件事就被压下了。

 

  本来肖志刚想自己来处理这两件事,可是又一想,我何必自寻烦恼呢?索性由它去吧,何必把时间和生命都浪费在这些鸡毛蒜皮的琐事上呢。前些日子,王中坚还约我一起去跑船,当个管账先生,收入颇丰,他早就厌倦了哄这些小调皮们玩了,也曾想辞了教书这一行去王中坚那里当个帐房先生了,可总是苦于王中坚曾是父亲的家仆加佃户,屈于脸面就一直也没答应过去帮忙。今发此事,干脆等这伤好了后,不再开课,不当孩子王,答应了王中坚的要求算了,肖志刚主意已定。

 

  肖岗按照父亲肖志刚的叮咛,首先让王义兴出马找到了王义怀,王义兴问王义怀:“哥,是谁教你去找看院门的老头儿的?”王义怀知道自己惹了大祸,肖先生被他气病了。正不知如何是好呢,见弟弟来问自己,王义怀惭愧地说:“对不起小弟,都是我的错。我当时只图痛快,用鸟窝砸了你们,这是事情的起源。当时我很害怕,我找看门的老头儿,是想让他替我和肖先生求求情,谁知会出以后的这些事。我对不起肖先生。”王义兴再三启发诱导,王义怀仍一口咬定,都是自己的错,跟别人无关。王义兴向肖岗说了他与哥哥王义怀这次谈话的内容。肖岗想了想,他回家写了一份告状的状纸,然后将王义怀和王义兴哥俩约到村后的小树林里,肖岗说:“我奉父命,起草了一份状纸,现将内容念给你们听听。”

 

  “县台大人明鉴:门生肖志刚躬耕于河右,治学于桑梓,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谁想却遭人暗算,以致跌伤筋骨,卧床不起。实可忍,而孰不可忍!”

 

  门生肖志刚状告王中坚,其子王义怀身为学子,不学无术,却想出种种捣乱课堂的伎俩:将苍蝇去掉双翅,蘸墨汁,放到同窗的白上衣上,爬的到处是黑道有之;将雀巢置于教室门上,待同窗开门时,连雀巢带鸟屎都砸到了学生的头部有之;整门生于裤裆出粪便有之;摔在下于厕所之内有之;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其罪行罄竹难书其万一。

 

  子曰:“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门生身为先生,治学不严,已身受其害,咎由自取,但作为其父,王中坚确有推卸不掉的责任。望大人秉公办理此案。早日为门生申冤。

  叩首再拜。门生肖志刚敬上。”

 

  没等肖岗读完,王义怀捣蒜般地跪在地上叩拜,嘴里再三求饶:“千万别告到县里,这事和我老爹无关,都是罗小东出的馊主意,他还亲手把厕所的木棍锯了一半,锯完还用手将木棒用土埋了大半截,把锯末扫掉。”肖岗见王义怀被吓住,已开始招了,他进一步问:“让看门老头拦住肖先生是谁的主意?”王义怀只好如实交待:“罗小东让我找老头儿帮忙,拦下先生。”“这些话可是真话?你当着罗小东的面还敢这么说吗?”肖岗严厉地问王义怀。“我这说的都是真的,有什么不敢?只要你别为这事牵连上我爹就行。”

 

  肖岗和王义兴商量,如此这般。王义兴对王义怀说:“哥,你约一下罗小东,傍晚就在这个小树林里和他见面。”王义怀答应了。

 

  夕阳西下,小树林,罗小东来了。他远远地看见,一个人被绑在树干上,那人见罗小东来了就大喊:“大哥!快来救我,我是王义怀。”罗小东立刻朝向王义怀跑过去,打算为他松绑,谁知他还没跑到王义怀跟前,突然掉进了陷阱。

 

  正是:不学无术害先生,小树林中吓掉魂 

                             《若知陷阱下的罗小东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