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魂断鹏城》百集长篇小说(连载五)  

2008-05-31 09:59:39|  分类: 雨思(原创)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汉卿、李雨思 / 著

第五回:千里传书……

 

                                                             夜半三更门半开,一别故里梅林外。

                                                 深港百里传家书,思妻想儿挂心怀。

 

  回说躲在树后的肖岗和王义兴赶紧跑出来给王义怀松了绑,然后跑到坑边上看他们自己的“杰作”,只见罗小东坐在坑里,两只手使劲地掰着夹在右脚上的铁夹子,他鬼哭狼嚎般的喊叫着:“救命啊!救命!快要疼死我了!救救我呀!”王义怀大喊:嚷什么嚷!你做的那些好事缺德事还少吗?你拿我当傻子,当枪使,害得先生卧床不起。你认不认罪?快说!”罗小东听了王义怀的话,知道自己落入了人家的圈套,只好说:“好兄弟,快快救我出去,你说的我都认了。我的脚疼得钻心,再不救我,非夹死我不可。”只见他的脸因疼痛而憋成了紫青色。

 

  这时肖岗和王义兴也赶到了坑边。肖岗问:“罗小东,你为什么要那么仇恨肖先生呀?”唐三省一见肖岗,知道全部露馅了,只好求饶:“是我错了,请你转告肖先生,我愿向肖先生讲过的廉颇那样,向肖先生负荆请罪,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肖岗见此也就放了罗小东。罗小东抱拳作揖一瘸一拐,虽有脚跛在足,可一会儿的功夫就溜得无影无踪了。

 

  肖李氏悦萌经过十来天的调养已经恢复了健康,可以帮兄嫂料理家务了。

  头几天,李金强对待妹妹一家还是不错的,但时间一长,免不了闲言碎语、残汤剩饭,孩子们都暗暗叫苦不迭。

 

  一天,悦萌在厨房给哥哥一家做菜、蒸窝头、熬稀粥。肖岗帮着打下手,他用玉米面和高粮面合二为一和了一大盆的混合面,一半是蒸软的胡萝卜的面团,他用刀切了不少干菜,这些准备工作做完之后,他又去挑水,将水倒入大铁锅,烧开后,他用水调好的生玉米面糊糊往锅里倒,一边用大铁勺在锅里搅拌。

 

  突然从屋外卷来一阵风,把屋角上的尘土带着蜘蛛网吹落到稀粥锅里,肖岗急着用勺把灰尘捞起盛到碗里,本想倒掉,但他见到碗里除了灰尘和蜘蛛网外,还连着一些稀粥又觉可惜,在母亲的极力拦阻下,他还是连土带粥,喝下去了。这一幕后半场刚好被大舅李金强路过瞧见,便破口大骂,狠狠的说:“真是缺了八辈儿德了!天下还没见过你这样的孩子,大人们都还没吃,你先偷着喝粥,也不怕烫死!”

 

  李家做菜,对盐控制得很厉害,平时很少放盐,像现在的孩子们爱吃巧克力一样,肖红几个孩子非常想吃点盐,肖红让妹妹肖晓燕央求肖岗说:“哥哥,你在厨房帮忙时,能不能在盐钵里抓个盐粒给我们吃吃?”肖岗说:“那还不好办,你等着。”他悄悄到厨房盐钵里拿了一个盐粒,让姐妹们每人舔了一口解解馋,最后自己也舔了一下,真好吃啊!大家正吃得愉快,大舅李金强又出现了,他大骂肖岗:“缺了八辈子儿德了!从小看大,三岁看老,现在你偷盐吃,大了难道作贼不成?小心盐吃多了变燕巴虎儿(按指蝙蝠)!”凶恶的舅舅有令,从此不许肖岗再踏进厨房一步。

 

  冬天来临,梅林河航道的两侧结了冰。河边的打谷场平平的。肖岗用小木头削了个“尜尜儿”,与小朋友们一起在打谷场上做打“尜尜儿”的游戏。李金强与同村中年汉子李洪春在打谷场边上聊天,边心里琢磨着眼睛盯着肖岗,李洪春说:“肖岗这孩子大了准有出息。”李金强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刚好此时,“尜尜儿”被打到中年汉子们的附近,李金强走了两步猫腰拾起“尜尜儿”,他一边晃动一边指着“尜尜儿”给李洪春瞧,说道:“缺了八辈儿德了!他大了若出息连做这‘尜尜儿’的料都不够!他要是出息了,我这‘李’字倒着写!”说完使劲一个扬手,将“尜尜儿”抛到了江上河里,“尜尜儿”在冰上跳两跳,掉到了未结冰的主航道的水流里,被水冲走了。

  这一幕幕的屈辱在肖岗的幼小心灵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忽一日下午,从肖家庄那里来了一辆胶皮轱辘带布蓬的大马车找到李金强家门口,王中坚带着二儿子王义兴从车上下来,李金强寒暄并介绍赶车人王刚,说是肖志刚先生派来接妻小家眷的,赶车人王刚,长得高大、墩实,黑黑的,眼大无神的样子一身儿北方车把式的打扮。他拿出肖志刚的一封信。李金强屁颠屁颠的将来人接到家里,心想:“这下可真好,这些要饭的嘴巴终于可以离开了。”肖李氏开始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后来她狐疑地用颤抖的小手打开信封,只见信中写道:

 

  “悦萌吾妻:见信如面。现托王刚先生驾车前往接汝等,速来!志刚匆匆。”

  肖李氏读完短信高兴得泪流满面,孩子们也都高兴直跳。王中坚自那次洗浴风波之后再次见到悦萌,两眼还是直勾勾地瞪着悦萌,可心就如波浪鼓似的跳个不停,心想:“我怎么一见到这个小怨家眼睛就不够使了呢?更难消的是胯下的宝贝就疯涨得不得了,他下意式的用手摸了摸,火辣辣的目光痴痴的盯着悦萌难转。此时肖李氏对他表示感谢,他才似回过神来一般,心想:唉!这他妈的美人早晚得把我这老东东给折腾死不解。

 

  李金强作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无非是贴饼子、咸鱼,大葱、大酱,玉米面的粥之类。李金强大口咬着饼子,用大葱蘸了一下大酱边大口嚼着边高兴地说:“都别呆着,快吃快吃,照顾好客人,别客气,别客气!大宇市是个猫腰就能捡到银子的地方,这下我肖兄弟在大宇市站住了脚,你们去肯定有好日子过,到时候别忘了大舅啊!”说着还激动得流下老泪。肖李氏只是无声地哭泣流泪,没说一句话。

 

  肖岗与王义兴岁数接近,关系最好,两人亲密地谈着,王义兴说:“我不想在地里干活,你到大宇城后安顿好一定要叫上我。”肖岗应道:“现在还八字没一撇呢,到了香港看事做事,只要情况如意,我一定把你叫去。”

 

  饭后孩子们围坐在赶车人伍泉周边渐渐熟了,就问东问西,“香港九龙城大吗?”“九龙城离我们有多远?”“九龙城人对外地人好吗?”“九龙城里外国人多吗?”“九龙城的楼有多高?”老王操着光西口音一一作答。

 

  九龙城八国联军的租界地几乎占了九龙城老城约八倍的地盘,俄国地、法国地、英国地最大,其次是德国地、比国地、奥国地、意国地和日本地。从东火车站向南几百米就是深圳河的下游主河道珠江河。英法等八国在珠江岸上建起了租界地和各国码头。再往南几里地全是各国银行,门前立着十几根一个人抱不过来的大柱子,特别气派。犹太人老哈正盖着的豪华大楼高高的,要是仰头望望,帽子都会掉的。中街花园门口两边笔直站立着两位又高又黑的印度兵,一块“华人与狗禁止入内”的大木牌直立在那里。再往西南,英国球场经常坐满了足球观众,激烈的足球赛经常举行,英国跑马场热闹非凡,多匹不同颜色的纯种马被骑士驾驭着,狂奔在椭园的土跑道上。人们疯狂地在赌球和赌马,香港几乎成了外国人的天下。

 

  比利时等和众国的租界地让英国管着,等于没占上地盘,于是提出各国在华利益机会均等的动议,清政府被迫接受。美国以保护各国在华利益为由,要在香港京华路一带划出两块地皮建造美国营盘和美国军官别墅,清政府被迫答应。

 

  这天,美国一个满载建筑器材和物资的船队从太平洋驶进内海靠上九龙城大码头。以中国百姓的木船碰了美国的玛丽亚号旗舰为借口,被美国大兵拦截的几十条中国船和船上民工全部用来做无偿搬运机器,货物全部由海港沿银河水路再经陆路运到胡佛路美国营盘建筑工地上,并让这些农民兄弟在工地上运砖运瓦运木料运钢材,做起了建筑小工。肖志刚较幸运,因长得瘦弱斯文,又识字,美国兵在自己人员紧张的情况下,让他负责统计木料、砖瓦等的进出,活较轻,饭量又小,还能过得去,但王中坚等一帮兄弟活又累,又吃不饱,又想家,再加上大烟瘾一旦上来,真是痛苦,苦不堪言。过了近两个月的这种生活,人瘦得变了型。先是有个小青年失踪了,美国兵没有反应,后又有几个人陆续失踪。这天夜里,老宋带着几个弟兄悄悄地躲过美国大兵的巡逻逃跑了,也没来得及与肖志刚打个招呼。自此以后,接连不断的有人逃跑,到最后,跑得只剩下肖志刚一个人,连同赶马车拉砖的小伙子,梅林村东的王刚,再也没有别人了。

 

  夜色浓浓,风雨交加。旁边高大壮实的王刚鼾声不只是如雷,那鼾声时断时续,时而弄得似停吸了一般,时而又暴竹一样的鼾声贯耳。这一起、一落、一停实在是太吓人了。肖志刚孤身一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想起娇妻和幼子肯定在家望眼欲穿地等他回归,万箭穿心,又想想自己已三十好几,仍一事无成,仰人鼻息,比起祖辈,大相径庭,感慨之余,凄泪潸然,回想那首诗就是他这时哼出来的。

 

  一天,肖志刚被一个美国大兵带到用行军帐篷搭的工棚里。只见一个美国军官站在由几个材料箱子做支架、上面盖上木板组成的大办公桌旁,低着头、弓着腰,用两支胳膊支撑着桌面在观看桌上放着的建筑蓝图。他听见有人进来,低着头向美国大兵挥了挥手,大兵向他敬了个礼后,转身离去了。肖志刚眼前这位美国军官长腿大脚碧眼鹰鼻,右手里握着一个黄梨木烟斗,烟斗飘出的烟雾青烟袅袅,阵阵散发着特殊的香气,弥漫了整个工棚。

 

  “别人都跑了,你为什么不跑啊?”大脚军官突然操着四川腔的中国话发问,却仍然低着头看图。肖志刚听后一怔,“原来他还是个中国通,中国话说得这么好。”他想……。

 

  “长官问话,为什么不回答?”大脚猛抬头盯着肖志刚,显然有些不耐烦,仍操着四川腔调发问。

  “回长官的话,”肖志刚有些生气,也学着四川腔说,“不过你不是中国的长官,我只能叫你先生。你问我为什么不跑,我不明白,我在中国的地界儿,一没犯王法,二没干缺德事,堂堂正正做人,我干嘛要跑?”

 

  “说得好,说得好!哈哈!……”大脚突然间大笑起来。

  肖志刚本来就一肚子的气,大脚这一怪笑,他觉着受到了莫大的污辱,他高声对着大脚喊:“别笑了!小心笑掉下巴砸了脚背!”

 

  大脚听后,脸上的笑容肌肉凝固了,他用左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仔细地想:“下巴会被笑掉吗?”转而又一捉摸,显然听明白了肖志刚这句话的真实含义,他把烟斗从右手转移到了左手,然后拨出手枪用枪口抵住肖志刚的前脑门,“你想死!?”

 

  正是:喜怒无常美国军,枪声一响地狱门 。

 

                             《若问肖志刚生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