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雨的童年》缩写(连载四)  

2008-05-03 07:49:52|  分类: 雨思(原创)短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雨的童年》缩写(连载四) - 雨思 - 雨思的博客

                 她象风一样自由……             李雨思/著

 

第四集:一奶同胞……                       

                                                  

几天过去了,哥哥一直都未向我示出友好的举动。更可恶的是他买了一保温瓶的冰棍,刻意的坐在我的面前吃,约有好几十根,也不肯给雨一只(那个年代对雪糕的称谓就叫冰棍)他还边吃边坏坏的,大声并刻意的嚷嚷:"好甜好甜的冰棍耶"!他那嘻皮笑脸的表情,与故意的馋我被姨妈看在眼里,姨妈见此情此景她平生里第一次伸出了巴掌向哥哥脸上掷了过去。"连宇,你怎麽可以这样对待你的亲姨与妹妹呢?简直是不可理喻"?哥哥一脸的惊愕,眼泪如注的流下,怔了怔一句话也没说便跑出了家门……。或许是姨妈这几天对哥哥的做法积怨太深,才使得她平生里对哥哥第一次如此的怒不可遇。

夜已深沉了,哥哥还没有回家,吓坏了也急坏了全家人,左邻右舍都帮助我们挨家挨户的找哥哥,可哪也找不到,医院的院领导知道了此事,便要出车帮助查找,车子在院外来接姨父时,院长与姨父姨母商量是不是需要先报警?姨父想了想同意先报警,然后再出车找人。

正待车子发动时,哥哥确意外的从彼邻家的柴禾垛里出来了,钻得满身都是柴禾结,我想是他听到了怕报警才主动走出来的。大家又惊又喜,妈妈问:"我的小祖宗哎!你怎钻到那柴禾垛里去了呢"?哥哥委屈的说:"谁让妈妈打我嘴巴了"?她从来都没有打过我的,我接受不了?哥哥扑闪着大大的眼睛,今忆那模样好似《闪闪的红星》里的潘冬子。

令人气愤更令人怜爱,姨妈走进他,他以为姨妈还会责罚他,哥哥怕得向后退去,抱着我母亲拄着枴杖的右臂不肯松手,妈妈怎禁得哥哥的拉扯,娘俩便一同摔倒在了地上,摔得妈妈哎吆一声,哥哥吓得用小手给母亲揉了过去,母亲顺势搂过了亲生儿子抱头痛哭……多少年了,多少年的思念,今拄着枴杖千里迢迢来看亲儿,不懂事的儿子却对母对妹如此的冷寞且敌意得不可亲近,使得母亲压抑了太久的思念与怜爱统统的喧泄在此时……知道内情的人无不为此一幕而感动。

姨妈搀起了母亲,我扶起了哥哥,真的是想借此机会讨好哥哥不再对我们产生敌意,并帮他轻揉着肘部。"哥哥,以后再不要往外跑了,看把家人急的"?他看了看我,并没有说话,也没理会我,雨心好难过,我怎麽也想不明白雨因何令哥哥如此生厌呢?邻人都渐渐的散去,姨妈给他烧了最爱吃的蛋炒饭。

 

时间似如离弦的箭,一晃半月过去,妈妈就要回转家乡了,雨真的有点喜欢上姨妈的家,但想起哥哥对我的态度,雨又真的好寒心,不愿留在这里,一心想同妈妈回老家去,可母亲为了我疾病的康复还是决定将雨留在这里,姨父姨母更是极力的挽留。

医院的领导见我母亲是残疾人,特意准了姨妈两天假,返城送瘸姐姐回转家乡,医院还特意出了车送我们来到了梅河口市姨妈真正的家。高高的紫色门前铁环释锁,足踏此境,紫苔绕壁,青砖碧舍,葡萄架下一对白色藤椅一张桌,桌上又置两三医用书籍,幻觉中雨想,当晚风习习时在此学习读书该是何等暇意与舒爽。好一幢地主家的青砖瓦房,这是一四合院落,虽无居住几人,但却花鸟美蝶,青蜓飞舞。走进正房,约近一百八十平米的四室一厅,更显略主人所追求的复古与审美融合的高雅相携,古色古香的家私再配以名人字画与少见的盆栽来装点,好一个书香门弟之气派,姨父是梅市第一医院的一位资深主治医师,人称外号"连一刀"。

火车站台,分手的那一刻,母亲将他的亲儿拥在自己的怀中,我也分明看见了哥哥眼里的泪花,为甚麽?为甚麽这一刻他确泪眼蒙蒙?多日来我一直不能理解哥哥的敌意是从何而来?今此一别他又为何对这个"六姨"而泪花绵绵? "六姨,那边有人接你吗"?哥哥在问,"有呀,你大哥宇轩会去哈尔滨接站的。孩子:六姨想问你个问题好吗"?"嗯",哥哥答应着边与妈妈坐在了候车椅上,"你不喜欢你的雨思妹妹吗"?"我……我……我不是不喜欢,你们下车的时候我同学见到你们俩个了,他说我与小妹长得特别象呢,还问我是不是你家的人?他还说我不是我妈(指姨母)亲生的,云云"。"六姨:你说咱是亲戚,肯定会有一点象,我有妈妈,怎麽也不可能是你生的,你说是不是?

妈妈一时语噻。迷,在这一刻破解,原来是因此而对我们产生的不友好呀?"嗯"。"来,孩子,勿听别人乱讲,六姨可以证明你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儿子,你和雨思长得有点象那是自然的事,因为你们有血缘关系呀,表哥与表妹自然就有点象了,相信六姨好吗"?六姨向你保证好不好,"嗯",哥哥应到。他抬抬眼动了动嘴角似要说甚麽,却欲言有止,雨猜不透他此时心里在想些甚麽,他真的相信了吗?

眸望着妈妈伸出车窗外的双手与我们再见,雨心都要碎了,在妈妈的身边生活了十一个春与秋还头一次与她老人家分别呢,心里……各怀一份亲人的离苦与复杂的心绪,妈妈随着飞驰的列车远去了……

 

晚风徐徐,垂柳倒映在姨妈家的池塘里,我们回到了乡下,开始了雨的新生活。姨父姨母在我来的第二天就为我拟定并实施了疾病康复计划,吃的用的及物品也与他们做好了隔离与消毒,还特意为雨买了小型的医用消毒柜。四个月过去了,在姨父姨母的精心照料下,雨的肺结核病基本痊愈,已影响不到他人的身体健康,休学了一年的雨在新学期来临之际又背起了心爱的书包重返校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在乡下的学校里,雨同哥哥都成了学校里的少爷与公主,博得了同学们的喜爱,因我与哥哥都是城里的孩子,虽然都是东北人,但我的口音还是有点各异,很快我就成了学校里的文艺骨干,多年过去了,雨和最好的闺蜜加同学,漂亮的曹家小燕子代表学校参加的梅河口市的中小学文艺汇演而合唱的那首《沂蒙颂》并夺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载誉归来时还受到了师生们对我成绩赞许与肯定。

自妈妈走后,哥哥对我的态度似乎有所转变,但明确的警告我“你是你,我是我,我和你就是亲戚,根本就不是一家人,也不准你与别人讲咱们是亲哥俩”。

我们住的房舍前有一很大的菜园,姨父无事时很喜欢侍弄,秋天来时,园里的那颗山里红果挂满树枝,可雨就是摘及不到,唯每日等得姨父下班归来帮我摘取解雨口欲。可每一次都能看到哥哥会满兜的装,有一次在我的窗子前雨才弄明白了聪明的哥哥为何会摘得那麽多的山里红果?原来他将大大的木棒拿来用力敲树杆,那山里红果便依他而落了,然后就可装满满一包。待一日哥哥不在家,姨父姨母未下班之际,我也学得在哥哥那里偷来的"技术",用那弱小的力气拿木棒去敲,敲得没有几下,忽见一长长的“蛇”样动物吐着蛇须从树上直冲而下,瞬间消失在园中,吓得雨将木棒一扔,跑到了院门外的小桥边再也不敢入院进屋了,直待姨父姨母下班归来才颤颤兢兢随二老回到了房间,可一连几日也不敢自睡眠,更不敢独行,哥哥乐得屁颠屁颠的,笑我这胆小鬼还敢学他去敲山里红果树。

山里娃儿每天上学都带得很多山核桃,煮熟晒干就可食了,她们一到下课休息的十分钟就爱到学校后边的石头上去砸核桃吃,雨食的都是同学们三三俩俩送给我的,好香……好香……雨还与哥哥学会了用苏达粉与醋兑凉白开水自制的汽水饮料。

 

一九七六年,我们国家最为不幸的日子,痛失了两位伟人,唐山大地震都在那一年降临,姨妈所地处的地方也小有波及,厨房里的油瓶瓦罐震得稀里哗啦,东倒西歪,我们在操场上用塑料薄膜搭上了简易的教室。那一年也有大快人心事,一举粉碎了四人帮,让雨写批判稿,被入选学校黑板报,并在诗朗诵比赛中获得了原创与朗诵各一等奖。

一天我与哥哥闹了别拗,姨妈帮我洗了澡,我就先上床休息了,过了一会,哥哥还以为我睡着了,趴在我脸前看了好半天,那鼻息扑在我的脸上痒痒的,雨忍着没有笑出声。不一会,就听他对我姨妈说:"妈妈,好妈妈,你让雨思回她老家好吗?她能帮你做的家务我也帮你做","你这个傻孩子,怎就这麽独食呢?多一个小妹与你是个伴多好呀?你怎就不喜欢你雨思妹妹在咱家生活呢"?"妈妈,原先咱家有啥好吃的都是我自己的,她一来甚麽东西都得分给她一半,她要是回去了,就没人与我抢的啦,那多好哦"!雨听到了哥哥的话,好气他的小心眼,好气他的不识亲,雨在偷偷的在被子里哭了好久,好久……最后决定给家乡的大哥写了长长的一封信,大致内容就是让大哥来吉林姨妈家将我接回去。

相隔半月家乡大哥就来接我了,姨妈苦口婆心的劝说与挽留我不要离开她,可雨骨子里的那种刚毅是"宁在家乡受苦,也不肯在此受罪",舍弃了姨父姨母的疼爱与优越的生活条件,决绝的重返于家乡,回到了母亲的身边。(因此事,哥哥长大归来认母时含泪同我道了歉,说他那时小,实在是不懂事才气走了雨思妹妹,请我多多原谅)。哈哈!哥哥对我的排斥不仅仅是书写这一点,再一次见到他时,我们都已是成年人了,雨撒娇般同哥哥清算了许多他的不是……

 

懵懂少年……

 

 因刚刚粉碎了四人帮,课本还非是全国统一教材呢,从姨妈家返到家乡,刚上了两个月的课就参加了小学毕业考试,当然,学习成绩不是很好,勉强的升入了初中。我的班主任是语文老师,每有他的课必找我朗读课文,所以从心里上便注重了语文科的学习,唯恐学不好怕老师批评,因他是我的班主任,所以雨对此科目便有了点倾斜。

开学近一周了,江老师突然命我在学校的开学典礼大会上代表学年发言。又惊又喜,惊的是几千名师生,让雨在主席台上发言,心里真是紧张的很。喜的是,这是多麽荣耀的事,老师将此重任交给了雨。在县委县政府的大礼堂里,灯光闪烁,捧着老师写的发言稿,面见台下黑压压的师生,腿似紧张的有些发抖……稳了稳神,“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同学们,大家好……”发言致中时,同学们给予了雨最热烈的掌声,有了同学们的鼓励,紧张之感渐渐退去,越加激昂与振奋……

 此后,一次全县诗歌朗诵比赛中再一次夺冠:《周总理,你在哪里》?那是我们敬爱的周总理病逝不久,为纪念他老人家而举办的诗歌朗诵比赛会,现在还依稀的记得:“周总理,你在哪里?周总理,我们的好总理,你在哪里呀?你在哪里”?赛过之后,两次风头携尽,全校师生都熟悉了这个可爱的女孩,雨成了学校的小明星,从此对语文课的学习更加努力。博得了师生们的厚爱。不久,又调到了学校的广播室,雨荣幸的成为了学校唯一的广播员。每每到了播音时间,广播室的窗前都围很多学生观雨对校广播,全校有何大型活动都会与校领导同坐在主席台上播稿,(前公是我上一届的同学,在那个时候,这个出了名的美男子便对吾这个丑小丫有了极深的印象,哈哈!这是后话,我与他的爱情故事会在长篇小说里有所详述)。

文科成绩非常不错,可理科成绩确一落千丈,数学老师一提及雨思之名就会头疼,偏科偏得相当严重,数学老师努力找时间为雨补课,可辜负老师的一片苦心,怎也提及不起来成绩与兴趣。但作业本每每学校参展都能看到雨整洁而漂亮的字体,有时还会成为范本拿到各个班级去展示。

 

在初一时,那天当班值日,打扫完毕,同学们已所剩无几,没有与我同路之人,一人背起书包,素面朝天,手拿皮筋且边走边玩,慢腾腾的回转。转过大街,身入小巷(超近路回家),百米处隐约可见一身着厚重的黄色军用大衣之人在前面行走的极慢,雨淘气般的脚踏厚厚的积雪,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蹦蹦哒哒,很快就超过了那人走在了他前面。转了弯又入了一条小巷,离家已不远了,突然一阵没有听清的叫声,雨本能的顺声而望,斜对面约半米宽的小胡同内一军衣军帽且裸露于私处的男人正在那耍流氓,嘴里还嚷嚷叨叨"你看看,你看看"真是恶心透顶,女孩家哪经如此历练啊,吓得是屁滚尿流,(这个流氓分明就是我前面,着黄色军用大衣之人不知何时从另一条路赶在了我的前面)?腿都迈不动步了,不知是吓的还是跑的脸红的吓人,妈妈问我怎了,难于启齿,真不知该如何回答妈妈。

事隔月余,我县法院院长的妹妹也遭遇了我所不幸,那是在她的家门口,没几分钟犯罪份子被擒抓获,宣判那天雨还恨恨的去观看了站在囚车上的可恶之人。

 

宋广杰是我的邻居也是同学,在那个男女授受不亲,同桌划上"隔离线"的年代,出来进去如同打哑迷,靠眼睛说话,可宋广杰总是用温和而友好的眼神与我默默"交流"。他谈不上英俊,但确有着男孩子特有的气质,他的理科成绩应是叫绝的,不知老天是怎样赐我与他同为一桌?一个是文科公主,另一个是理科王子。尽管那个年代很封建,可他一放学就爱往我的家里跑,妈妈也嘱他常来我家"取长补短",我帮他补语文,他教我数学,可雨是个笨女孩,无论他如何启发,可我就是不入门 ,但他的语文成绩却在我的熏陶下"突飞猛进,日新月异"。

他说他一定要考上名牌大学,不让爸爸妈妈受苦,因他家孩子太多,入初中时,他就边读书边做家教,非常自立与要强,只知他好学上进,待人友善,雨并未在那个懵懂的少女时代而对他产生什么爱慕,封建的观念也不允许我产生任何的私心杂念,所以在那个单纯的内心世界里除了友情还是友情。

高考前夕他很难再自控于自己的情感,为雨写了一封长长的求爱信塞在了我的笔盒内。当时我并不知晓,那天晚上,因妹妹雨莲要用钢笔,我正在冲凉不便,就让妹妹自己到我的书包里去取,聪明的妹妹并未张扬。偷偷的拿给我并逗趣的说:"姐姐,把宋哥哥娶回来做我的姐夫吧"?小坏蛋,别胡说八道的,雨羞红了脸,洗毕,在母面前装作若无其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心里扑腾扑腾象揣了个小兔子。毕竟平生里是第一次收到了情书,难堪又羞涩,展开来观,里边的文字在那个年代算是肉麻的,大意是:"雨思,我们很快就要天各一方了,肯定不会是同入一个大学的,憋在我心里四年想要向你表达的话,在这几天里实在是难再自控,故而写了这封慌唐而真挚的信:

“雨思,我早就喜欢上你…… ”          

                                     

                                            ----雨思原创于2008年4月3日江南古镇----  

                                                                     《完》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