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 《魂断鹏城》百集长篇小说(连载二十一)  

2008-06-18 06:08:59|  分类: 雨思(原创)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汉卿  李雨思 /著

第二十一回:终成眷属……  

 

                                                      儿见亲娘喜泪涟,淑女痴心念从前。

                                                      真情自有风霜苦,搬指回巢喜姻联。

 

      却说肖岗一直惦记的是二姐肖兰和小妹肖晓燕的婚姻大事。他与万玲玲商量,觉得万玲玲的表哥赵涛是个好小伙子,年龄又与二妹肖兰相当,据万玲玲讲,本来赵涛与万玲玲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俩人的感情很深,虽说那个年代多是近亲联姻,但万玲玲的父母还是不主张近亲结婚在他的家里出现。表兄妹两人的血缘太近了,只能当亲兄妹的关系来相处,特别是万老爷子就更不允许万玲玲与赵涛有那种关系。这两年赵涛在搞房地产生意,已有两处房产,一直也没成家。肖岗说服老肖家,万玲玲劝老万家,肖家父母没意见,只是肖兰提出个条件:她要赵涛同意让王刚兄弟和医院收留的两个孤儿大兴和大旺跟着她过。赵涛从小跟着舅舅万老爷子长大,一切听舅舅的,万老先生仍记前嫌,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扬言“除非等我死了,别想!”多亏万玲玲从中太多的辛苦周旋,肖志刚还带病专程拜访了万老先生,万老先生被感动了,同意了这门婚事。

 

  万家请媒人正式联姻,婚礼举办得很隆重,赵涛与肖兰拜过天地,赵涛抱起肖兰入了洞房,逗得满堂客人大笑。

 

  小妹肖晓燕参加完二姐肖兰的婚礼,回到闺房百无聊赖,她心里仍念着徐来。肖岗看在眼里,他找到小妹试探地说:“徐来固然很好,但这么长时间无音信,事前也因为你太小,没把这件事定下来。我劝你,看上个合适的成个家得了。不要再苦等了。”肖晓燕听后悲从中来,但脸上却笑着说:“是呀,该出嫁了,要不总赖在肖家也不是个事呀!”肖岗听了说:“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那你就继续等吧。”说完赶紧跑了出来。肖岗跑出门后突然间停住脚步,心想:“光顾生小妹的气了,该说的重要事没与小妹说。”他转身又回到肖晓燕的房间。肖晓燕见哥哥又转回来,观察哥哥的脸色,又不像生气要吵架的样子,肖晓燕笑问道:“是不是钱包丢了,回我这儿找来了?”肖岗笑着说:“本来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结果让你把我气着了,脑子一热就忘了。我让你看个物件。”说着肖岗挑出大拇指,肖晓燕仔细观看哥哥手指上的“搬指”,边想边自言自语地说:“很像爸爸赠给托拉的那个。”她忽然问:“是不是徐来有消息了?”说着,肖晓燕两只手拉着肖岗,撒娇地蹦脚,“好哥哥,快告诉我!好哥哥,快告诉我。”肖岗被她缠得不行,假装生气道:“再胡闹我不说了。”小妹停止了疯闹,安静下来等着下文。肖岗把前期活动介绍了一遍,说完又从衣袋里拿出那张当票给肖晓燕看。肖晓燕仔细看着当票,“看不出什么线索啊。”肖晓燕着急地说。肖岗又指了指当票,肖晓燕意识到哥哥的意思,马上把当票翻过来,当肖晓燕看到“瘸子”两字和那些英文字母时,忍不住哭了起来,说:“这就是徐来本人的笔迹了,英文是他的名字。”“这么说徐来就在中国,而且就在附近?”肖岗激动得直挠头皮,“令人费解的是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来找我们呢?”肖晓燕性急地催着哥哥:“快找人要紧,别想那么多了!”肖岗带着肖晓燕先坐车奔到徐来原来住的大杂院,没找到人,又跑到京华路美国营盘对面徐来原来摆鞋匠摊的地儿,果然见一位鞋匠埋头补鞋。肖岗急速上前拍了一下鞋匠的肩说:“让我找得好苦啊!”那鞋匠吓了一跳,抬起头来,原来是个十来岁的少年,肖晓燕立刻说:“不是徐来。”肖岗问那鞋匠:“你这个摊儿还有别的师傅吗?”“我师傅有事走了,你们找他吗?”小鞋匠问。肖岗赶紧问:“你师傅贵姓?”“姓徐。”鞋匠答道。肖岗一听高兴坏了,肖晓燕也高兴地直掉泪。肖岗跟小妹商量,咱就守株待兔了,不走了。他们坐在小马扎上耐心等待。

 

  天快黑了,太阳也落山了,仍不见徐来的踪影。

  小鞋匠说:“对不起,我要收摊了。”肖岗和肖晓燕站了起来,肖岗说:“再等一会儿,我请你爷俩吃晚饭。”正说着,只见远处走来一位先生,瘦高个儿,腿有些跛,拄着一根文明棍儿,因天色已晚,面目看不太清。肖岗跑了过去,扶着那人走了过来,肖晓燕一见,果然就是徐来,但再也没有儿时的那种天真,完全是一个大老爷们儿了。肖晓燕和徐来对视了好一会儿,只听徐来说:“你们好!你们怎么想起找到我的?”肖晓燕这时候像打破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一古脑儿全部涌上心头,她忍着激动笑着说:“你回来也不去找我们,怕我们吃了你?”肖岗赶紧笑着说:“别一见面就打嘴仗,收拾一下咱们走,先就近到咱们的酒吧小聚,然后咱们一起回家。”徐来盛情难却,就让小徒弟收拾了一下,一起走了。

 

  当年,托拉家与肖家分手后,一家在美国,一家在中国,开始还有通信来往,后来,徐来与当地一家美籍华人的女儿谈上了恋爱,不久成家。

 

  几年后,托拉率船队到某群岛驻扎,托拉遇难,尸体都找不到了。徐来一家在纽约接到噩耗悲痛欲绝,徐来驾驶着轿车拉着妻子和母亲悦萌跑军人抚恤金出了车祸,母亲、妻子当场毙命,徐来摔成重伤,好好的一家人说完就完了。痊愈后,徐来跛了一条腿。徐来好几个夜晚徜徉在密西西比河边,想一死了之。但又感到父亲死得不明不白,实不甘心。他把家里搜罗了一下,见到了肖志刚叔叔送给他爸的“搬指”,见物思人,下决心卖了房子,凑足路费回到了中国,本想马上找到肖岗,但又一想,自己是成了家的人了,又打听到肖晓燕至今未嫁,自己无颜见她。只好收了个流浪儿做徒弟,重操旧业了。那天爷俩实在周转不开,临时把“搬指”当了。但是到赎当的日子仍无法凑齐钱,只好硬着头皮到《香春当铺》卖了当票。

 

  肖晓燕听了徐来痛苦的经历,特别是得知母亲悦萌已过世后潸然泪下。

  徐来见到了分别多年的生身母亲梅夫人,娘儿俩抱头痛哭,大家也都陪着掉泪。在肖岗的劝慰下,这才逐渐停止了悲泣。梅夫人问:“儿啊,你爸爸到底是怎么遇难的,你清楚吗?”徐来抽泣着说:“通知上只说是以身殉职,没有详细说明。”梅夫人想了想问:“在你爸去世之前,有过什么不正常的事发生吗?或者说有过什么先兆吗?”徐来想了想说:“没有。都很正常。父亲遇难是突如其来的,父亲肯定事先不清楚,因为出事的前一天,父亲还给家里打电话问候,还说他很快就能回来看我们了。谁知回是回来了,却是坏消息回来了,人是永远回不来了。”梅夫人又问:“那天出车祸是你开车吗?到底是怎么出的车祸?”徐来一下子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

 

  肖岗不久就安排把三妹肖晓燕与徐来的婚事给操办了。肖岗原本想把《香春当铺》暂时关闭,徐来来了,正好让徐来管理,但徐来谢绝了。

 

  肖岗告诉徐来,他认识一位三十多岁的英国寡妇叫陈红,只身一人住在一个英国式别墅里,她无儿无女,只有一位印度老女仆。陈红曾托肖岗找个会讲英语的中国人每天给她讲一讲笑话,(现在称做“陪聊”)待遇丰厚。肖岗问徐来,愿不愿意去试一试。徐来说可以去试一试。肖岗带着徐来坐车赶到那幢别墅,只见陈红正在别墅的阳台上。肖岗叫了一声:“陈红!”陈红从阳台上看到肖岗和一个一瘸一拐的人走过来,就很不高兴地大声喊:“喏!喏!”徐来明白陈红的意思。就用英语对陈红讲:“你别赚我瘸,我给你讲个故事我就走。”说着,徐来使用英国讲了一个短小故事:“律师的办公室里,突然闯进了一位妇女,口口声声说要与丈夫离婚。律师问:‘为什么?’妇女答道:‘我丈夫对我不忠。’律师问:‘有根据吗?’妇女理直气壮地答道:‘我认为,他不是我孩子的父亲!’”

 

  陈红听完了故事,想了想,突然捧腹大笑,一会儿笑弯了腰,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徐来转身就走,弄得肖岗很为难。

 

  正是:寡妇心事真难猜,猜来猜去你也猜不明白。

 

                         《欲知陈红到底有何打算,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