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 《魂断鹏城》百集长篇小说(连载二十四)  

2008-06-21 13:48:47|  分类: 雨思(原创)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汉卿  李雨思 /著

 

第二十四回:巧应日寇 ……

 

                                           孤男寡女意安排,胜过烈火遇干柴,

                                              情欲难控偷禁果,晕得死去又活来。

 

    却说钟情对肖岗说:“有个朋友想见你一面,不知你意下如何?”肖岗略思片刻说:“咱们弟兄刚见面,很多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呢,外人也插不进嘴。”“好吧。---你怎么来广州市的?”

 

    肖岗与钟情哥儿俩天南海北地侃了一阵。肖岗突然想起了什么,急着说:“光顾高兴了,忘了告诉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徐来兄从美国回来了,”正说着,小客厅的门开了,“钟兄有客人,也不给我介绍一下。”一个身着白色日本和服、个子矮小而又结实的人笑着边说边走了进来,他带着副眼镜,蒜头鼻下的仁丹胡,特别眼晕。

 

   钟情见状马上说:“让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三弟肖岗,目前在吴洪亮的厂子里屈居副经理之职,这位是我的日本朋友渡边,目前在日本军部担任要职。”肖岗和渡边互相“久仰”了一下,落了坐。

 

   中关热情地笑着说:“肖先生是钟先生的盟弟,我和钟先生是多年的好友,咱们二人也应该是朋友。我听说肖先生是把好手,刚来广州市就把吴先生的纺纱厂治理得有声有色。在下设了一顿便宴,还请肖先生伉俪赏光。”肖岗迟疑了一下,郑重地说:“承蒙长官抬爱,本应遵命,但肖岗正处在非常时期,厂里开会还在等着我,因突然接到情况,说是妻子遭绑架,这才请假出来,云经理还要派人过来给我解围。这样吧,等我回厂把事处理完,由我做东,到时还请长官和我大哥光临。”“看来肖先生是不肯给鄙人这个面子的喽?”中关皮笑肉不笑地说。“好了好了,我替肖岗应下了。”钟情感到有些僵,赶紧打圆场,回头又劝肖岗:“天色已晚,你回去也来不及了,这样吧,我马上派人通知一下厂方就是了。”

 

    肖岗见状,只好说:“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让长官费心了。”“请!”中关鞠躬九十度,肖岗也招了一下手说:“入席吧。”肖岗携夫人王金凤向饭厅走去。饭菜是典型的日本料理,日本清酒、生鱼片、寿司等饭菜摆满一桌子,旁边还有四个日本女舞伎在日本乐曲声中翩翩起舞,两位日本侍女跪在席上频频筛酒。

 

    中关一边劝酒一边说:“我们伴着优美的轻音乐跳一会儿舞吧。”说着,两个日本舞女分别到桌旁邀请肖岗和钟情,中关恭敬地向王金凤鞠躬,邀请她跳舞,王金凤看了一眼肖岗,边起身边说:“对不起呀中关先生,我不会跳。”“没关系。”中关说着,就将王金凤拉进舞池跳起来了。

 

    两个妖艳的日本舞女分别依偎在肖岗和钟情的身上,贴得紧紧的。肖岗的舞伴几乎瘫软在他的胸前,就像泡泡糖粘上一般,闻到浓重的脂粉弄得肖岗有些透不过气来。

 

    中关的个头儿只到王金凤的耳朵,他紧抱着王金凤的腰,向上一蹿一蹿地,他被王金凤的淡雅的美给迷住了。“王女士真是中国女人中最漂亮最魅力的,”中关小声称赞着王金凤,“谢谢。中关先生过奖了。”王金凤有礼貌地应付着,听着王金凤悦耳的声音,中关更加陶醉了……“您有时间的话肯赏脸单独接受我的邀请吗?”“对不起,我有些累了。”王金凤边说边挣脱中关的纠缠,此时音乐刚好停止,大家有礼貌地鼓掌后坐回原位。

 

    中关为王金凤对他的邀请未置可否感到很尴尬甚至有点恼怒,喝了两杯酒,中关又耐着兴子假装高兴起来说:“我很欣赏中国的诗词,特别是曹植的诗,迷人之至。”中关说完,就从桌旁放字画的器皿中抽出了一卷裱好了的宣纸画,“这是我抄下的《美女篇》。”说着展开宣纸画朗读起来:“‘美女妖且闲,采桑歧路间’。肖兄,下边两句是什么?”“‘柔条纷冉冉,落叶何翩翩。’”肖岗机械地答道。“‘攘袖见素手,皓腕约金环,’肖兄接下两句。”中关又让肖岗接。肖岗说:“‘头上金爵钗,腰佩翠琅玕。明珠交玉体,珊瑚间木难。罗衣何飘飘,轻裾随风还。顾盼遗光彩,长啸气若兰。行徒用息驾,休者以忘餐。借问女何居,乃在城南端。青楼临大路,高门结重关。’下面请长官接着读吧。”肖岗一口气背了14句后,突然让中关接着读,中关,吓了一跳,已找不着地儿了。肖岗笑着说:“该罚中关先生一杯了。”中关高兴地说:“佩服!佩服!该罚,该罚。”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中关用毛笔在端砚上蘸了几下,匆匆地写了几个小字后,盖了自己的印章,用嘴吹了吹,待字体上的墨汁干了,中关将宣纸双手举起说:“不知肖先生肯笑纳否?”肖岗心急如火,没有心思谈诗论词,只是应景道:“谢谢长官的墨宝。中国有句俗语,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抄,熟能生巧。”

 

    停了一会儿,中关郑重地说:“如果肖先生愿意与我们合作,我将非常荣幸。比如请你主持我们所有的纺纱厂,由我任董事长,肖先生任总经理,待遇比你在吴家高两倍。肖先生肯屈尊吗?”肖岗暗暗吃惊,一下子提高了警惕。

 

    肖岗假装醉了,硬着舌头说起醉话:“多谢多谢,我初来乍到,很多事我还要通过钟兄向你请教,谢谢你的款待。我不胜酒力,时候也不早了,我和妻子要先走一步了,咱们后会有期,告辞。”肖岗说完,晃着身子,带着王金凤离开了花园街18号。

 

     中关与钟情送客回来后才发现,《美女篇》并没被肖岗带走。中关生气地说:“你的盟弟不识抬举,不愿与我们合作。”钟情笑着说:“你没见他已经醉了,我知道他的酒量。”

 

    吴老爷一直关心着肖岗,但却被人告知,肖岗伉俪在日本军部接受司令的款待,心里不快,他给云环来电说,免去肖岗的副经理和队长的职务,任命肖岗为广州市吴氏三个纺纱厂的稽查总长,薪水加一倍。肖岗一听云环的宣布就明白了,吴老爷对他与日本军部接触产生疑心了,肖岗苦笑不已。

 

    肖岗十分清楚,三个吴氏纺纱厂各自都有一个厂稽查队和队长,各自管好自己厂的事就行了,根本用不着再设个稽查总长,他这是明升暗降。干了约一年的光景,肖岗向云环提出辞呈。

 

    辞呈称:“云总并转吴董:承蒙错爱,委余重任,实乃万幸。自上任始,不敢懈怠,深入车间,明察暗访,制订新政于前,略见成效于后。些许小绩,惊动天庭,竟倍加赞许,升职加薪,无以复加。肖本不才,受宠若惊,羞愧难当。

 

    近闻家严偶感风寒,一病不起。游子离家年余,思乡之情,难以自抑。再者,肖才疏学浅,难当缉查总长之重任,故而请辞,回归故里。知遇之恩,容当后报。学生肖岗上年月日”

 

    云环阅后不准,她把肖岗约到一个咖啡厅。

    广州市的咖啡厅都比较昏暗,每桌点着蜡烛,肖岗与云环隔着个桌子面对面地坐着,谁都不想先说话。服务生过来招呼:“两位想用点什么。”云环说:“先上两杯咖啡。”肖岗马上接上说:“一杯咖啡,一杯果汁。”云环感到奇怪,心想,来到咖啡馆不喝咖啡,难道还有什么奥秘?

 

    烛光中,云环显得楚楚动人,着装大方朴素,大家闺秀的气质,平时少言寡语,但关键时却句句中的,肖岗记得当年在八国饭店初次见到云环时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云环端着一杯咖啡,边用小匙搅拌着咖啡中的方糖,边若有所思地喃喃:“刚来就想走,壮志何时酬?人称一条龙,我看不如狗。”“你说什么?!”肖岗听了很不受用,大声问云环,“你竟敢骂我不如狗?”云环见自己激怒了肖岗,马上道歉道:“对不起,我一下子说走了嘴,其实人各有志,何必勉强呢?只可惜让日本人阴谋得逞了。”“此话怎讲,愿闻其详。”肖岗试探着问道。云环狡猾地笑着说:“你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和吴建军也曾费了功夫想把纱厂搞好,但始终不见成效。你这次来,给我帮了很大的忙,出手就抓住要害,当场立了几条规矩,厂子马上见到起色,这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我公公不糊涂,当然很欣赏你。但是他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听说你和日本军部的头头称兄道弟,大摆酒席,这能不引起他的疑心吗?日本人对付你是能撵走就设法撵走,撵不走就拉,为我所用,用不了,就铲除。你打给我辞呈书,想一走了之,这不是正中日本人的下怀吗。”肖岗喝了一口果汁润了润喉咙,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后接着说:“要不是我盟兄钟情从中斡旋,王金凤肯定遭斧头帮的绑架,与日本人吃酒不等于投靠。如果吴老爷对我连这点起码的信任都谈不上,我呆在这里又有何意义?我也出来有近一年了,借此机会回九龙一趟,去意已决,你就别拦我了。”云环见说不动肖岗,就说:“好了,咱们不提不愉快的事了。我问你,你为什么不喝咖啡?”肖岗见云环提起咖啡,就笑着答道:“说来惭愧,咱乡下人不像你们城里人,我喝不惯咖啡,对咖啡过敏。”云环听了笑了起来,“当年咱们在八国饭店初次聚会时我亲眼见你和小洁妹正喝咖啡。这样吧,咱们喝点酒吧,也算是为你饯行。”说着,云环掏出张大票放在桌子上,手挎肖岗的胳膊走出咖啡厅。

 

    他们来到广州饭店云环的客房。从客房的里屋走出一位女郎,肖岗一见大吃一惊,原来是他的九龙酒吧职工吴海燕。云环告诉肖岗,为了留住他,云环花重金从九龙聘来吴吴海燕小姐做他的秘书。云环要了一桌西餐,威士忌酒。云环、吴海燕与肖岗轮番把盏,刀叉并用,喝了个痛快。一会儿,云环借故出去了。吴海燕笑着说:“你是个身大力不亏,胆小如耗子的人,哈哈。”肖岗借着酒力,一时兴起,将吴海燕小姐抱了起来,吴海燕开始弄得挺不好意思,一会儿也主动地搂着肖岗的脖子,与肖岗接吻,肖岗将吴海燕放到床上开始了狂吻…….

 

    吴海燕对着肖岗的耳朵浪漫地说:“我就是当年给你稀饭的那个女孩,我在你家中发现了我的碗。”听到这话,肖岗感动得落泪了,他情绪上来,更为猛烈的翻腾起来,吴海燕口中发出从未有过的淫叫声……,长时间的互动,吴海燕已经疲备不堪,她开始求饶,初为悄悄求缓声,后为切切求免声。

 

    吴海燕醒过来已是第二天下午三点。摸一摸床,旁边空无一人,想一想昨晚发生的事,心里又羞又美,肚里有些饿,但混身像散了架,一动不想动。那么多年从来也没有像昨晚那么尽兴、那么深沉、那么舒服、那么甜蜜。吴海燕这才发现,原来在这个神秘的王国里,还有许多不为人知、只为人觉的极其幸福的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角落。

 

    云环到厂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肖岗。但得到的消息是肖岗早已带着王金凤离去。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为留住肖岗,云环不惜花重金请来吴海燕作赌注,却仍然输了。拿着肖岗的辞职信,想着肖岗的好处,云环难过地哭了,哭得特别伤心。

 

正是:疑心生暗鬼,屈杀有才人。

 

                          《欲知肖岗此去何往,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