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魂断鹏城》百集长篇小说(连载三十)  

2008-06-30 13:57:20|  分类: 雨思(原创)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汉卿  李雨思 /著

第三十回:王金凤严惩泼妇……

 

  娘家兄嫂受人磨,回乡严教狠泼妇。

                                         教子无方动家法,每回总是有护人。

 

    却说二姐肖兰嫁给赵涛后,小两口的日子过得还挺甜蜜。肖兰和赵涛对收养的孤儿李华和李进视如已出。赵涛供他们上学。几年后肖兰为赵涛生了三女一子。

王刚和汪云成家了,却没生个一男半女,他们两家人仍然来往密切;经王金凤说合,把她大哥王义怀的三女儿王晓红嫁给了李进,李进为人精明,善良,比肖朋小几岁,家门口即使来个要饭的,不管男女,他都给块干粮,还语重心长地问人家从哪儿来,家里几口人,受灾情况怎样等等,连王晓红都嫌他烦。后来赵涛给李进在港务局找了份工作。

 

    王中坚的大儿子王义怀已是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的爸爸了,他的儿子王贤美从小基本上长在姑父肖岗家,与肖朋关系最好。小哥俩最爱吃豆浆,赵涛知道了,特意将家里的小磨让人给送到肖岗家,赵涛说,这小磨可是将来李华嫁给王贤美的定情物。肖岗一见小磨高兴得有空就亲自磨磨,雪白的豆浆从小磨中间溢出。小磨用了多年后,因有个木制导坏了,不能磨了,这才把它丢到了一边。

 

    大了后,王贤美长成一个白面书生的样子。在爷爷王中坚、父亲王义怀的张罗下,娶了肖兰和赵涛收养的女儿李华为妻。

 

    李华虽有几分姿色,但为人狠妒。成家后,李华管着王贤美,连王贤美与王贤龙的妻子柯菊说句话都不行,王贤龙得了痨病,丧失了劳动能力。一次,王贤美帮弟弟王贤龙干了点力气活,王贤龙家牲口圈的屋顶有些漏雨,王贤美到他家搞好了灰,磨了磨牲口圈的屋顶,他累了一身汗。柯菊请哥哥到正屋吃中午饭。王贤美进屋后,只见弟弟王贤龙躺在里屋炕上,已瘦得皮包骨了,还不停地咳嗽。“哥哥来了。”王贤龙有气无力地向王贤美打着招呼,并要坐起来,王贤美忙说:“不要动了,我来看看你,我得走了,你嫂子还等着我吃中饭呢。”说完,他和柯菊打了声招呼,就急忙回家了。

 

    李华听说此事后大怒,当天晚上,她打了王贤美一顿,还逼着王贤美跪在搓衣板上。特别是对待爷爷王中坚、公公王义怀,她不给好脸,不给好吃的。不久,王中坚和夫人王徐氏、王义怀的妻子相继被气死了。

 

    一天,王义怀突然出现在肖家的门口,被万玲玲碰上,万玲玲把王义怀扶到中堂,肖岗和王金凤闻讯从外面赶回,看见王义怀破衣烂衫的,脸色蜡黄,胡子挺长,王金凤赶紧做细面条汤,烧了两个荷包蛋,王义怀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王金凤问起大哥的近况,王义怀只是流泪说起李华的为人,怎么虐待公公、气死爷爷和婆婆等劣迹,把大家气得要死。但说起怎样惩罚李华时,王义兴、王晓红都退缩了,拿不出一个好办法。只有姑姑王金凤不动声色地说:“这事交给我办吧。大哥,你先住些日子,等养好身体,我陪你一起回去。”

 

    这天,风和日丽,王金凤陪着大哥王义怀回老家了。到家后,王义怀迎面碰上儿媳李华,李华一边撕着王义怀的胡须使劲煽了一个耳光一边破口大骂:“你这个老不死的,这些天你到哪儿闯丧去了,你还有脸回来呀!”猛一抬眼,李华发现姑姑王金凤出现在公公后边,赶紧放了手并改口说:“姑姑来了。”王金凤二话没说,上去就是一个耳光,打得李华转了个圈儿,王金凤说:“来人,把她给我扒光绑了。”在王义怀家打工的小老舅刘应华和王成早就伺候在王金凤的左右,听到命令,两人上去三下五除二就把李华扒得只剩下红兜肚和短裤衩,半个臀部露在外边,并用绳子将李华绑了起来,吊到存粮食的大屋梁上。王金凤说:“给我打!”刘应华和王成每人手拿一根赶马的皮鞭,说:“少奶奶,我们是奉姑奶奶的命行事,别往心里去。”说完狠抽到李华的身上,李华杀猪似地叫喊讨饶:“姑姑饶命!再也不敢胡为了。”王义怀站在王金凤旁一个劲地替李华求饶,王贤美吓得直哭,跪在地上向王金凤求饶。王金凤说:“我这一次就让你记住。别以为老王家好欺辱。为给她留下个念想,应华!”刘应华停止抽打答应着,“去把炉子抬过来!”刘应华和王成跑进厨房,把做饭用的大火炉抬进来。王金凤说:“把她的四蹄反绑,吊得高一些!把炉子放到她的下边烤一烤。”刘应华依令行动,李华被脸朝下反吊在上面,脸和前胸、肚皮等都在烘烤的范围之内,不一会,伤口都被烤干了,李华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多少年后一提起大姑王金凤,一看见自己的伤疤,李华还心有余悸。从此,李华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了。

 

    肖朋比汪云小几岁,有事没事肖朋总去找王刚玩,顺便接近汪云。一天,王刚出车为梅大夫医院拉药品,肖朋乘机来找汪云,汪云每每接待他,完全是看在肖岗的面子上,这次汪云发现肖朋没安好心,就提高了警惕。果然,肖朋见机会到了,猛上前将汪云抱住就亲,汪云双手使劲推着肖朋的下巴不让他亲,一边大声喊:“来人哪,来人哪!”肖朋一只手搂住汪云的腰,另只手从裤袋中掏出一条手帕急慌慌地将手帕塞进汪云的嘴里,汪云趁机咬了罗山的手一下,肖朋疼得大叫,搂着汪云的手也松开了,汪云马上从线簸箩里拿起一把剪刀,她把剪刀尖朝着自己,吓得肖朋赶紧说:“别、别、别、我走我走还不行吗?”说着灰溜溜地跑了。汪云掏出嘴里的手帕,口中干吐了几下才好一些,气得汪云哭着,她拼命地剪着那条手帕。

 

    肖岗得知此事后,将肖朋叫到中堂,让肖朋跪下自己掌嘴。肖朋跪在那里,用两只手轮番轻轻地抽自己的双颊,嘴里说:“我不是人,不该欺辱父亲的心上人。”肖岗一听急了,大声骂:“你这个小混蛋胡说什么呢?汪云怎么成了我的心上人?”肖朋边叩头边说:“父亲息怒,听儿慢慢道来。如果汪云不是您的心上人,为什么您不把她许配给我?请爹爹明示。”肖岗听了气不打一处来,上到肖朋脸前说:“汪云比你大10来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你是肖家大公子,难道咱家穷疯了,初婚连个黄花大闺女都娶不起?你真混呀。爸爸管你是为你好,怎么连我也挂上了?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记不住的。来人哪!家法伺候!”

 

    王金凤心疼肖朋,但又惹不起夫婿肖岗,只好一边悄悄让万玲玲去找婆婆梅夫人求救,一边自己出面哭着拦下肖岗说:“儿子知错了,就饶了他这一回。您要是把他打出个好歹,我将来靠谁呢?”肖岗听了大怒,吼着说:“孩子变成这样,都是你们平时惯得没边,否则这等下三滥的勾当也做得出吗?”他把夫人王金凤推到一边,举起家法狠狠地打在肖朋的臀部上。“哎哟!”肖朋没命地大声喊。肖岗正要再打第二下,王金凤抱住家法给肖岗跪下了,说:“我惯坏了孩子,要打就打我吧。”正闹得不可开交,就听门外万玲玲喊:“母亲来了!”原来梅夫人在外面与人打牌,听万玲玲说肖朋被打,她马上放下牌,被万玲玲扶着回到了家。“你先打死我再打他!”梅夫人一边大声颤抖地喊,一边被万玲玲扶进屋。肖岗见梅夫人驾到,赶紧放下家法,王金凤抱着家法扶起肖朋在一边哭泣,肖岗恭敬地上前搀扶梅夫人说:“儿子教训肖朋也是为他好,怎敢惊动母亲,儿子承受不了您刚才说的话。”梅夫人恼怒地说:“我说句话你就承受不了,你那么下狠手打肖朋,他就承受得了了?还不快走!”肖岗只好怏怏地走出去了。

 

    肖志刚闻讯抱病来看大孙子。梅夫人把肖朋拉到自己屋里去了。梅夫人对肖志刚说:“回想一下,真像是演了一出红楼梦的宝玉挨打。只是肖朋不像宝玉挨得那么狠,也没有林姑娘宝姑娘来看望而已。”王金凤和万玲玲都偷着笑了,王金凤说:“还不是您来得及时,否则还不知打成什么样呢。”梅夫人笑着说:“你还说,你就是那位王夫人。”说得大家都笑了。

 

    肖岗和王金凤、万玲玲商议:“肖朋快成人了,中学也毕业了,总这样下去肯定要出事的,干脆我负责给他找份事由,先拴住他,能挣几个算几个,你们赶紧给他说门亲吧。你们俩想想,物色个合适的人家。”

 

    这天,九龙酒吧的伙计小二急着找到万玲玲,悄悄地告诉说,罗小东到酒吧大闹大吵,让肖家管一管肖朋,说是肖朋把罗小东的兔子名叫罗林的给挖走了。所谓兔子是当时对男妓的一种代称。万玲玲没敢将此事告知夫婿肖岗,自己随小二去了九龙酒吧。罗小东正在不依不饶,指天画地与王义兴交涉,一见到万玲玲罗小东老实了,只是对万玲玲说管管肖朋。万玲玲问罗小东,肖朋现在哪儿,罗小东告诉了地址后,万玲玲带着王义兴、小二等人去找肖朋了。

 

    坐车来到一个写着“峡谷堂相公下处”招牌的建筑,万玲玲问清了门房后直接闯入,只见一位长得很像少女的男青年迎了出来,万玲玲问:“你是罗林?”男青年点头,“肖朋呢?”万玲玲问。罗林不答,万玲玲命令着王义兴和小二:“给我搜!”王义兴和小二翻遍屋子也没见人,万玲玲发现,屋里的那张床微微地颤动,便大声喊:“床底下的出来!再不出来就放火烧了。”“别烧别烧。”说着肖朋从床下狼狈地爬了出来。

 

     在家里,肖朋被奶奶梅夫人惯得天不怕地不怕,但不知为什么,肖朋最怕万玲玲二娘,此前,肖朋正搂着男妓罗林在兴头上,突然听到万玲玲的声音,吓得连滚带爬轱辘到床底下,大气不敢出,却不由自主地抖起来,而且越抖越厉害,直至被二娘捉住。万玲玲说:“王义兴和小二将肖朋捆上,放到麻袋里,打一顿后扔到珠江河里去。”

 

正是:接二连三出庇漏,隔三差五闯祸根。

 

                《欲知肖朋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