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 《魂断鹏城》百集长篇小说(连载七)  

2008-06-03 12:06:47|  分类: 雨思(原创)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汉卿 、李雨思 /

           第七回:遭劫失爱女……

 

               朔风伴我九龙行,夜半遭劫无问津。

             幸运遇到小鞋匠,梅携雨露点点恩。

 

          却说王中坚正柔情似水,心似脱缰野马,无可抗拒的驰骋,随即耳听一声呼唤,美梦惊醒,满头的思绪即刻嘎然而止。他得知有人找肖家,身上的酸痛一扫而光,精神为之一振,顿觉抖擞,也不顾生病,自告奋勇为王刚带路,箭步登上马车,带着二儿子王义兴,找到大鹏李家。

 

   深圳初冬的早晨,蓝天碧水衔青苔,白云朵朵袅升开,晨羲瀑布连环绕,娇阳普射近楼台。肖岗与王义兴依依惜别,悦萌告别了哥哥李金强和王中坚,带着四个孩子和行李,坐着王刚的大篷车便上了艰难的寻夫之路。

 

   王刚一边赶车一边高兴地压着女腔顺口哼着家乡小调《走西口》:

       “哥哥你走西口,

       小妹妹我实难挽留。

       紧紧拉着哥哥的手,

       送哥送到大门口……”

    孩子们随老王的莫名其妙的音符逗得前仰后合笑口难抑。

    氛围的感染此时的悦萌也诗兴大发,教孩子们朗读她的新作。

……

 

     饥餐渴饮,晓行夜宿,开始还挺顺利。没料到这天寒流突袭,天气恶变,大雨倾盆,狂风大作。王刚驾车顶风冒雨,艰难地行驶着,傍晚时分却未能抵达原定的客栈,只好在乡村野外的小野店屈栖了。

 

    子夜时分,人们睡梦正酣,悦萌忽然被人喊马嘶声惊醒,“抓贼!抓贼!救命!救命!”声声凄惨,吓得她浑身哆嗦,不敢动弹。一直等到没有动静了才敢出来,其他旅客也都陆续出来了,有的喊,钱被抢了,有的说,女孩子丢了。肖李氏暗暗念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但回到屋里才惊现二女儿肖兰也不见了!再找王刚,王刚和马车也不见了踪影!泥土路基中,伴随着杂乱无章的马蹄声,两条平行的依稀可辨的大马车辙伸向漆黑的远方……

 

    悦萌和孩子们抱头痛哭,旅店老板娘过来相劝道:“大妹子别哭了,想办法要紧,最近地面上不太平,出了一伙山贼,--不知您这是要投奔哪儿呀?”肖李氏一边哭一边说,是去九龙城的美国营盘,一边向怀中掏肖志刚的信,这才发现信不见了!钱袋也没了。肖李氏一着急,就昏过去了。大家赶紧抢救,忙乱了一阵,肖李氏才醒来,老板娘劝道:“九龙城的美国营盘是个大地方,好找,不过离这里还有近百里的路程。你的盘缠也丢了,我给你拿点钱,不多,只够路上吃的。”说着,她从柜台上拿了一串铜子儿交给了肖李氏。肖李氏哭着谢过,带着孩子们上路了。

 

   雨稍息,风也顿去。她们艰难地行走着。没走多远,肖李氏的缠足小脚疼了起来,走不了了。肖岗虽然年岁小,但人长得又高又强壮,他把行李分作两份,让姐姐肖红背一包,妹妹肖晓燕背一包,自己背起母亲快步如飞地走了起来。

 

    因为是阴天,晨起时亮得很晚,东方出现鱼肚白时仍旧看不清远方的景色。一片暗白,肖岗已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田。他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地行进着,两个小姐妹因拖着一些厚重的行李,走得慢被落下好远。母亲说:“儿呀,歇一歇吧,别把你累坏了,再说你姐姐和妹妹也跟不上了。”肖岗把母亲放下,自己已觉满身大汗,等姐姐和妹妹走到跟前,肖岗突然间想起什么,他捧起一捧黑土,在手中搓了搓,分别向母亲、姐姐和妹妹脸上抹了抹说:“再遇到坏人就不怕了,他们不会抢又脏又丑的女人。”母亲一听马上弄黑泥往脸上抹了起来,两个小姐妹也学着妈妈的样子抹了起来,一下子变成了三个花狗脸。

 

    肖岗歇息了一阵,又背起母亲艰难地出发了。就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这时天已大亮。肖岗感到饥肠辘辘,两条腿像灌了铅般,每迈一步都很艰难。他背着母亲也能感觉得到母亲的肚子咕咕叫,两个姐妹不用问,肯定也饿得要死。刚好不远处有个小村,村口有个麦场,堆放着几个头上载着帽子的大草垛。肖岗到草垛旁放下母亲,他从草垛里抱出一些草,让母亲和姐妹坐下休息,然后走到路旁的树边掰下一根树枝,把细枝打掉,快步走进村,到一家门口,肖岗一只手拄着树枝,一只手抚着大门框,有生以来头一次以讨饭者的身份喊了起来:“给点吃的吧,大爷大娘!救救急吧,大爷大娘!”这时从院内蹿出一条大黄狗对着肖岗狂吠,肖岗拿树枝赶走黄狗,这只黄狗奔跑了几步又蹿回来,又对着肖岗狂吠。屋门开了,一位中年妇女走了出来,手里拿了两个干高梁面的饼子,后面跟着一位小姑娘两手端着一个大兰花碗,碗里盛着黍米稀饭,她向肖岗走了过来。“大黄,不要叫!”小姑娘对着黄狗喊了一声,那狗果然听话地不叫了,并摇着尾巴跑到了小姑娘的身后。她们见肖岗又高又壮,那位中年妇女生了气,说:“你那么壮实的汉子,不出力干活,却学着要饭,没出息。”肖岗走上前去向她们作揖,恳求道:“我娘和两个姐妹在麦场上正饿得发昏,走不动了,我们是正经人家,投亲遭劫,还走失个妹妹,车和车夫也没了,实在没办法才走这一步。”说着,肖岗落下了眼泪。那个妇女被感动了:“既然是这样,快些把你娘接进来!”“嗯,我替我娘谢谢您,接进来就不必了,太打扰了。”说着,肖岗把树枝夹在腋下,一只手从那位妇女手里接过干粮,另只手从小姑娘手里接过那一大碗稀饭,只见那位白白净净的小姑娘长着一双含情脉脉的猫眼,肖岗心里爱慕,虽没敢细看,但这双美丽的猫眼在他的脑海里很长时间难以忘怀。他转身向麦场奔去。那位中年妇女高声喊:“碗不要了!”

 

    肖李氏饿得两眼冒着金星,她看见儿子,一高兴,又昏过去了。肖岗把干粮递给姐姐后,他蹲下喂着母亲稀饭。一会儿肚里有了食,肖李氏醒了过来。肖岗将干粮分成四份,娘儿四个美美地吃喝完毕,肖岗把大兰花碗底都舔干净了。

 

   肖李氏娘儿四个一路上要着饭,终于来到了香港九龙市,那一串铜子儿一个也没动。

 

    多年以后,肖岗的日子好过了,找了个机会带着夫人王金凤和儿子肖山坐着王刚的马车沿着自己讨饭的路往回走,想再找到那个麦场,那个村庄,那户好心的人家,那位义赠给他们铜钱好心大娘和那个长着一双含情脉脉的猫眼的小姑娘,以及出事的小野店。可怎么找也找不着了,哪里还有踪影。只有沿途的败瓦、颓墙,荒地、坟场,满目苍夷。肖岗遗憾的带着家人下车朝着南方,叩三个头。回家后将那个大兰花碗和那串铜子儿供在祖宗牌位旁边,这是后话。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肖李氏和孩子们来到香港九龙市京华路美国营盘距大门口旁边约十米的边道上站住了,典型的四个叫花子。

 

香港九龙的京华路是个近南北方向的不太繁华的街道,新建的美国营盘坐落在路东,大门紧闭,大门上的小门半掩,门边有个绿色的岗亭,一个美国大兵荷枪实弹来回踱着。

 

    肖岗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路对面有个鞋匠摊,他让妈妈和姐妹们等一下,就横穿马路走到鞋匠跟前。“鞋匠大哥借个光,”他小心地陪着笑说道。埋头缝鞋的人抬起头来,肖岗这才看清,鞋匠约十二、三岁,穿一件褪了色的,经过改缝的美式旧军服,黑头发,洼眼窝,兰眼睛,高鼻梁,厚嘴唇,中分头,白皮肤,瘦骨嶙峋好像几天没吃饭的样子。“小子,你有什么事?”鞋匠边问边打量着肖岗,“这小子虽然是要饭的,却长着一个上人见喜的脑袋瓜儿!”鞋匠思忖着眼前的肖岗。肖岗赶紧把事情原委简单向鞋匠述说了一下,鞋匠仔细地听完后,马上把手中的活计放到一旁,站了起来说:“你跟我过来。”鞋匠带着肖岗穿过马路,来到站岗的美国兵跟前,“哈喽!”鞋匠向美国兵打个招呼,并用流利的英语与美国大兵攀谈起来。

 

   肖岗正发怔,鞋匠已经与美国兵道别,带着肖岗来到肖李氏跟前,见到三位花脸,小鞋匠忍不住笑了,说:“美国佬告诉我,中国劳工都在军官别墅工地,”鞋匠边说边上前扶起肖李氏,“您们放心吧,我带路决不会错。”肖李氏虽然很累,但仍感激地说:“耽搁了师傅的活计实在于心不忍,师傅贵姓?”“您快别这么客气,”鞋匠赶紧答道,“免贵姓徐,名叫徐来。您就叫我小徐吧,我很喜欢您的少爷。”徐来说完就带着肖李氏娘儿四个朝南走了约一里多地,在路西处见到一个很大的建筑工地。

 

    此时小徐打听到了一个坏消息。工地的美国兵告知徐来,所有中国劳工都不在了。

 

    肖李氏一听就一屁股坐到行李上,孩子们也都慌了神。肖岗把小徐请到一旁说:“能不能帮我们先安顿下来?”小徐用手挠着头皮想了想说:“有了!我有个朋友的父亲就在这附近开了个大车店,我先带着你们去找他吧!”

 

    没走多远,见路西有个“天时大车店”,小徐领着肖李氏一行,在车店的门房招呼声中让进了门房,如入无人之境:“快把你们的大少爷钟情请出来!”一会儿,跑来了一个约十四五岁的高个儿白净后生,见到小徐,又见小徐身后还有几个花脸狗儿,表面上非常高兴,“恭喜发财,”边笑着说,“哪阵风把贤弟吹来了?”然后又小声对徐来埋怨:“怎么还带来了那么多的要饭的!我这里又不开粥厂。”徐来说:“钟兄,我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我的朋友肖岗一家远道寻亲不遇,暂时搁浅,看在我的薄面上,你给安顿一下,行不?”

 

    正是:在家再苦千日好,出门在外一时难。

 

                                           《欲知钟情将如何答复,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