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 《魂断鹏城》百集长篇小说(连载十一)  

2008-06-07 07:49:54|  分类: 雨思(原创)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汉卿 李雨思 /著

第十一回:友霸朋妻……

 

                                                         分别数载今团圆,子被绑架妻銮癫。

                                                          友妻梅芳够娇美,花心雄起乱极端。

 

    却说罗小东被郑二妹制服,没办法,只好从自己的小手指上摘下梅芳的钻石金戒指交给了郑二妹,郑二妹接了钻石金戒指才放开手说:“快滚!别让我再看见你,没用的东西!”罗小东嘻皮笑脸的说:“嘿嘿,傻娘们,你看我这东东多棒啊,都将你拿下了,你咋还说我的东西没用呢?真是的,下次还来耶!”说着,罗小东下意识的又将小弟弟隔着外裤抖了一下,戏给郑二妹瞧。“刚才咋不捏死你”郑二妹狠狠的说。“耶哈!傻不傻?捏死了我这没用的东东,你的洞洞谁来填满呀”只见郑二妹拿起门边的埽把朝罗小东掷去,罗小东边跑边挡,嘴巴又戏:“哈哈!好了好了,不激你这母老虎了”说着他一溜烟跑出了郑二妹的家。

 

    苍天不负苦心人,托拉和梅芳分别十几年的一对夫妻喜得团圆了。

 

    托拉把梅芳和儿子徐来接到军官别墅。托拉做梦也没想到会在香港九龙城能找到自己心爱的人,还有一个大儿子,一个完整的家,一个温暖的家。他从心里感谢好友肖志刚,是他把肖志刚视为知己,和他无话不谈。他们互相切磋棋技,谈读书心得,吃香港九龙城最好吃的面茶。梅芳和悦萌两位女眷的感情也日深义厚,走得挺近,而且越来越离不开了。她俩在一起吟诗作赋,泼墨涂画,高兴起来饮酒舒怀,偶尔喝得酩酊大醉。

 

   一次醉后梅芳对悦萌说说:“我儿子曾被绑票,我用两根金条才把他赎回。”肖李氏一听大吃一惊,马上问梅芳:“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梅芳笑着说:“大约在一年前,他们让我到罗湖桥,后被一位摩登带到一个四合院,见到绑匪的头。他说,我儿子欠他们两年的保护费,得值两根金条,否则,那贼让我陪他睡一宿也行。”悦萌暗暗记下,她马上回家将此事告诉给了肖志刚。

 

    肖志刚根据保护费这一线索,断定这批人肯定就是附近的帮派。他下决心顺藤摸瓜找到这些人,不久他找到了线索罗爷。这位罗爷在《怀春茶馆》与他会面。肖志刚来到怀春茶馆,上楼一见,什么罗爷,原来就是他当年教过的顽皮学生罗小东。罗小东一见肖志刚,立刻站起来双手合十地拜:“不知是我的启蒙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肖志刚开门见山地说:“罗小东,有一事我要是不点透,将来你会吃亏的。”罗小东听属下说,有一位书生非要见他不可,说有非常重要的事相告。“什么重要的事让他冒死来见呢?”罗小东这才约见肖志刚,“什么事,你说吧。”肖志刚说:“据可靠消息,一年前你曾策划绑架美国营盘对过摆摊的小鞋匠。并从他母亲那里讹去两根金条,有无此事?”罗小东一听吓得脸变了色,突然站起来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肖志刚的嘴不让他再说。罗小东失态地大吼:“胡说!来人,把这个混蛋赶走!”肖志刚哈哈大笑,说:“看来你是不想活了!我本想给你指条活路,既然这样,那好,我走。”说着转身就走。“回来!”罗小东听了肖志刚的话,忽然迫不及待地要留下他。肖志刚坐下了。罗小东对手下人说:“你们先退下。”大家犹豫了一下,都下楼了。罗小东马上变了一付面孔,谗笑着对肖志刚说:“请先生教我。”肖志刚说:“我刚说的事你做过没有?”罗小东支支吾吾地说:“哪里,那都是我管教不严,手下人胡闹出来的。”“你还嘴硬!明明是你本人看上了梅芳的姿色,以绑架她儿子相要挟。是也不是?”罗小东一看没办法,只好承认是他自己干的。肖志刚警告说:“你好大胆!你知道梅芳的丈夫是谁吗?他就是当今在任的美国营盘总头目。他知道这事后很生气,非要拿你不可。是我劝他压下了此事。你要明白我的用意。”罗小东一听,吓得自己尿了裤子,整个人瘫在了椅子上。他有气无力地喊:“来人哪!”一个随从闻讯上了楼,罗小东说:“你赶快回家取三根金条来,越快越好。去!快去!”

 

    肖志刚等了好一阵儿,只见罗小东派去的那小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奔上了楼,他从衣袋里掏出了三根金条交给罗小东。罗小东双手捧着三根金条毕恭毕敬地交给肖志刚说:“请先生转告美国人,不知者不怪。多出的这根金条,是我特意孝敬先生您的,一是感激您对我的提醒和暗中保护,二是还望您替我在美国长官那里多多美言几句。”

 

     肖志刚说:“你只要以后不做坏事,那就是对我的最大感激,我只拿两根还给人家,这根你收起来吧。”说完,他把那根金条还给了罗小东,转身下楼了。罗小东嘴里说:“不远送了,慢走。”心里却在想:“这个死倔头,书呆子,放着金条不要,你还想要什么?”

 

    晚上,肖志刚来到托拉家,托拉和儿子徐来都不在家。梅芳一人在家接待了他。梅芳为肖志刚沏上了龙井,端过盖碗茶放到了桌上。梅芳笑着说:“请用茶。”肖志刚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跑了一天,还真有些渴了。”说着,他左手端起盖碗茶托,右手拿起盖儿轻轻地用盖儿边刮着碗里的茶叶,小心地喝了一口,嘴里说:“好茶!”然后又轻轻地把盖儿盖好放到桌上。

 

    梅芳笑问肖志刚:“这么急匆匆地大驾光临,浑身上下又透着个喜兴气儿,一定有好消息告诉梅芳,是吧?”肖志刚听梅芳这么一问,心里痒痒得要命,他狡猾地笑笑说:“梅芳格格真是聪明透顶,什么事也瞒不过你的眼睛。确实有好消息上报格格。”说着,他从袖子里取出罗小东交给他的那两根金条亲手交给了梅芳。

 

梅芳见到金条眼睛一亮,她很受感动,收下了两根金条后,百感交集地说:“肖兄弟,还是你有办法,孙子兵法中说,兵不血刃,屈其志而胜之为上策。我谢谢你了。”“怎么谢?”肖志刚狡猾地笑着问。梅芳见状妩媚地笑着说:“请你们吃大餐,要不请你们看大戏。”肖志刚听了假装不高兴地问:“就这些名堂?我都不感兴趣。”“那你要我怎样?”梅芳走近到肖志刚跟前天真地问。肖志刚上前抱住梅芳对着她的耳朵小声说:“让我亲一下吧。”梅芳听后脸红了,她心里很喜欢肖志刚,但她一本正经地说:“这成何体统?绑票的曾说我要是没钱,陪他也行。你要亲我,这和他们有何不同?最好不要这样.”肖志刚紧紧地搂着梅芳小声说:“你怎么把我等同于那些下三烂呢?他们是不折不扣的臭流氓,我是从内心深处爱慕你梅芳,从打第一次见到你,我就五体投地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了,不瞒你说,我曾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要亲你一下。难道你就这么狠心,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吗?”说着,肖志刚又去亲吻梅芳,梅芳慌作一团,急促地扭动着细腰枝,躲闪着俏脸蛋儿,一双纤细柔软的手轻轻地推着肖志刚的下巴,嘴里不断地恳求着肖志刚:“求求你哥哥,饶了我吧,不要这样,不要嘛。”肖志刚躲开梅芳的双手,用嘴急不可待地去亲吻梅芳的小嘴,梅芳摇着头躲避,一个紧追不舍,一个躲躲闪闪,直到躲闪不及,梅芳的嘴被肖志刚的嘴捉到了,梅芳累得不再躲闪,她终于满足了肖志刚的追求。

 

肖志刚抱起了梅芳亲了又亲,梅芳除了和托拉有过肌肤接触外,长这么大也不知被心爱的中国男人亲吻是个什么滋味……

 

    结束后,梅芳就像刚昏过去的羔羊,一动不动地扒在床边上,两条腿软软地耷拉在床下。

 

    美事办完,肖志刚赶紧爬起来提起自己的裤子系好,找块布头迅速擦掉梅芳下身的液体,帮助梅芳穿好裤子,系好腰带。肖志刚刚要把布头扔向垃圾箱,只听外面虚掩的大门响,肯定是托拉父子从外边回来了,肖志刚想。肖志刚迅速地将布头塞进自己的袖子里,迎着托拉父子走了出去。

 

    托拉和儿子徐来进了大门,在院内昏暗的灯光照映下勉强能看清从屋里走出一个男人,徐来问:“来者何人?”肖志刚哈哈一笑说:“你连我都不认识了?”托拉一听马上说:“原来是肖兄,快随我进屋,我正要找你。”肖志刚又随托拉爷儿俩回到了屋里。坐下后,托拉高兴地问:“你怎么有空光临舍下?”肖志刚刚刚稳定了情绪,他说:“我办了一件大事,是来向你们说明的,没承想你和徐来都不在,正要走,赶巧你回来了。”托拉问:“能有什么大事?”梅芳在里屋,正急着梳理发髻,忽听肖志刚在外屋对托拉爷儿俩说他办了一件大事还要向他们说明,她吓了一大跳,以为肖志刚书呆子气发作,要把刚才发生的风流事向好友丈夫合盘托出。梅芳很快梳理好了发髻,急从里屋出来,只见她桃色的脸庞光彩照人。梅芳接过话茬儿说:“肖大哥给咱要回了那两根金条。”徐来一听高兴得跑到肖志刚跟前握着他的手问:“您是怎么找到那些坏人的?”托拉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他问梅芳:“到底是什么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肖志刚笑着说:“太晚了,有空让梅芳慢慢儿给你道来。你快说要找我何事?”托拉说:“我从我的朋友那里听到个谎信儿,说是很可能要调我回美国,到时万一是真的,我想带你们全家和我们一家一起去,你说好吗?”肖志刚一听未置可否地说:“到时再说吧。太晚了,你们该休息了,我就此告辞。”说完,肖志刚起身匆匆走了。出了托拉的家院,肖志刚这才感到浑身无力,两个手心全都是冷汗。想起刚才的事,肖志刚自己很惭愧,没想到做了半辈子的正人君子,到头来还是抑制不住美色的诱惑,干了对不起朋友的事。他扇了自己两个耳光,以示对自己的惩罚,再从袖中取出湿乎乎的布头,扔到了垃圾堆里。

 

正是:英雄难过美人关、要想自抑难上难。

 

                               《欲知肖志刚是否去了美国,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