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红梅令》长篇武侠小说连载(第二回)  

2008-07-17 07:43:07|  分类: 雨思(原创)武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回  红梅令主

 

           神龙帮是江北第一大帮,江北九省的镖师,护院,以及官府差役,捕快等大多都是出自神龙帮。帮主柯亨松在江北黑白两道都可算是泰山北斗,说一不二的人物,他一手创建的神龙帮在他的带领下,如日中天,短短十几年间竟一举跃为江湖中最具势力的三大帮之一,江湖中提起他的名字,无不悚然起敬。他能取得如今的成绩武功自是不弱,据说他的一双霹雳神斧使得出神入化,生平还鲜闻敌手,但真正使江湖豪杰望风而从,甘受驱弛的却还是他的人品。他待人宽厚,谦恭,仁爱,且胸襟坦荡,诚信无欺,大公无私,赏罚分明,礼贤下士,尤喜乐善好施,常接济一些穷困潦倒的江湖人。人们赞其有昔时圣贤周公旦的遗风。


  如今的柯老帮主已年近六旬,帮中事务早交给了手下两位副帮主以及五位堂主分别代为料理,自己倒落个无事一身轻,乐得清闲自在,在家颐养天年。事事顺心的老帮主从不知什么叫个愁字,也从不知什么叫害怕,然而这两样今天却一起找上门来了。


  那是一朵梅花,一朵红的滴血的梅花,不但红而且大,柯老帮主看到这朵梅花时,惊的陡然一震,魁梧的身躯竟发起了抖。


  送这朵梅花来的是个小孩,一个可爱的小孩,走起路来一蹦一跳的,显得顽皮又活泼。可他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活泼,他竟出口不逊,异想天开地要柯老帮主将自己的头洗干净,割下来挂到门口。走的时候居然还淘气的将老帮主最为珍惜的一把长胡子拔了个精光。而老帮主却好像也并不生气。


  少帮主柯振东实在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对那小孩那么害怕,他只不过拿了朵破花儿,就让父亲成了这个样子。难道父亲有什么把柄在他手里?但父亲一生光明磊落,又会有什么把柄;难道这小孩是大有来头,后面还有武功厉害的人给他撑腰?可是父亲的武功早已和当世第一高手逍遥洞主不相上下,难道还有人武功能高过逍遥洞主不成?


  柯老帮主一个人在屋子里捧着梅花看了又看,看了又看,脸上的表情忽喜忽忧,忽恨忽怒,阴晴不定。忽而大笑,忽而又大哭,竟似疯了一般。


  柯振东想去问问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父亲屋子的门窗都紧紧闭着,他也不敢贸然前去打扰。


  可怕的事情终于来了,第二天一早,柯振东到父亲房门外请安,父亲竟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起来,柯振东心中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慌忙命人打开房门,只见父亲正躺在血泊里,人头却已不见。屋子里一切都仍如以前一样整整齐齐,只有桌子上多出了一张纸条,上面的字瘦骨铮铮,正是父亲的字迹,“振东吾儿,父年迈,自知天命不久,今故人相召,自当如命绝尘西去,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吾今终可得脱,快哉!快哉!尔父死有余辜,儿不必以此念怀,更且莫复行穷究,切记!切记!帮中事务可托孔甲、子留二老,儿当事其如父,亡父绝笔。”


  柯振东观信大哭,众随从劝解良久方止。柯振东心想,父亲死的不明不白,却又不让我为他报仇,这到底是为什么?哦!对了,定是仇家太强,父亲怕我枉送性命才如此说。但身为人子,父仇不共戴天,焉能让歹人逍遥法外?柯振东紧握拳头,咬牙暗暗发誓道:“不管你是谁!我柯振东有生之年,若不能取你项上人头祭奠亡父便誓不罢休!”


  柯振东给两位副帮主留下书信,便整好行囊,带了三五名得力手下偷偷的出了门。他决定先从那送花的小孩查起,只要捉到那小孩,不怕逼死父亲的凶手不露面。


  柯振东一路打听,各地也都有神龙帮的明卡暗哨,却仍没发现什么线索,茫无头绪,那小孩就像是从人间突然蒸发了似的再找不到。


  这天行到一个小镇,天色已晚,便入客栈歇息。一路上人困马乏,吃过饭,众随从都已各自睡下了,只有柯振东一人仍在为父亲的死闷闷不乐,独自坐在窗下发呆。忽听到楼下有人谈话,话中依稀提到什么红梅令,什么梅耐寒,不禁好奇,遂俯身在地板上,凝神细听。


  一粗嗓门的道:“孙总管,听说飞虎帮前天接到红梅令,他们的徐帮主也已步神龙帮柯帮主的后尘,于今天早上自裁以谢红梅令主了!”


  
  柯振东听了一惊,飞虎帮的徐伯伯竟也被害了!那朵奇怪的梅花难道竟是叫做红梅令!红梅令又是干什么的?还有那红梅令主又是谁?


  正思索间,却听另一人恨声道:“什么自裁以谢?分明是被梅耐寒那帮魔头用奸计给害死的!”说话的人中气十足,显然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


  粗嗓门的人迭迭连声道:“是,是,孙总管,属下失言,但他们帮主遗言上确是这么说的。”


  被称做孙总管的沉默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道:“以后也不要再叫我孙总管了,咱们仁义山庄早被夷为平地,皮之不存,毛将附焉!以后还是以朋友相称的好。”原来这人竟是仁义山庄的孙武进,他怎会跑到这个不起眼的小镇上来了,柯振东心想。


  过了一会儿,一人推门而入,孙武进的声音又响起,“可有那梅耐寒的下落?”


  一尖嗓门的汉子应声道:“今天早上,那梅耐寒还大摇大摆到飞虎帮总舵去看赵帮主人头,之后便上了马车直往西南而去,属下一路跟踪,那马车到了五里铺停了下来,半天没有动静,属下大胆走了过去,发现里面根本没有人。属下这才知道上了当,赶忙带上狮子聪回头去寻,却再也没能找到……属下该死!属下知道事关紧急,不敢耽搁,这才连忙赶回禀报……”


  “饭桶!连个小毛孩都能给追丢了,还自称什么追踪术天下第一!”孙武进气急败坏的道。


  “是,属下该死!下次他若再露面,属下保证决不让他逃出我的眼睛!”


  “还下次!下次又要等到什么时候?他杀害李将军全家三十五口之仇,还有让我当众出丑,连喝三天马尿之仇,无时无刻不填膺在胸,若不杀他,我孙武进以后还有何脸面立世为人?”


  名扬天下的谦谦剑客孙武进竟被一个小孩逼着喝了三天马尿,柯振东听了再忍不住笑了出声,这一笑却露了行藏。


  “楼上的朋友,今夜月白风清,正是饮酒的好天气,何不下来小酌三杯!”说话声中,已有三只杯子隔着木板鱼贯激射而出,观其势竟不亚于飞石流矢。柯振东两手一伸,已捉住了两只杯子,第三只杯子又已飞来,他不慌不忙头一低,噙了这杯子在口,跟着一个翻身跃到楼下,将那杯酒一饮而尽,大叫着:“好酒!好酒!”推门而入。


  一身着道袍的长者颌首微笑着赞道:“好功夫!”


  这人想必就是人称谦谦剑客的孙武进了,柯振东抱拳一辑道:“在下神龙帮柯振东,为寻杀父仇人,初到此间,多有冒犯,还望孙道长海涵!”


  孙武进连忙站起道:“原来是柯少帮主!失敬了……半年前老夫中都一行,曾与令尊有过一面之缘,不想如今竟成阴阳相隔,实在令人闻知扼腕!”


  柯振东听到提起家父,又不禁悲从中来,眉头紧拧,钢牙紧咬,哽咽不能复言。


  孙武进长叹道:“人死不能复生,贤侄也不必太难过,我们只要齐心协力,不怕捉那梅耐寒不到。”接着孙武进又向柯振东介绍了身边的两位,那粗嗓门的叫王一平,一双手力能开石,人称开碑手。尖嗓门的叫肖志强,因善于追踪,人称锦毛犬;两人都曾随孙武进在仁义山庄做事,受过李老将军的大恩,他们此行也是为寻那小魔头。


  细谈之下,柯振东才知道仁义山庄早已被夷为平地,李老爷子也因奋起抵抗而不幸惨遭灭门。跟着叹息了一回,痛骂了一回。待又谈到红梅令,柯振东忍不住问道:“红梅令是怎么一回事?那梅耐寒又是何来历?”


  孙武进道:“此事说来话长,那梅耐寒应该就是红梅令主的传人。至于红梅令主和红梅令,老一辈的江湖人都有耳闻。十五年前,我刚刚入华山,拜在三清真人门下,一次掌教师尊和师父带领众师兄出远门,说是去参加一个献宝大会。待回来时,却只剩下师尊和师父二人,且都受了极重的内伤,是被别人抬回来的。不久掌门师尊就与世长辞,掌教之位落在师父三清真人肩上。后来听师父讲,那次献宝大会其实是个伏魔大会,所围剿的魔头就是红梅令主。那次参加围剿的有几百人,都是各门各派中的好手。行动前大家都立过誓言,无论是谁,只要能手刃魔头,谁就是武林公认的盟主。那次行动机密,计划周详,本以为万无一失,谁知还是走漏了消息,被那魔头的四个同门赶到。那几个魔头不但武功高强,且都还善于用毒,精于暗器,许多人都中了他们的暗算,死伤惨重。大家在武当山激战了两天两夜,只击毙了一个魔头,而正道中人却已所剩无几,那红梅令主反愈战愈勇,眼看就要被他们几人逃脱。幸亏逍遥洞主及时赶到,大展神威,用逍遥派的北冥神功将几个魔头一一击败。红梅令主见难逃武林正义,便跳崖自尽了.其余三个魔头则趁乱脱逃,魁首既已伏诛,况这几个魔头又伤的伤,残的残,料也成不了气候,众人便也没再追究。那知这些魔头们死心不改,此番又派出门人重出江湖,只怕一场血雨腥风的大屠杀是免不了的了!我辈中人但凡还有一腔热血的,自不能置身事外,眼看这些魔头们胡作非为!”


  柯振东道:“晚辈还有一事不明?……道长又怎知这连犯血案的梅耐寒必和十五年前的红梅令主有关?”


  孙武进恨声道:“就凭那红梅令!……那红梅令主也实在狂妄之极,但凡杀人之前,他都要先送上红梅令,要人遵他号令,若不依令行事,便要将人全家灭门。


  “想不到那红梅令主竟如此狠毒!白白玷污了梅花二字,可见世上名不副实的人实在太多……”孙武进听了这话不知怎么脸竟有些发红,好在柯振东并没留意,又接着道:“不过这也不足以引起整个武林的共愤呀!那红梅令主十几年前到底做了什么?”


  孙武进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道:“听师父讲,那红梅令主在十几年前也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游侠少年,他同门师兄妹七人,每人都有一身独门的绝顶武功,号称梅花七绝。起初红梅令主在江湖上行侠仗义,惩歼除恶,劫富济贫,却也做了不少好事,红梅令也只发给江洋大盗,贪官污吏,令出之下违者必惩,因此在江湖上也略得了一些薄名,红梅令号令江湖,令到之处,莫敢不从。可后来不知怎的,那红梅令主竟然性情大变,连作一些大案,尽取些不义之财;别的不说,单辛已年那次,兴国洲发大水,朝廷拨下三百万两赈灾库银,是由李老将军亲自押送的,却被他们一伙劫去,以至灾区饿俘遍野,千百万家庭背井离乡。壬午年春,红梅令主这个淫贼兽性大发,竟在杭州,苏州一带接连奸淫掳掠了一百多名少女,其中连几岁大的幼女都不放过。如果单单是这些也就罢了,他见连连做下恶行,不但官府拿他们没办法,武林中人也更没一人出头,便以为人们都是怕了他,便越发变本加厉,主意竟打到各门各派的头上,他给各大门派纷纷发出红梅令,要各大门派依令在八月十五共赴武当山,将各自的武功秘籍和镇派之宝献出来,还为这次大会起了个名字叫献宝大会。武林中人自是不服,便偷偷的商议,准备将计就计,八月十五共赴武当山,一举发难,铲除红梅令主,维护武林正义。只可惜那时我学艺无成,没能参加哪次伏魔大会,否则亲手手刃了那大魔头,如今也不会再受那魔头门下弟子所辱!”


  柯振东也是义愤,心想,爹爹和几位被害的人定是当年都参加了那个伏魔大会,以至招来如今的报复;不过那个梅耐寒如此大有来头,自己这一点微薄的功力要报仇岂不是痴人说梦?顿时不胜其烦。


  众人又闲谈了一会儿,已过夜半,柯振东正要告辞,却闻门外步声甚急,一人急匆匆叩门而入道:“属下刚刚得到消息,逍遥洞主广发英雄贴,诚邀天下英雄于重阳之际到逍遥宫一聚,对红梅令主重出江湖一事共商对策,另外界时还有一武林重宝要公诸于世。”


  柯振东一听,激动的道:“好!太好了!有逍遥洞主主持公道,那梅耐寒又有何惧!”


  孙武进也自是高兴,“不错,既然逍遥洞主肯插手此事,那是再好不过,我们也应当尽快赶往逍遥宫。老夫虽然年迈,但也还有几两力气,愿在洞主跟前做个马前卒,听候他老人家差遣。”

 

                     《欲知后事,请看下集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