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冬雪惊魂  

2008-07-01 08:39:58|  分类: 雨思(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冬雪惊魂 - 作家雨思 - 木子雨思的博客

                        一段难忘的记实故事 ……                                                                   

                                                                             文/雨思

 

冬日晨起,刚从睡梦中醒来的雨,身着淡黄色绵质睡衣,长长的秀发垂于她的颈旁,懒散而慢不经心的踱到了阳台,她括了括腰,便坐落于白色的藤椅上。纤纤玉指将乌黑的长发向脑后束去,随意的梳理了几下,又散开,那瀑布般的秀发便如浪般弹回于她的耳际,顿显非是漂亮,但却很清秀的脸部轮廓……

撩开乳白色的透纱台帘,左肘拄着身前的玻璃茶几,视线移向了窗外……忽然,她象触及到了怪物般,身子一斜,脸色煞白,便本能的将乳白色的窗帘迅速的合拢,也将她所触及到的所有风景一并隔至于窗外……

“妈妈,你怎麽了?”儿子正向她走来,问道。哦!没什麽,开了窗子,感觉有点冷。雨随即揽过刚满四岁的儿子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哦!妈妈,我还有点困呢,再抱我睡一会嘛”儿子央求着。看着爱子惺忪的睡眼,她抱着儿子又回到了床上。不一会,儿子的轻酣里再次露出可爱的梦颜……可雨却难再入眠,心底里为刚才窥向窗外的一幕而叫苦不迭。难道她真的被吓坏了吗?是的,惊恐的一幕还是要追溯到月前……

 那是一个寒冷冬日,油田的上空阴霾且漫天飞舞着雪花,虽刚午后十七时左右,冬日加阴霾天气便显得格外的黑暗。尽管如此,但并未因天气的恶变而影响情绪,因今天是好友的生日,中午休息时就去大商新玛特购物广场为友人准备好了生日礼物。

因要参加生日晚宴,雨便没有乘单位的通勤车,而是提前一个小时离开了工作岗位。本想打的士而行,可刚到路口便遇见了225路大吧车,窃喜能节省了的士费,又来得及到酒楼赴宴。可惜的是没有了坐位,雨便在大吧车的过道里扶着客椅站在了一旁。谁料想,无风也起浪,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小男孩指责雨踩到了他的脚,明明没踩到他,他却楞说雨踩到了他,争执了几个回合,雨想:这是何苦呢,为这点小事争的是什么劲呢?想了想还是息事宁人吧,满车的人都看着呢,你说踩就踩了贝,说声对不起又能如何?“不好意思,对不起,请原谅!”雨做出了最大的让步。

让一步海阔天空,道了歉,觉得事情总该过去了,心绪便又回到了参加生日晚宴的喜悦里。近海鲜酒楼的站牌,下了大吧车,便踏着轻雪哼着小调慢悠悠的向一百多米处的酒楼走去。拐弯处,忽然从背后串上来两个男人将雨“驾”起,雨还以为是碰到熟人与她开玩笑呢?可借着月光,在雨左侧的男孩分明就是赖她踩脚的那个家伙,雨头倍觉有大事将要发生。怪不得,硬赖她踩他脚了呢?难不成他在找茬想与她纠缠?

好家伙,雨见事不妙,也不知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心速急剧加快的同时,也本能的喊了起来:“救人呀……救……”第二声还没有喊完,其中一个家伙掏出了水果刀驾在了雨的脖颈上并低声说:“不许喊,再喊我就捅死你,快!乖乖的跟我们走”随后又来了两个他们的同伙。“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呀?”雨猜想可能是遇到了劫匪,是想要劫持东西物品或钱财的。便哆哆嗦嗦的说:我就这苏联大衣值点钱,是刚买来的,包里还有几百元钱都给你们,你们就放了我吧,雨恳求着。那个赖雨踩脚的男孩恶狠狠的说“少啰嗦,走”。

他们将雨从路的这一边向路的对面驾去……好恐怖,路的对面是刚刚动工的新商品楼框架,四周都是建筑工人施工时搭建的简易小工棚,现已经是冬天了,哪还会有人在那里住的呀?雨越想越害怕。因是冬天,路人稀少,有车经过也是很远的距离,且车窗也是被车内的热,车外的寒,而遮上了厚厚的霜花,天又很黑,车里的人根本见不到外面的视野。即使是有司机见到也不会想到他们眼前的是绑匪,是歹徒。呀!眼前一亮,此时正有三个女孩向雨的方向走来。当她们再靠近一点,雨便又喊了起来:快来救命呀,我遇到……后面跟着的歹徒噹的踢了雨一脚,雨被踢得半跪于雪路上,那三女孩非但没救雨,反而把她们吓得撒腿就跑……

 

雨无望的跪在雪路上没有起来,拖延着时间。这个宽宽的马路是八排大道,也是大庆有名的世纪大道。就如深圳的深南大道那麽宽。“快走,别磨蹭”,另一歹徒也拿出了随身的水果刀。“你们到底要干嘛呀?给你们钱和大衣你们又不要,到底想“咋”(东北方言)的嘛?”“嘿嘿!小娘们,哥几个看上你这个小美人了,你就乖乖的跟哥们走吧,不但不要你的东西,把老子们侍候高兴了,我们还会给你损失费的”。雨怒目圆睁,并没有与他们硬斗,假装脚下一滑,又半跪在了雪路上。“快起来,俩歹徒嘻皮笑脸的顺着架起雨的同时不失时机的将那罪恶的魔爪伸向了雨的胸前……忍无可忍,便向此歹徒踢去。耶!你还反了你,他恼羞成怒,拿起水果刀向雨刺来,雨吓得向下一躲,好险被刺中。此时后面的那俩歹徒将他的刀夺下,“先不要搞她,搞死了咱哥几个今晚还能做新郎了吗?嘿嘿!这小娘们还蛮有劲的哦。别和她一般见识,一女流之辈,看她能有多大能耐,一会咱哥几个好好饱餐一顿,再给她点颜色看看……”

雨挣脱着,敷衍着,他们也看出了雨的目的。“便又在叫骂:你他妈给老子走快点,不然看一会老子怎麽收拾你”。一步、两步、三步、几近真的绝望之时,一小吧车正停在了离雨近十米的路边,车上跳下来一着装和一便装的人,快来……救命……救命啊!其中未着装的那人便飞步的向雨这边跑来。几歹徒看事情不妙,便弃雨而逃。追者也没跑几步,把他们冲开了就又返回来了。此时的雨已被吓得走不得路,瘫坐在雪路边泣不成声的向两位恩人诉说着……一提起在检察院工作的前夫与在市法制办工作的表姐,他们还都认识。俩恩人亲自把雨送到了姨母家,正值周末,表姐也在,雨抱着姐姐委屈的哭了好久……。第二天,表姐还专门召开了加强法制会议。“哼!这些人,也不知平时都干嘛去了?”

事隔七月,因表弟刚毕业分配到大庆龙凤区委工作,雨去看表弟。在小吧车上,再一次遇到了那个赖她踩他脚的歹徒,就是那双单凤眼令雨永生难忘。他似乎也认出了雨,还不时的回头张望,雨稳了稳神,确定就是那歹徒无误,便在下车的时候记下了车牌号,下车后急跑到了表弟的单位,表弟的同事立即给在公安的朋友打电话,并迅速按那车牌的小吧车路线追去,终抓获了那个歹徒后及同伙,他们供认不讳。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一场雪路惊魂终告结束。

可雨真的被吓坏了,一月未敢下楼,每每一见到楼下有三三两两的男孩子雨便会怀疑,他们该不会就是那几个小歹徒吧?一段时间里连走路都前瞻后瞧。小小的广播室也因喉哑而停播了一个月。哈哈!事隔十几年了,今再翻出来,只想将雨忘不掉的冬雪惊魂讲给朋友们听。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