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红梅令》长篇武侠小说连载(第三回)  

2008-07-22 08:54:05|  分类: 雨思(原创)武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回: 顽童风儿

 

      当夜无话,第二天,柯振东孙武进一行整顿马车,行李,直朝武当山逍遥宫方向赶去。正行间,前面却有一马夫带着孩童赶着十几匹马慢吞吞的走路,将诺大的官道给挡的严严实实。柯振东心里着急赶路,也不停车,口中叫着:“喂!老伯,借道……借道……”已横冲直撞了过去,登时将马群冲的四散。那孩童大怒,策马追上柯振东一行的马车,弯身一捞便抓住了马缰,想不到这孩童动作还挺敏捷。那马一阵嘶鸣,前蹄腾空,顿时四下尘土飞扬,马车也停了下来。

 

    孩童气呼呼的骂道:“奶奶的!跑这么快!急着奔丧呀?……俺们的马若丢的一匹,便揪了你们鬼儿子回去顶数!”柯振东还可,那孙武进才吃过梅耐寒的苦头,恨屋及乌,看见小孩心里就来气,再听他骂的难听,恶从胆边生,呼地就是一掌拍出去道:“小杂种!找死!”柯振东见这一掌势道凌厉,心想,这小孩与你何仇,不过略顽皮些,也罪不致死,何必下此重手,看来你这谦谦君子的名头也名不副实的紧!有心阻拦,却又担心众人面皮上难看。

 

    这一犹豫,孙武进的那一掌已击下,眼看那小孩便要命丧当场,却不料那孩童滑溜的紧,间不容发之际,身子一歪,已滑到马肚子下面去了。那一掌“噗”的一声击中马背,只听咔嚓声响,马的脊骨已断,马也跟着颓然倒下,孩童在马肚子下兀自哇哇大叫:“救命啊!臭道士杀人了!……太上老君……玉皇大帝,救命啊……”

 

    四周人听到喊叫,已有不少人前来围观,柯振东心想,事情闹大,弄到官府,岂不耽误了去逍遥宫的行程,便丢下一锭银子道:“得罪了!小兄弟!”挥动马鞭,欲及早离开。 那小孩那里肯依,只是被压在马下,动弹不得,着急中拣起柯振东丢下的那锭银子,朝他们丢去道:“王八羔子!死道士!打了小爷的马就想溜?……谁希罕你的臭银子,拿回去给你老娘买棺材板儿去吧!”

 

    那块银子却不偏不依的正中马眼,马吃痛,顿时乱闯起来,径朝路边的沟里冲过去,幸亏车上的人个个身怀武功,临危之际,纷纷跳下马车,远处小孩的骂声兀自不绝。 孙武进气的鼻子都歪了,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小孩,心想,那梅耐寒眼下是抓不到了,正好先拿这小杂碎来解气。柯振东见孙武进满脸怒色朝那孩童走去,忙也跟上。

 

  “你这死道士难道要杀人灭口?……”小孩见道孙武进的脸色知道不妙,哭着大叫道:“爹爹!救命呀!………狗道士要杀我……救命呀!爹爹快来救我呀!……”

 

    先前和小孩一起的马夫此时已找回了惊散的马,闻声匆忙策马赶过,远远大叫道:“谁人胆敢如此无理,伤我们神龙帮之人!”孙武进和柯振东听了都是一惊,那马夫来到跟前,见到柯振东先是一愣,纳头便拜,口称:“属下参见少帮主!” 柯振东定睛一看,依稀认得是马房的老张,此人善于相马,在神龙帮总舵饲喂马匹十几年了,便连忙扶起道:“出门在外,这些规矩都免了吧!帮中近来一切可好?”这孩童和马夫竟都是神龙帮的,孙武进也不好撕破脸皮动手,讪讪的站在一边。老张笑呵呵的道:“都好!都好!属下此次外出购马,两位副帮主特意交待,若见到少帮主,一定要劝帮主及早回帮中持大局,江湖险恶,报仇一事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一路上柯振东见到神龙帮的帮众都是刻意回避,生怕脱不开身,此刻一听又是劝他回帮,连忙岔开话道:“先不忙谈这个,来,老张,我给你引见几位朋友……这位便是华山玉虚观三清道长门下孙道长,人称谦谦剑客,曾在将军府做过护院总管。”

 

    老张虽恼他刚刚欺负自己的孩儿,但帮主跟前焉敢做声,忙上前施礼道:“久仰,久仰!”孙武进瞧他不过是个马夫,神色甚是不屑,嘴也懒张,恩了一声算是回答。 王一平见老张尴尬,忙接过话道:“张老哥,马可都找回来了?”老张一听提到马,登时来了精神,“那个自然,别看这些牲口我才接手两三天,但它们每一个的脾气我都摸的一清二楚,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只要你先把带头的那匹驯服,其他的不怕不服帖!”

 

    “老哥真好手段呀!有空也教小弟两手!”王一平赞道。 老张得意的道:“这算什么?再烈的马我没饲弄过!不是吹的,我老张这辈子还没在马跟前显过孬!这烈马就像烈妇,千万惯纵不得……”老张见有人捧,大为投机,谈完烈马,又谈起他的相马经,什么“三赢”“五驽”,什么“三府”“三封”、“五劳七伤”、“三刍三食”,把刚才的不愉快和什么副帮主的交代全都忘到爪畦国去了。

 

    这边柯振东早让随从从马下扶出了那孩童,见他只是受些皮外伤,并无大碍,又去协和众人将翻入沟里的马车弄了出来,细查之下,发现车轴已是断裂,眼看是行不得了,拉车的马也被摔了个半死,又气又急,心下懊悔不已,虽说与重阳节武林大会还有一月有余,但现在他的心情,那里还能等待延误半刻。

 

    孙武进道:“天色也不早了,还是先找个地方借宿一晚,明日再做计较。”众人也都附和称是。柯振东听大伙都如是说,也只好依言。众人找到一家农户,有的弄饭,有的修车,有的打探消息,有的外出采购,柯振东闲来无事,便和那孩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解烦,打发时间。

 

    原来这孩童是老张的独生子,大名叫张山风,小名叫风儿的,今年已十四岁了。打小也念过不少书,父母愿指望这个独苗能好好做学问,将来考个功名弄个一官半职来光宗耀祖,谁知越大竟越调皮了,连换了几家私孰,都因调皮捣蛋,被先生给赶了回来,年前又殪了母亲,便称要守孝,赖着再不肯入学堂了,每日只是胡混。老张就这一个儿子,自是宝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飞了,凡事都由着他,惯着他。这次外出购马,他非闹着要跟,老张被闹的没法子,只好带了他出来。

 

    柯振东见风儿机灵,很是喜爱,将自己一路上的新奇经历娓娓道来,听的风儿咋舌不已,待讲到逍遥洞主广发英雄帖,重阳节召开武林大会,共讨梅花令主,风儿早听的神往不已,恨不得立马扎翅膀飞到武当山去一睹这一武林盛况,便死皮赖脸的求柯振东带他一块去玩。柯振东此去本是为了复仇大计,焉能带上一个小孩子做累赘,便百般推辞。

 

    风儿闷闷不乐的心中暗道,帮主真是个小气鬼!自己去玩却不肯带我!我自己也有手有脚,难道没了你,我便找不到武当山吗?心中打定主义,要偷偷跟着他们,无论如何也得去那个武林大会凑凑热闹,瞧瞧那些英雄好汉们都是些什么模样,回来也好向帮中常跟自己玩的那帮家伙们炫耀炫耀,看他们还敢不敢再自以为了不起?嘿!一想到要去见那些真正的英雄好汉,风儿就忍不住心中热血沸腾,顿感豪气万千,觉得自己也快成英雄了。

 

                                                《若知后事,请看下集》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