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雨润寒梅》小说连载(十三》  

2008-07-03 08:14:21|  分类: 雨思(原创)中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梅汉卿、李雨思

 真相大白……

    从来没有因为女人如此动怒过,为什么这个丫头总是能轻易撩拨起他的怒气呢?梅傲雪真想把眼前的人儿拽起来暴打一顿,但是看着她如小鹿般惊恐的眼睛又瞬间软下了心。双眸一冷,把所有的怒气都汇成一掌击在木瑶身后的水晶帘上,瞬间几乎所有的水晶珠子都爆裂开来,化成粉末飘在空气中。

 

   木瑶吓的抱住头:“啊!对不起,对不起啊!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嘛!”完蛋了,他那么生气,难道自己又要被责罚了吗?木瑶怕得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人家也是为了帮你啊!婉娘姐姐拜托我来的嘛!”“婉娘拜托你?你们认识?”王治平收起自己做为武器的扇子,原先冰冷的俊容现在缓和了很多,“木瑶你起来说。”说着去扶跪坐在地上的木瑶。

 

    原本不悦的梅傲雪,看见木瑶香肩上王治平的大手,再次勃然大怒,他脱下身上淡月黄的外袍用力甩在木瑶身上:“把衣服穿起来!穿那么少像什么样子!”“哦……”木瑶乖乖套上梅傲雪的外袍,由于两个人个子相差太大,木瑶好象小孩子穿大人衣服,模样实在可爱。王治平看得不禁轻笑出来:“呵呵……木瑶你现在给我们解释下吧。”

 

   “恩。是这样的,你们走了以后有一位穿着夜行衣的姑娘来府里找你们,那个姑娘受了伤,她说自己叫婉娘,被万春楼的人打伤,好不容易才逃出来通知你们改变计划。”木瑶的手一直紧张的扭着衣裙,“但是你们已经走了,她让我扮成她去接应你们,不然婉娘的失踪万春楼必然会和夜行人的事联系到一起。所以我……”“所以你就代替她混进这里跳舞?”梅傲雪阴着脸,两手环胸。木瑶心虚地点了点头:“恩……”“你知道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梅傲雪怒吼,要是有个万一,这个丫头考虑过后果没啊!如果说木瑶就是婉娘,那刚才在仓库岂不是……

 

    梅傲雪突然沉下脸,双目冰冷噬人,比起刚才盛怒下的他更加让人恐惧:“你代替她跳舞外,连接客也帮她代替吗?!”“没有!真的没有!”木瑶慌忙摆着小手,见梅傲雪不相信,更是紧张地去拉梅傲雪的大手,“真的!你相信我!”“哼!”梅傲雪一把抓住木瑶的小手,“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刚才在后台你做的事,你又要怎么解释!”想到刚才那个银发男子如此亲密地拥抱着她,甚至上下其手地抚摩她幼滑的肌肤,梅傲雪的眼睛里喷射出怒火,不由地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捏得木瑶的小手青青紫紫。

 

   “傲雪,别这样!”王治平看见木瑶眼角滑落的泪珠,心里一抖,梅傲雪的内力他是知道的,如此柔弱的一个女子怎么可能承受的住,他实在不忍心木瑶受苦。木瑶忍着痛,从腰间拿出一包东西,她微颤着把那包东西递给梅傲雪:“那个人是为了掩护我才那样做的,这个是他给我的,也许就是你们要的东西。”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不停地滑落,“真的,我没有对不起你,请你相信我!”“我们都没看见,你怎么说都可以了!”梅傲雪被怒火蒙蔽了。王治平用力拉开梅傲雪的手:“你别这样!会弄伤木瑶的,我相信木瑶不会!”

 

傲雪动粗……

 

   梅傲雪看见木瑶手腕上被自己捏出的一片青紫淤血,紧紧地握起了拳,自己怎么会那么不小心,又弄伤了她,可是眼前的她确实那么可恨,恨她怎么就不了解自己的心。“让我看看那包东西。”王治平接过那油纸包,小心地打开一看,里面是橘红色的粉末状香料,王治平稍将纸包凑近鼻子,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鼻而来,“没错,就是这种迷香!木瑶,这个在哪里找到的?”“是那个人给我的”。王治平嘴边勾起一抹自信地微笑:“好!我现在就带人把这里搜个人脏并获!”他担忧地看了看木瑶和梅傲雪,“我现在要去下令召官兵过来,你们……”“治平大哥,你快去吧,我们这里没关系的。”木瑶抹去脸上的泪珠,微笑着,“公事重要。”

 

   王治平迟疑了一下,然后转身快速离开,当他关上门的那一刻,木瑶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一脸愧疚和歉意地看向低头坐着的梅傲雪,谁都没有开口,屋子里很安静,外面的鼓乐声和嬉笑声隐隐约约地传了进来。“对……对不起。”木瑶的声音很小声。梅傲雪没有抬头,声音没有一丝起伏:“你是不是和任何男人都可以混的很熟?”“啊?”“他碰了你哪里?”梅傲雪慢慢抬起头,双眼因为愤怒而微微发红,“除了那个银发的以外,是不是还有别人碰过你?”“没有……没……”木瑶本能往后退去,却被梅傲雪硬拉进怀里。

 

    梅傲雪大手紧紧将木瑶的细腰揽进怀里,他抽去束发的琉璃簪,柔亮的黑发一下子散落下来,略微凌乱地披在肩上,显得格外野性:“不管你被碰了哪里,我现在要全部帮你洗干净!我会让你记住你是谁的女人!”梅傲雪邪魅地微笑着,眼眸中透出一丝危险的情欲气息。“你要干吗!”木瑶看出了梅傲雪眼中的坚决和认真。“你不是喜欢扮花魁吗?”梅傲雪抽去木瑶头发上的步摇,青丝如瀑布一般泻落在木瑶身后,“我就教你怎么做一个花魁!”说着蛮横的吻住木瑶,狂肆的在她唇内探索,他用牙齿的轻咬着,舌尖肆意的舔弄着,吻得既放肆又热情,连唾液也都缠绵万分的从木瑶的唇角溢出……

 

    木瑶想别过头,但梅傲雪的手却强制性的扳住了她小巧的下巴,不容她有一丝一毫的拒绝。终于在木瑶快因为缺氧而晕过去的时候,梅傲雪放过了她的唇,但是他随即轻咬住木瑶的耳朵,用舌尖戏弄着。“不……不要……”木瑶气息混乱地呢喃着,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梅傲雪一把扔到了床上,万春楼的床都是特别定制的,宽大的很,挂满了桃色的纱幔。

 

    一身火红飞天羽衣的木瑶半卧在纱幔中,乌黑的发丝落在桃红色的丝被上,因为大动作而滑出裙子的雪嫩大腿使她的姿势显得特别妩媚动人。  梅傲雪站在床前,双眼直直地看着木瑶:“知道吗?你真不应该穿这身衣服,太美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