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 《魂断鹏城》百集长篇小说(连载四十五集)  

2009-04-24 10:3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魂断鹏城》百集长篇小说(连载四十五集) - 作家雨思 - 雨思的博客

                                                              李雨思、梅汉卿/著

 

            第四十五回:好赌差点输了命  动杀机祸起萧墙

 

      丈夫一走无音信,孤儿寡母愁煞人。多年情郎今朝梦,一段孽债昨夜魂。

   却说当年,肖岗曾经举荐过罗小东,让他当商会会长,无非是个脱身之计,但是中关看不上罗小东,后来没办法,中关派人找罗小东,他当了几天商会会长。

  日本投降,罗小东被捕后,暗地告发肖岗是大汉奸,但是他从哪里得到的那些消息就不得而知了。

  肖岗对熊木舟说:“咱哥俩分别的时间不短了,突然失踪,杳无音讯,大姐和我们都急得火上房了,怀疑日本人对你下了毒手。现在囫囵个儿回来了,是不是该庆贺一下为你接风,今天我做东,到中华居一聚。”

  中午,中华居饭店。

  中华居饭店老板老樊也告老还乡了,由老樊的儿子樊林接班继续经营。酒过三巡,食过五味,樊林试探着问:“老兄在哪儿发财?”熊木舟多年来与肖岗经常光顾中华居,知道这里炒菜一绝,物美价廉,与老樊老板也是多年的交情,就直截了当地说:“我现在铁路局工作,参加了国民党,又是某局的高参,那个保安局长算个什么东西,惹恼了我,放枪崩了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三个纸表格,说:“肖老弟、小樊,还有肖火,你们都是自己人,我可以介绍你们加入国民党和某局,只要把表填一填就行了。”三个人都没填表,肖岗说:“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我建议为熊哥凯旋归来又荣升高官干一杯。”

  酒喝得不少,菜吃得不多,杯盘狼藉后,樊林让伙计收拾残局,又摆上了麻将。熊木舟、肖岗、樊林和肖火四个人从中午一直打到长灯,樊林输钱了,已经押上了中华居饭店。樊林眼看这把只差一张六饼就和了,他激动地压着心头的喜悦,哆嗦着抓了一张牌不敢马上看,拼命用手指拈搓,拈着拈着,心里凉了,他觉得这张牌不像是六饼倒像是九饼,他灰心了,牌也不看了,放下牌说:“你们先打着,我出个恭。”说完就出去了。大家也没在意,肖火说:“我也出个恭。”跑出去了,一会儿,就听肖火大喊:“救人哪!救人哪!”熊木舟和肖岗闻讯跑了出去,只见肖火拼命在抱一个在大树枝上上吊的人,熊木舟和肖岗跑到跟前一看,上吊的竟是樊林。

  熊木舟、肖岗他们急忙把小樊救下来,抬到屋里救醒后,大家问怎么回事,玩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寻短见?樊林说:“我就差个六饼就和了,结果抓了个九饼,饭店输了,没活路了!”肖火到桌旁一翻那张牌,恰恰是六饼,他拿过来给樊林看,原来樊林确实抓个六饼,情急之中误认为是九饼,差点出人命。熊木舟说:“这盘算我输了,我来收摊。”

  第二天,肖岗去监狱探望赵涛和程元绍。只见两人都面黄肌瘦,哭着向肖岗诉说在监狱里受的非人待遇。肖岗小声说:“我已托钟情现在叫熊木舟为你们解脱罪行,不日即见分晓,你们一是耐心等待,二是不要再乱说话,乱承认罪行。”

  没过一周,在熊木舟的斡旋下,赵涛和程元绍都先后出狱了。赵涛和程元绍高兴得大大哭了一场,他们联合做东,在中华居大摆宴席,把熊木舟和肖岗请了去,喝得大醉而归。

  某天傍晚,肖红与甘草正准备晚餐,大姐林玉和大哥林虎带着双胞胎两个妹妹钟小凤和钟小英正在打牌,桌旁边坐着最小的女儿甜甜。有人敲门。林虎起身打开房门。奇迹出现了,爸爸钟情就站在门口。后面还跟着两个随从。两个大孩子都争着冲上前去与钟情亲热,“爸爸”、“爸爸”地叫个不停,三个小孩子吓得哭个不停。

  肖红和甘草见状大吃一惊。甘草站起来想溜,但肖红一把拉住了甘草。肖红走向前去笑着说:“这真是老天爷在变戏法,大变活人。老钟大哥,你这突然失踪,又突然出现,搞得我们实在是眼花缭乱。”说着,眼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掉,“老钟大哥,”熊木舟忙截住她的话说:“我现在叫熊木舟。”肖红听了接着说:“熊大哥,快里边坐。这位叫甘草,你不在家这么多年,都是甘草在照顾我们孤儿寡母。”说着,肖红又哭了。熊木舟走到甘草跟前握了握甘草的手,他感到甘草在发抖,手冰凉。熊木舟客气地说:“我不在的这几年,多亏你照顾她们,大恩不言谢,来日方长,我会报答你的。”甘草只是唯唯诺诺地忙说:“哪里哪里。”

  坐下后,肖红借故将5个孩子支了出去。肖红对熊木舟说:“这么多年,你死到哪儿去了,也不来个信儿,你想把我们娘们儿急死啊?”熊木舟抱歉地说:“实在是对不起。组织上突然调我秘密赴渝,这是绝密的事,哪能让你们知道?一旦给你们信,日本人马上获知,你们的小命就不能要了。”肖红奇怪地问:“你参加了什么秘密组织?”熊木舟说:“我参加了国民党。开始是和日本人与汉奸明争暗斗,日本人投降了,我们掌权了,现在又和八路斗。”肖红听了吓了一跳,她说:“我不管你参加什么党派,你千万别做坑老百姓的事,要多积点德。”熊木舟笑着说:“你应该了解我。”肖红说:“咱们言归正传,本来你刚回来,至少得给你接个风才是。但是时间太紧,我还有心事急于想告诉你,你要耐心听,不要动气,行吗?”熊木舟一听这话里有话,马上警觉起来。他答应肖红不会动气。肖红这才说:“咱明人不做暗事,你走时也没有和我通气,突然失踪,这么多年杳无音信。我们盼星星盼月亮,结果是一场空,当时大家都以为是日本人秘密将你处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得活下去,我和甘草又重新组成个家庭。你大概听说了吧?”熊木舟听后大吃一惊,他转而望着甘草,继而怒目而视,他大吼:“甘草!你他妈的趁人之危,趁火打劫!笑里藏刀!给我带绿帽子,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他吼完了就对随从说:“我们走!”他们上了车,一溜烟开车走了。

  肖红和甘草商量怎么办?甘草早吓得只有哆嗦的份儿,说不出一句像样的话。肖红说:“这事本应找弟弟肖岗,但听说他被抓刚刚出狱,哪里还有心思管咱们的事?不如找一下小妹肖晓燕,让她劝劝熊木舟也许就成了。”说完,肖红去找肖晓燕。此时的肖晓燕早与徐来离婚,孤身一人,闲得难受,正在画画消遣时光。她见大姐来临,非常高兴,她打开玻璃门,拉着肖红的手进了她的书房。肖晓燕沏了上好的花茶,拿出水果和瓜籽之类的小吃请大姐品尝。肖红坐定后对妹妹说:“你就别忙乎了,我又不是外人。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有一件烦心的事,想来想去只有你能帮我解决,所以我就急急慌慌地来了。”肖晓燕本来心境非常好,听大姐这么一说,她一下子变严肃了,急问:“什么事这么烦心?我能帮上什么忙?”肖红说:“你大姐夫钟情,哟,对了,现在改名叫熊木舟突然回来了,我把与甘草的事告诉他,是想长痛不如短痛,他果然生气了,临走时他撂下一句话,说让甘草吃不了兜着走。我害怕熊木舟会对甘草下狠手,所以我找你去劝劝熊木舟。不管怎么着,咱们和他从小玩到大,还是有感情的。”肖晓燕明白了大姐的来意,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肖晓燕想了想说:“我可以去找大姐夫劝劝他,但怎样才能找到他呢?我看还得找肖岗哥去打听。”

  熊木舟回到铁路局,立刻布置抓捕甘草的行动,很快,一队人马开着车赶到肖红的家。只见甘草坐在椅子上冥思苦想。为首的问:“您是甘草先生吧?”甘草一震,本能地说:“我是。”那人恭敬地说:“对不起,请您跟我们走一趟。”说完,另两个人一边一个架着甘草上了车,车很快地消失了。

  肖红跟着肖晓燕来到肖岗的家将情况一说,肖岗立刻带着姐姐和妹妹去了铁路局。

  铁路局会客厅。熊木舟正在接待一位特殊的客人甘草。熊木舟看着甘草害怕的样子,他皮笑肉不笑地说:“既有现在,何必当初?好汉做事好汉当,我只是要你讲清我不在家的这几年你是怎样勾引肖红的。”

  正是:早知有今日,何必又当初。

  《欲知甘草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