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两岸同孪》中篇小说连载(一)  

2009-08-30 21:1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故事是在海峡两岸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姐妹 的婚姻、事业与离奇的爱情为切入点而展开……        

                (已出版)

                 原创两岸同孪(小说连载一) - 雨思 - 雨思的博客

                                                        (此故事纯属虚构)

            第一回:天真女孩、懵懂少年

 

                    李雨思/著

 

 身为县长的父亲在爱妻离逝两年后又续一妻,其妻便顺理成章的成了小思涵的继母。周末,思涵见父亲的吉普车一大早就将这位令她恐惧的妈妈送回了娘家欢渡周末,车子绝尘渐远。

思涵幻想:“这要是自己的亲妈妈该有多好啊,那样就可以和妈妈一起去看外婆了。”孤独落寞的思涵转身抚摸着继母崭新的二六式女用凤皇牌自行车,心里甭提有多痒痒了,真想推出去骑几圈兜兜风。可一刹那想到继母那张令人凶神恶煞般的面孔,她只能爱不释手的摸了摸自行车前漂亮的小筐筐,随后又灵巧的跳上了车后座东摇西晃玩了片刻,便很无聊的走出了自家宅院出去找小朋友玩。

来到了小巷,同学谷木子也驾着自行车在巷子里来回的疯骑着,羡慕极了,此时的思涵也顾不了那麽多了,不禁忘乎所以的返回了院中将继母的自行车推了出来。一出门就迫不及待的把那双小脚踏了上去,但车技差得远去了,离了歪斜的左转右拐。

“呀!不好……”“咣噹”一声随即连车带人重重的一同撞向了停在路边的老爷车。可怜的思涵眼含着泪花呲牙裂嘴蹲在地上揉着被撞淤的膝盖,稍微缓解了一下疼痛,她抬头看见了老爷车上被自行车的前瓦盖刮了两道划痕,她见事不妙,怎么办?她弯起身刚想要逃掉,可在阳光的反射下她分明见一双铮亮的鞋子已横在了她的面前,本能的抬起头,一位十七、八岁英俊的大哥哥皱着眉头,怒气冲冲的瞧着自己。

心想:“坏了,坏了,莫非这华贵的老爷车就是这位大哥哥的不成?” 都怪自己反映迟顿,没有及时逃掉顿觉惹下滔天大祸。

 

   “這可如何是好?這可如何是好呀?”急得小思涵眼含泪花恳求起这位英俊少年:“大哥哥,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等我长大赚了钱一定加倍还给你好吗?”她天真的祈求着。

“那怎麽可以,等你长大了?哈哈哈哈!要猴年马月呀!不可以,你即然没钱,走!带我去找你的爸爸妈妈,让他们帮你给我修车。”他不失时机的吓虎着这个可爱的小女孩。

小思涵一听这话急得都差点跪下啦。“求求你了叔叔,家里的妈妈不是我的亲妈妈,她是我的继母,好凶好凶的,若知道我玩了她的自行车她会把我打个半死的,更别说我是玩了她的自行车惹的祸,你真的忍心看她把我打死吗?”

思涵漂亮的眸子里早被吓得泪花盈盈,一字一哽……

英俊的哥哥看着她一脸的天真;一脸的真诚;一脸的祈求;好不忍心再去逼她,沉思片刻他蹲了下来,轻轻用手托起这张童真、可爱、且眼泪汪汪的小脸怜惜地说:

“小朋友,那就说定了,等你长大再还给哥哥修理费,现在哥哥看你挺可怜的就不再难为你了。”

“谢谢!谢谢大哥哥!”思涵甚是感激,心想能逃过此劫真是遇到了大好人。“嗯!不用谢,嘴巴还真甜”俊哥哥自言自语的赞美着小女孩的修养及礼貌。

思涵简直不敢相信这位令她敬畏的大哥哥竟是如此的宽容又如此的亲切,在孩童的记忆里她将那慈善的笑容与他那伟岸的身影全部都植入了自己的灵魂深处……

“你叫什么名字?”大男孩怜惜的替这可爱的小丫头拭去了挂在脸上的滴滴泪痕。

“我叫欧阳思涵”

“哦!好可爱的名字,我叫叶大鹏,你就叫我叶哥哥好啦。思涵,我还是帮你把车早点送回去吧,不要被你那个妈妈看见了否则她会责罚你的哦。”

“嗯,好的哥哥!”

送到了思涵的家门口:他说:“思涵,要记得欠我的修理费,长大了你一定要还给哥哥的哦,也要你记得我叫叶大鹏。”叶大鹏不放心的又重复了一遍。

“放心吧,叶哥哥,我一定会记得。”

 

 时光任苒,十年文革早释了读书无用的版本。国际贸易专业毕业论文答辩会刚刚结束,思寒带着一脸的喜悦与不舍跨出了大学校门。很快她便供职于一家私企。企划会正开,这是思寒第一次参加会议,为攻克一难缠的大客户,思寒见解独特,条理分明,迎来了与会同事的阵阵掌声与共识,正讨论热烈间,只见门口处似很熟悉的一身影立跃于眼前……

总经理立即起身:“董事长好!”

“大家好!”

他礼貌而绅士般的回应着,可那双漂亮而又深隧的眼眸却一刻也没离开过思寒,他俩对视着;“这新来的漂亮女职员眼神怎如此熟悉呢?”叶大鹏在这一刻思绪似乎全部都凝结在了思寒的双眸之上。

 

 大家见他们那种对视的眼神顿觉莫名其妙,持续了几分钟后,总经理打断了沉寂,说:“今天的会议非常圆满,这要归功于我们新来的高材生欧阳思寒小姐为我们的公司解决了恼人的难题。叶董事长,今天有幸您能亲临我们的会议,期望您能给我们一些训导。”

顺便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公司新来的员工欧阳思寒小姐”。

“您好!叶董!”

“思涵?”他又一次被这熟悉的名字震撼了,“莫非她真是自己朝也思暮也想的那个小思涵?”叶大鹏眉头又是一皱,楞神间自感有些失态,随即便回应着。

“您好!思涵!”第一次相见就免姓而直呼其名,称呼得如此“亲切”如同久别的熟人,所有在场的人都在揣测着这是怎么回事,可没有谁能想明白他们之间到底有何端倪。

 

   “哦!”他定了定神。

“公司的业务进展不错,这要归功于我们全体员工的辛勤耕耘,谢谢大家的努力、智慧、与付出。我没什么事,散会吧!”大家知趣的带着疑问陆陆续续的走出了会议室。

思寒刚要退出时,叶大鹏忍不住叫住了她:

“思涵小姐请留步!”此时,会议室里只剩下了他们俩个人。

“思涵,你就是那个撞了我车子的小思寒?十三年了,我终于寻到了你。这十三年里老父老母为我操碎了心就是想早点见到他们的儿媳。他们也曾帮我物色了很多姑娘,可每每见到那些女孩,你的双眸就会浮于我的眼前,我喜欢上了划破了我车子的那个天真的小姑娘,不知为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就越加忘却不得,十几年来我一直在苦苦的寻找着……我去找过你的家,可邻人说:因你父亲调动家也一同搬走了,可谁也不清楚你家到底搬到了哪里?”。

“哦!我的家?您去过我的家找我?”思寒有些莫明其妙。

叶大鹏看着思涵怪异与不惑的眼神问道:“难道忘了十三年前你划破了我的车子,答应长大还我修理费的,我是叶大鹏啊!我叫叶大鹏,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不不不,我真的不认识你!”

 

    思寒真的好喜欢,好喜欢眼前的叶董,可谓是一见他便暗生钟情,开始以为他对自己也产生了好感才与她对视了许久。可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令思寒一头雾水,原来他不是对我一见钟情,猜想叶董可能是认错了人。

“叶董,您认识的那个欧阳思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那个思涵的涵该是“涵养”那个涵,而我是“寒冬”的寒。

“欧阳思涵?欧阳思寒?难道……”

叶大鹏羞得脸色顿红,心想在员工面前怎如此冒昧呢?都是思念那个可恶的小姑娘闹得我脑子进水,怎就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的妄加定论呢?可转念又一想那相貌,那神态,分明就是我日思夜想了近十几年的那个小思涵嘛?

“思涵,你在骗我,难道你真的忘记了你十三年前对我的承诺吗?现在我不要你还我修理费,我只想要你做我的我叶大鹏的太太。”说着说着,叶大鹏激动得要去牵思寒的手。

“不不不,您听我说:那个欧阳思涵可能是我的双胞胎姐姐,她叫那个“思涵”而我叫这个“思寒”我们姐妹极为相像,也都叫思《涵与寒》。叶董,你听明白了吗?  

 

                   (欲知后事、且待下集)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