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两岸同孪》中篇小说连载(二)  

2009-09-02 09:4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两岸同孪(小说连载一) - 雨思 - 雨思的博客

                                                     (本故事纯属虚构)

                 第二回:奇遇思寒、错认思涵

             原创《两岸同孪》中篇小说连载(二) - 雨思 - 雨思的博客李雨思/著

                                

 “思寒,难道你真的不是那个思涵?”叶大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思寒看着他坚定的点了点头。

“思寒,那你快点告诉我,快点告诉我你的姐姐在哪里?她在哪?”叶大鹏急不可耐的问。

“叶董,我虽是她的亲妹妹,但真的不知她在哪里,从小我就被大伯收养到了台湾,我这也是为了寻找失散多年的亲生父母与同胞姐姐思涵才回到大陆的,可三年过去了,一直都未有我一家亲人的半点消息。”叶大鹏黯然的坐在了椅子上,半晌也没的话说。

“叶董,看得出您非常喜欢我的姐姐?”思寒打破了沉寂,顿觉又是那样的失落,二十几岁了,还真是头一次对一异性产生了一种感觉,当她晓得他的对视非为自己时甚觉好笑。

“嗯,何止是喜欢?自十三年前她骑着你继母的自行车不小心将我的老爷车撞成两道划痕的那一刻,我就再也忘不掉你姐那痛苦、惊慌、祈求而又天真的双眸了。你不要骂我龌龊,虽然那时她还小,但随年令的增长,我的心里就越加的忐忑不安,事实上我那个时候就深深的喜欢上了可爱的小思涵。而今,已幻化成了爱恋与思念。”

“那你们因何又失去联系了呢?”

“那一年我与你姐姐初相遇,她才八岁,而我却已是十七岁的懵懂少年。将你姐送回家后,我总是心中难安,掂记你姐是否平安?是否又因某一件事而被你继母责罚?我去你家找她,想问问小思涵是否平安,是否还受着继母的气?但邻人都说因你爸爸工作调动,去了异地,就再也没有她们的消息。”

 

叶董,您说什么?我继母?那我亲生母亲呢?”思寒惊愕“继母”一词,顿陷一种不祥的予感,便急切的问道。

“思寒,您亲生母亲早已病逝了。”

“病逝,我的亲生母亲早已离开人世了?这麽说我再也见不到我的妈妈了?”说着,思寒的眼里沁满了泪花。叶大鹏见思寒如此的激动便止住了话题。

“我从小到大也没见过我的亲生妈妈到底是何样子。”思寒悲伤而失望的默语着。

“思寒小妹,不要这样伤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回你的亲生父亲与你姐姐思涵的。”看着这一双如此令他眷恋与思念多年的眼神,叶大鹏真想吻上去,可理智告诉他,这是思涵的妹妹思寒,而不是他朝思暮想的那个思涵,是同音而不同字的双胞胎姊妹。

 “思寒,你姐妹的名字怎如此好听又古怪?本是同母生,为何都叫《涵与寒》呢?”

“哦!我本是叫欧阳思懿的,只因那个年代政限海峡两岸的人员往来,更为便于多年后的亲人相认,大伯也将我的《懿》字改成了与姐姐同音的《寒》字。母亲多病,难带我们双胞胎,大伯膝下无儿无女,在我一岁时,爸爸就将我送到了台湾做了大伯的女儿,大伯娘去逝五年后,大伯也因肺病身体每况愈下,在他的病床前,伯伯把所有的家产遗瞩给我后又将我的身世也一并的告诉了我,瞩托我他病逝后回大陆一定要找寻我的亲生父母,帮他了却一桩他多年的心愿。三年前通过大伯的生前好友苏伯伯鼎立相助,我才有幸就读于黑龙江大学,攻读国际贸易专业。奇巧的是刚毕业不久,我就来到了你的公司供职,而且今天我也是第一次参加公司里的会议就遇上了你。”

 

“思寒,如果你不介意,我想知道你刚才为何要那样的直视与我呢?”叶大鹏很想转移思寒听到亲母已过逝的消息尽而悲伤的情绪,他问了她一个不该问且又很疑惑的问题。

“我……我,我……”思寒羞红了脸,这突如其来的问,弄得思寒不置可否?她支悟了半天也没有回答究竟是为什么。其实聪明的叶大鹏早已洞察到了思寒的对他直观欲意,但那时,他却将她认定的就是那个思涵,才盯视了她好半天。这个可恶的叶大鹏,他怎麽可以这样问自己,思寒真想去捶他几掌,以愤这明知故问的作态。她恨与他的错位相遇;恨自己这颗不争气的心刚刚见到他怎就如此情锺;也恨自己怎会喜欢上了姐姐的……她越想越羞、越想越愧、、、、她极力掩饰着自己慌乱。

 

 “我……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说完,她急速的逃离了叶大鹏。计程车的副驾驶位上,思寒发着呆……

“您去哪里?”她似没听见,司机又问了一句,“哎!小姐您要去哪里?”她这才稍回于神来。

“太阳岛,就去太阳岛吧!”

 

夏日的北方名城---哈尔滨太阳岛上,游龙如梭,爱侣们三三俩俩在江水里嬉戏,调侃着,亲昵着。思寒在宏伟的《防洪纪念塔》前伫立了片刻,便坐在了岸边的礁石之上,却心乱如麻不知所云,或许就是这波光鳞漓更使思寒如松江之水此浪高彼浪,翻云覆水。

“思寒,我们回家吧!”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她不由自主的浑身一颤。

“你……你怎会在这里?”

“今天是周末,想与你同餐,就去你公司接你,见你心情不快又搭了计程车跑到了江边,我就跟踪了你。注意你好久了,思寒,我们去吃饭好吗?可以对我说说你究竟发生了什麽事吗?有谁欺负你了吗?”

“哦!不不不,谁也没欺负我,苏大哥,您还是先回去吧,别让苏伯伯在家等急了你,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不,我不会丢下你自己回去的。思寒,当你从台湾回来的那一刻,爸爸就给我下了指示,保护好你是我的责任,你若不回,爸爸才会跟我急呢?”

 思寒望着英武而帅气的苏卿不禁泪花绵绵,“苏大哥我的亲妈妈没了,我再也见不到她了。”说完,她难抑的扑到了苏卿的怀里痛哭不止……

“哭吧,思寒,有什么委屈你就哭出来,莫憋在心里。是不是有了你家人的线索,你找到了你的家人了是吗?”

“没有,没有找到”

“那你怎知你的亲生母亲没了呢?”

“是我公司的董事长---叶大鹏,他十三年前见过我的姐姐。”

“太好了,你姐姐在哪?我立刻带你去找她好吗?”  

 

                      (若知后事、且待下集)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