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两岸同孪》中篇小说连载(三)  

2009-09-06 09:0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两岸同孪中篇小说连载(三) - 雨思 - 雨思的博客

            第三回:各怀不悦、酒醉K吧

 

              原创《两岸同孪》中篇小说连载(三) - 雨思 - 雨思的博客李雨思/著

 

 “不,苏大哥,叶董说:他只是因姐姐十三年前撞坏了他的老爷车才与姐姐相识的,而后因我父亲的工作调动到另一个城市,他们就失去了联系,他都苦苦的寻找着姐姐许多年了,但一直没有她的消息。”

“哦,苦苦寻找着你姐姐?”苏卿有些不解。

“嗯,他喜欢姐姐思涵。”

“噢,是这样啊,十三年前你姐姐才几岁呀?他就喜欢上了你姐姐?。”

“是哦,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呢!”他见思寒从失母的悲伤情绪里似好转了许多,便说:

“我们去吃饭吧,到那我们再聊好吗?”说完,他不由自主的去牵思寒的手,思寒敏感的回避着,他似有些尴尬,但还是不弃,再度拉她的手,思寒再次甩开了他的手。

“苏大哥,要不我们还是回家同苏伯伯一起吃饭好吗?”

“不,思寒,我想单独和你在一起,不要拒绝我好吗?”

思寒想了想说:“那好吧!”

“我们去哪里吃饭呢?”

“还是老地方,去滨海大酒楼吃海鲜如何?”

“嗯,我喜欢吃海鲜。”

“哈哈,馋丫头,我就知道你喜欢吃海鲜,才投其所好嘛!”说着,他又不由自主的牵起了思寒的手,思寒责怪的看了看他:

“嘿嘿,你呀,真是不可就要。”

“哈哈,没办法的啦,我可以锁住我的手,但锁不住我想你的这颗心呦,你听听这颗心,”说着,又将思寒的头拉近他的胸前。

“思寒,你懂吗?已经三年了,难道我对你的表现还不够吗?”

“哎呀,弄痛我啦,看看你的肩章把我刮的。”

“对不起,对不起,”苏卿小心的从自己的检察肩徽上摘下了几缕思寒锔染过的酒红色长发,慌忙的道着歉。

“还人民检察官呢?在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你也敢与我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嘻嘻,我就是喜欢你,管不得那么多咧。”

 

 夕阳下、余辉映着车水马龙;垂柳旁、靓男俊女对对双双;此行列里有一对携如伴侣的人犹显突出。男高大伟岸,笔挺的身材一身检察戎装,两道剑眉映着那身戎装更显非同寻常;女孩瘦瘦高高,肌洁面白,身着一身藏蓝色职业女装,足登一双白筒高靴尤显时尚,苗条而曲线,仿如模特瞿影真实的跃入我们的眼帘……每每划过行人们的视野就会引得众人再次回头窥望。说说笑笑间,苏卿与思寒已来到了滨海酒楼。他们相携而进,服务小姐茶香奉上。香辣花蟹、大闸蟹虽不好入口,可思寒还是不失淑女之风慢慢的、津津乐道的品尝。食着……食着,她总觉有一双眼睛一直都未曾离开过,她抬起头,浓密而翻卷的黑睫俏瞪着苏卿说:

“你不吃蟹看着我干嘛呀?我又不能当饭吃”

“哈哈!喜欢看着你吃嘛,今天怎比往日还要凶巴巴的呢?再这样待我你可要成黄脸婆的啦,嫁给苏卿,做他的检察夫人有何不好呢?”

“去去去,哼!你再说晕话我就找苏伯伯奏你一本。”

 “嘿嘿,已来不急了,我亲爱的老爸在月前已同意我追你做他老人家的儿媳妇耶!”苏卿得意的笑着。

“苏伯伯他怎么可以这个样子,他答应过我的只做他老人家的义女的哦!”思寒将那性感的小嘴巴噘得老高,责怪着老人家出尔反尔。

“哈哈!那是过去,现在他老人家改变了主意,就想让我追你为妻,若没有他老人家的意旨,我岂敢如此放肆呢?你说是吧?我的思寒,今生我追定了你。”苏卿再次向思寒表白着他的心迹。

思寒害羞的低下了头。“可我……今天,”她欲言又止。

“今天?今天怎了,你对我说嘛。”苏卿急切的追问着。

“哦,没怎麽,苏大哥,咱俩的事等我找到我亲人后再说好吗?”

“不,你今生找不到她们,那我要等到何年何月呀?”

 

 苏卿忍不住又抓住了思寒的手,“思寒,答应我,做我的女朋友。

“不,至少现在不可以,我一定要等找到爸爸和姐姐再说,你还得象往日一样继续帮我找寻亲人,否则我没心情与你谈情说爱。”

“那……那好吧,”苏卿无可奈何的又一次妥协了,他悻悻的吃着大闸蟹。思寒看在眼里,似又疼在心上,她好不忍心看到苏卿这几年来为自己寻找亲人所付出的努力在她身上却一点也得不到回报,但她又能如何呢?本来在她入住父亲的生前好友苏伯伯家之前,这个苏哥哥是有一女朋友的,可日久生情,由于自己的到来,苏哥哥却又莫名其妙的偏离了游戏规则而无锂头的爱上了自己,让她好免为其难,虽对这位风流倜傥的苏哥哥有着逐多的好感,但毕竟人家是有爱恋之人,自己怎好插足其中,几年来一直在尽力逃避着苏卿,尽管如此,苏哥哥确如吃了秤砣铁了心般非己不娶,这种尴尬的局面甚是令思寒矛盾重重,答应吧?又觉很对不起与自己相处甚好的苏哥哥的女友,不应允吧?又感苏哥哥多年来对自己的真诚一片……

 

“ 思寒,我心里好难过,好想喝酒,能陪陪我吗?”苏卿肯求着。

“喝酒?好啊!我心里也不好过,欲想喝点酒呢,”

“哇,那太好了,你想喝点什么酒呢?是白?是红?还是啤呢?”

“或许喝点烈酒才会好吧?心里面总觉闷得慌,很想发泻出来许能好点,也好想唱歌,大喊几声压抑的心才觉会舒服些。唱歌?对了,我们去K歌吧,思寒!即能唱歌,又能喝酒。”

“苏哥哥,那怎行,您今天着的是检察装,又不是便装,怎可以去那风花雪月的地方?若被熟识的人见了,对你影响多不好啊?”

“傻丫头,我们去找个单间,没问题的,我只想与你单独的多待上一会,你就别再找理由推托我的啦好吗?”思寒瞟了一眼,想了想,还是答应与苏卿同去喝酒。

 

  或许心情有所不爽,或许……几杯烈酒入胃,苏卿就已经语无伦次了。“思……思寒,再和我一起唱那首久别的人好吗?”“嗯!我今天陪你唱个够,小姐,帮我播放白雪的那首《久别的人》随即音乐渐渐响起:

    “久别的人谁不盼重逢

      重逢就怕日匆匆

      忙不完的旧情

      续不完的梦

      快刀难断藕丝情

      你可记得那个霜冷日

      你可记得那阵木鱼声

      情侣走尽天涯路

      双目痴痴伴孤灯

      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唱着,唱着,俩人都已泣不成声了,他们情不自禁的拥在了一起,各怀着一种对爱的渴望与对亲人的眷恋……此时激动的心早已不再受烈酒支配了一般,噹噹噹,杯杯盏盏,随后两个滥醉如泥的一对年轻人不知是哭还是在笑,同时又唱起了《美酒加咖啡》:

     美酒加咖啡

     我只要喝一杯

     想起了过去我又喝了第二杯

     明知那爱情象流水…….

    “思寒姐姐,思寒姐姐,你们这是怎麽了?你们怎会来到了这里而且又喝了这麽多的酒呢?思寒姐,你醒醒,你醒醒了,干嘛要这样对待自己呢?亲人是慢慢找的,虽然咱班的同学都已经毕业而分道扬飙了,可每一位同学都没忘纪帮你找寻亲人呀!”思寒的大学同学--攻影在接到酒楼的电话后急忙驱车赶到了K歌厅(原来酒楼的负责人见两位都醉了,在思寒的包里找到了通讯地址)。攻影同服务生先后将俩“醉鬼”扶到了车子里,她犹豫了片刻,还是驱车向苏伯伯家驶去了。

 

                                                      (若知后事,请看下集)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