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一脚跨出QQ的门  

2009-10-29 10:4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雨思

 

写在前面:感觉QQ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色而又无色的门吧,其实蛮简单的,两串数字劈历啪啦的就那麽一敲,忽忽悠悠的就把你拐进了另一个无可名状的“未知的世界”。嘿嘿,仿如小品名家宋丹丹所戏,“你脱了马甲嘛,我是照样认识你滴,”嘿嘿,这里捏,套上有色马甲,穿戴整齐,小小的头像挂在那里一闪一亮的,像是自己,却又不是你自己,环顾四周,是面目全非的“现实”,他似“他”却又不是他,你似“你”却又不是你,一个个忽闪之间,朦胧得就像越来越深的晨晨雾雾一般迷迷漓漓,简单而又深无可测。(采集素材,诉与读者)

真是无可就要的QQ情:夕阳已逝,深圳罗湖的田心村大马路牙子上,躺着一个人,已是深度酒醉。相对于周围围了一圈的四海宾朋,那躺着的人身材矮小瘦弱,从他断断续续的嘟嘟囔囔里,人们很快知道,他该是某一南方小镇,百里迢迢地来了,来到这娇阳似火,花花草草的鹏城寻觅QQ家园里的“真爱”。他不住声地叫嚷:“裘裘,跟我走!你不是要跟我走的吗?裘裘,我的小裘裘啊!跟我走吧!”惊诧的人们都把疑惑的目光扬了一圈又洒了一地,似感这围观的人群里没有他的“心爱的裘裘”。人们除了窃窃私语,没有别的反映。“裘裘,裘裘啊,明天你再不见我,我就喝药,就喝药,我死在你门前。裘裘啊!你答应我了着,QQ里也说好的。”他涕泪横流,小块的土地被思念的泪水沁润。人们渐渐的散去,那酒醉的人,也不知了去向。几日后,听一传闻,一个南方人在田心村街一家小店门口喝了农药。虽抢救过来了,但神智还在渐渐恢复中。故事还在延伸,情节越来越俗不可耐,他们没有想到,QQ门好进,跨出来寻找现实却很难。很多的情节,搬移到QQ的门外,会增添上细碎繁琐的枝枝节节,把QQ里的貌似纯情,缠绕得透不过气来,以至于最终窒息而死。

也有纯情似水:他们俩,都是生活中的不幸一族,人到中年,她的“他”撒手而去,他的“她”撇下他另觅幸福,一对苦人儿,冥冥之中,都咚咚地叩响了QQ的门,又在茫茫网海不期而遇。心有灵犀的人,一接上火儿,彼此都有滔滔不绝的话题,他们简洁直接地甩下彼此的马甲,从虚幻里,一脚在前一脚在后滑进现实。“你好!野花!这么长时间了,我欣赏的是你野的质朴。”他说着,并丢过去一个眉飞色舞的笑脸“你若真是野花,也不是那种庸俗的野。”“老大,你知道吗?我喜欢的是蓝,大海的蓝。”野花,也送过去一个眨巴着眼睛的顽皮。可是谈话若只停留在这样关于色彩的喜好上的话,对于一个中年人,未免太过装嫩了,网上生活,也纯情得似乎有点不符合逻辑,毕竟他们都是一多半心思,泡在烟火深处的人。他们渐渐说起彼此的生活,对老人,对孩子,在单位,在邻里,他们还有过言辞激烈的争论,可是,一番讨论,他惊奇地发现,他以往的性情是过于冲动了,而她感觉到,他给她从未有过的受保护的安全感。他们结合的日子,在交往了一年之后,确定下来。结婚仪式,简单又隆重,亲友道贺的时,都知道他们的恋爱经历,但还求证似的,让他们来说说媒人是哪个?他说:“是网”。她补充说:“是挣脱了网着的心。”无人晓得,他们俩说的“网”,是不是一个概念?

名人未必真君子:她是一位很有文学素养的单身女子,QQ交友群里有她一席之地,但她经历过苦涩而无聊的网隐过后便归于一种平静的心态对待这虚拟的世界。她的美丽她的才学很自然的吸引了一些高品位大名人,某一天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诚实的说,他确属女孩心中白马类型的王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倘而又知性。自称为中国情感第一人,他说:看看我的资料,了解我再加我。女人有些忙,无暇顾及他到底是何种人,即然都是文学界的朋友又是同行,她无条件去意识去想此人会成为她未来的什么人,因为他们彼此的年龄跟本不适,她便不加思索的先将他加为了QQ好友。由于她厌倦了闲聊的原故,很少找人聊过天。某日,一个周末的午后,大雨滂沱,她心情烦躁,难于笔耕,想念远在千里之外的女儿,欲找女儿聊聊,登录QQ不见女儿,却发现很少上QQ的他,她想:反正也无事,还不如找他交流探讨文学,打发一下抑郁的时光。她发了“你好”对方久无反应,她便去冰厢里取可乐,刚一转身,只听一串耳熟的叮咚声,有人找她讲话,回头一看,是他!他说:“我忙着有事刚要下,你就来了”她回说:“您若有事我就不扰了,您先忙吧!”可对方直接就把视频发过来了,她想了想,并未急着去接,自那次在视频奇遇变性人后很少与陌生人视频和聊天了,她想对方即是文人,想必应是个有修养的人便无防的接了对方的视频,映入眼帘的确实是,如资料照片里的英俊男子一样潇洒,她刚要打招呼问好,可对方却发来了另她非常震惊而又错愕的四个字“你是妓女”她一知性而又贤淑的女流岂能容他人的侮辱,气得她泪含双眸,问道:“妓女是何样子?你凭什麽如此羞辱她人?”她说:“妓女就是你这样的”此时,她的肺如炸般撕裂,看着眼前外表斯文而又儒雅男人怎也与刚才的羞辱之词挂不上边。当她冷静的思考后强装笑颜又问他:“我和你无怨无仇,凭何辱我为妓?”他说:“我是让你看好我资料再加我,可你为何加了我一个多月而不理我?”她哭笑不得,为不理他,这个中国情感第一人就赐给她这一无聊的“妓女殊荣”。多麽无聊而又无耻透顶的高知之人,最后他说,“我常居美国,可能对中国的交往方式有些欠缺。”这又是多麽牵强而滑稽的理由,多麽冠冕堂皇而又无理的解释。无论他如何道歉,她只能将他判以死刑,将他拉黑,她无法忍受一个高知的伪君子坫污她的圣洁、自尊与人格,或许这就是虚拟里高知流氓的裸蛮。

QQ门,宛若长江东逝水:他们两个,四年学友,都在心里爱着彼此,却因为一件小小的事情,引起无端的猜忌,他高傲,她敏感,一段恋情,在谁也不服输的争夺自尊的战争中,落下帷幕。毕业两年,没有彼此的信息,可是,那些日子那个影子,总在心里面晃啊晃的,她忽然感觉到从没有像这样怀念他的爱情。她胡乱打电话,给同学,给老师,因为闭塞,她能联系上的也就那么有限的几个,这有限的几个,给她的,无一例外地是失望。也许,机遇在不经意的时候,忽然就来了,她上网,无意中发现本班同学录。急急寻找,竟看到他的名字,但是,除一个“思北”的网名和QQ号码外,没有其他一点点线索。这也足够了。她一阵狂喜,迅速爬上网,以“想南”的网名,请求他加好友。说明:我是雁。也许,在他心里也铺展着一层淡淡的柔软的思念,不知什么时候,他通过了她的请求。她又一阵狂喜,心想,这样,他就是到天涯海角,自己也会把他放在身边,看着他,跟他说话,跟他幸福地说说话,也好啊。可是,向往的狂喜,渐渐冷却成冬日户外的冰雪。他的头像,一直冰冷地挂在她的QQ家园,无声无息地,无声无息地。在这样漫长的等待中,她心有戚戚地走进了婚姻。可是那个心结还在。哪怕只有一句问候的话,解开了,一个念想从此打上一个句号。可是,那个头像,还是冰冷的灰色,灰色,他似乎就在她不经意的时候,亮了那么一下下,将她拉上期望无穷的思念之路,而后,就永久熄灭了。谁也不会理会,网海茫茫,一个“思北”,一个“想南”,他们之间有着怎样缠绵悱恻的哀怨思念和懊悔情结,如同尘世间的情愫一样,这样的事情,善解网上也多的是。QQ门,本可以一推而入,在他们,却是一道浩浩渺渺滚滚滔滔长江水。

Q里Q外皆寂寞:同事雪洁编辑,单纯得跟她的名字一模一样,三十多岁的人了,不问烟火,不问女红,日日陶醉于身边的风花雪月,曾经是中文系的高材生,当年出版过两部诗集。外出公干吧,我们一路聊的下顿饭是炒饼还是熬菜,孩子不听话是文明教化还是武力解决,同事谁谁谁咋就那么油滑,滑得像污泥里的泥鳅,跟他共事儿,哼,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贪就是了;那鸡蛋价格怎么跟直升飞机似的,噌噌噌带着响声儿就提起来了?唉,生活不叫人省心啊!可是,雪洁,一眼瞪着窗外世外人似的雪洁,忽然转身说:你说,那棵树,它怎么能美成这个样儿?哎呀,真是大自然的艺术啊。我们一起把脑袋塞满窗口,半天,弄不清她赞叹的对象在哪儿?好半天,看到了!一棵歪里吧叽的倒垂柳!忽然,有一段,雪洁恍惚了。她一天忧伤一天兴奋的,美丽的大眼睛刚还充满了异彩,转瞬间密布了一层黑云,有时候,泪珠子吧嗒掉下来了。让我们一惊一惊的。她怎么了!这么大岁数了,风雨也经过了,霜雪也经过了,怎么倒娇嫩地像个青春少女了?又一个同事偷偷说,雪洁,网恋了!喔?恋爱的力量吗?似乎有这个效果。同事说,一个雨天,她骑车经过雪洁楼门口,看到雪洁正捧着一大抱蓝色玫瑰往家走,脸上的表情,幸福啊,幸福得要把漫天雪花都融化了。洁雪还拿手机捂着耳朵兀自莺声燕语娇笑连连:“亲亲,我收到了,我捧着它呢,我爱蓝色妖姬,我爱勿忘我,你爱我爱我吧!”惊得同事连招呼都不敢打,悄没声儿掉转头溜了。我们看雪洁,整天浸泡在感情的温水里,水温稍有变化,冷了烫了,她都敏感地做出叫人吃惊的反应,我们弄不清了,这是幸福吗?这是属于我们这个年龄的幸福吗?一个寒假过去,听人说,假期里,雪洁跟他老公有过争吵和拜访民政局工作人员的经历,但是,寒假过后,一切都烟消云散了,生活的平静,终于以她不可抗拒的力量,战胜了QQ奇幻的恋情。雪洁,平静地从虚幻回归了人间。

最后借以"名家"的一段话:在这个龙蛇混杂,虚拟网络时代的今天,我们正扮演着不同于以往的社会角色,人们不再以真实的自我出现,而改以虚拟的面孔粉墨登场,将性别、年龄、容貌、学历、职历等真实的背景都隐去,试图完全用另外一个,甚至多个不同的角色去和他人交往。不知道“我是谁”所导致的“自我迷失”已愈益常态化。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