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回娘家  

2010-01-11 00:0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回娘家 - 雨思 - 雨思的博客         

                        (雨思小照--制作:蓝狐)       

                 文/雨思

星期七,是自己给自己放假的日子。晨起后,似觉眼前无事可可,早就很想见久别的哥哥姐姐了。遂速决定回趟“娘家”。

说走就走。一大早,起床收拾所需的物品,没多久,便弄出一个回娘家的俏模样。肩上斜挎一黑色的小包包,戴着厚厚的棉手套,提着一大包的东东。出门来,东张西望,就盼那面能顺风顺水地及时出现一辆的士车。可是,等啊,等啊,却不见。

怪不得人说,等待是最熬人的,何况在这飓冷的冬日里,清雪的工人一步一滑,举着敲雪的镐头,在一点点的铲着积在路面的冰雪,辛苦的她们举步维艰,大冷的天,一种同情与怜悯之心顿生,真想上前给他们深深的敬个礼!赞成啊,若有四只手,我会举起来二十个手指头,对这个见解表示十二分的赞成。

那时光,简直是蜗牛一丝丝給牵着走的。我的神仙!这大冬滴天,这市中心的士车怎会如此难找啊,冻得我再也等不及了。返回家,上了楼,又拿起电话遥控起儿子开车将我送到长途车站。

回娘家,“娘家”一词,很亲切,但母亲早年就离逝了。我所称谓的“娘家”,其实,就是哥哥姐姐的家,尽管是哥家姐家,但踏上家乡这片土地,心里总是很轻松、也很愉快,小外孙们盼望姑奶姨奶亲亲抱抱,或者拿了钱买糖果一类简单的东东,就会把小孩子忽悠得喜滋滋的。

时光真的不饶人,晃忽间,我便混成了鬓已霜白、耳朵也背得直喊,啊……啊……如太上老君级的人物了。亲情和友情是万两黄金都买不到的东西,她宛如灿烂的朝阳,给予我温暖,也给予我战胜困难的力量和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

看车上的人,不论清爽还是邋遢,不论是斯文还是粗野,都很亲切,他们大大咧咧地说笑;口无遮挡的骂着;聊着秋后的喜悦;谈着即将到来的新春;时不时还传出一些荤荤的段子,话胡锦涛;聊温家宝;谈奥巴马;说着足球;侃着大山;爱与恨都在他们不经意间的对话中。

他们也都知道今年60年大庆,国家会有大动作。我只拿了耳朵去听,有时候,回头瞟一眼即而又悄然的笑一笑。是啊,我不得不承认,民间的,是最真实的,本山大哥的表演团队因何就那麽受人欢喜?《蜗居》又因何那麽受人追捧?因为他们都来自民间老百姓喜闻乐见的真实生活中。

有时候,看似粗拙的笑谈,里面却藏着最本真的哲理。有个朋友说,卖馒头的人里,都有哲学家。是啊,智慧的垂青,从来不挑拣谁谁谁的身份,它不像人那样世俗。人生有三大快乐:助人为乐,知足者常乐和自得其乐。如果人人都懂得和做到这一点,就会有利于身心健康。

那司机,也兼售票员,有时候会转过身来,插上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牢骚,大家也都笑嘻嘻。这样的旅行,可真快乐,我甚至丧失了时间和空间的感觉,似一个身子荡在江船上,顺流飘泊,任意的飘荡在西与东。在这个晴好的冬日,车窗外冷似冰山,倒挂雾凇;抱耳跺脚,每一个人都似旋转在舞池里一般,奔向我生存的另一个地方。

下了车,我小心翼翼地踱过滑滑的马路,沿着弯弯的小径,小径上方转弯处,当头一个大的平台,我的家哥家姐一并住在那里。

终点到了,雪花花,冰清玉洁,冷得袭人,说不清是喜还是怨。不暖不痛也不醉人。倒是一腔无以抒发的深沉幽思,借着冬日的阳气,吐播得到处都是。

电话跟着脚步走似的,一个一个也随我而来。先是侄女,后是哥嫂,今天约,明天磨;这个刚说完,又一个,看看,外媳,姐姐也急着问候,几点能到家?通知这个的,告诉那个的,马上通知姐夫去吧。我刚到哥家,气儿还没有喘匀呢。可是又一个电话在敲门!看看,是一个朋友。正在发懵,却见俺同学一身白大褂,慌慌地蹿出来,道“雨思,好大的兴致呀,借着俺青山白雪回娘家来了?”看她奇怪的行头,我先笑了。用眼睛压制住她的戏谑。继续。

人一生只有三天:昨天、今天和明天。昨天只能去回忆;今天要努力并努力去争取;明天应很好的规划与设计。唉,原想来娘家散散心,探探亲,这一大溜的电话,已经把我的悠闲消磨了。先不管其它吧。跟着嫂子进来,她犹自忙去了。我先抱过外孙亲了亲,看着果盘里的栗子花;不免放下的宝贝,自顾自的吃起来,小外孙急得直往我的怀里蹿。

哥家的平台上,鸟儿起劲儿地鸣叫,似乎也在欢迎着我,我细细辨认,至少有四五个种类,有一个慢条斯理地,给谁解释着这么的那么的;有一个直着不拐弯儿的喉咙,没有理性地大喊大叫;有一个,怯怯的、懒懒的,只在别人的间隙里,有一声无一声地扔过来一声;还有一个,以前从也没有听见过,它第一句话有六七个音节,第二句话有两三个,好似在劝慰别人,也给自己宽解。我听着它在说:好不容易来了的!第二句话是:好好歇歇。哈哈。想一想,就笑了。这不是我自己的话吗?

看时间不早了,嫂子问:“雨思饿了吧?我去烧饭喽。”我搂过嫂子,抱了抱说:“辛苦嫂子啦!”“啥?回到了娘家,还这客气啥呢?”

“嫂子”其实是一个神话。以后我会在小说里一一呈现我两位亲亲而又伟大的嫂子。

平台上的鸟儿又开始叽叽喳喳地谈论起来了。听听,又在说:“好不容易来了的。好不容易来了的啦!接下来它独自嘟囔着:干嘛呢?何苦呢?就是。好不容易来了的。干吗呢?何苦呢?”厨房外面,就是风声,鸟语,栗子花香,呵呵,回到娘家了,我先放松半日再说。

 

谢谢     博客欣赏评价年鉴官博     编辑有福之人辛勤评点     我是3064号http://chinablogapprais.blog.163.com/blog/static/13251651620101160300772/?mode=edit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