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思的文学之旅……

德为至宝一生用不尽 心作良田百世耕有余(精神家园 拒绝龌龊)

 
 
 

日志

 
 

<原创>“两只披着人皮的狼”(第一集)  

2010-04-22 19:03: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送你一把心门的钥匙” - 雨思 - 雨思的博客

           李雨思/著         (入选作品)              

                第一章:点点的心结

 

夜里,天空下起了企盼已久的瓢泼大雨,浑身淋透,跑得脚发麻,腿发软,似身置野外,阴森森的湿地旷野,偶见几棵白杨和垂柳,仰闻几声乌鸦闷吼,草丛的低洼处,又可低嗅连串的蛙鸣。。。。

可,就是找不到避雨之处。漆黑的夜,未系扣子的藏蓝色风衣被怒吼的狂风呼来唤去,一会儿,似要将衣剥去;一会儿,又将湿漉漉姣好的S曲线裹挟得淋漓尽致,长长的风衣呼啦啦的羁绊着奔跑之速直至寸步难行。。。。。

雷声此起彼伏,急得我睁开了朦胧的双眸,恍惚间犹入另一番天地,卧室里雪白的墙壁及菊黄色的吊灯正柔柔的望着自己。醒来,才意识是一场梦,一场拯救苍生的美梦。虽短暂,梦里梦外还是足够我惊恐与欣喜了一番,因梦境之时我是置身于久旱的南国。

上了趟WC,回到柔软的床上,却难入眠,梦中的一切,总在思绪里漫延,难不成你是为天下苍生而欣喜?而忧幻?还是……

瞧瞧落地钟,时针已指向了零点。顺手划过床头柜上的大庆晚报,读了一小会儿,意想促眠,可不管如何努力,就是倦意皆无,便披衣坐起。开启了电脑,登录了博客,消息栏里那黄色的小眼睛小嘴巴,一眨,一眨,一翘,一翘地,在晃,在舞,诱得我不想点开它都不成。

 

处理了几个短消息后,一女子留言激起了我的浓厚兴趣,码字之人嘛,总要找寻一些好素材好组词;好弄句;好幻想;好瞎编;好念经。瞧过留言,虽然字里行间有些意同字不同的折叠句子,但还是能读懂。

首先恳请您勿以雨思自我炒作,自卖自夸为嫌犯,吾就OK了,呵呵!我把她长长的短消息缩略为以下内容,大意是:

 

 “雨思,我与您同龄同城,在石油管理局任会计工作。您的博客靓丽秀美,诗词并茂,才舒章间,欣赏之情溢于吾心。您知道吗?多少个闲暇与夜晚,踟蹰在键盘之上,总想将我的一腔热血及酸甜苦辣乃至悲欢离合凝成文字,墨于笔端,可心与脑就是不争气,她们控制不了我的芊芊玉指,敲不上几句便了无下文,恨自己难与姐同才同笔,故,真心实意与您做个朋友。一来,想请尊姐能给予小妹文学上的指导,二来,想请姐姐以不记实名的方式帮我倾诉,似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压抑了我近二十年的情感心结,真的太想解脱。祈盼您的信任。我叫XXXX,可QQ_______,可手机________,云云。”

 

看过读过,感觉发信人和从前找我倾诉的对象一样,需要呵护,需要理解,尽管我不是心理医生,尽管我也无此义务,但在有限的时间里,我愿帮助需要我字解心疾的人,送她一把心门的钥匙,不为其它,只为那双“祈盼”的眼神,与那颗“信任”的心,四字足矣!

 

第二天一大早,消息栏见到她的回复信息,说:“我已加了你的QQ。”

查收后,有意无意间,我挂了一天的QQ线,晚上正看新闻时,她找我聊天。

彼此寒暄、赞美与安慰,初聊很投机,她恳求视频见见“美女姐姐”(什么美女呀?只是上镜而已),本是同性,便无拒绝。镜头里的她:感觉端庄,气质修好,长发至肩,赤褐色的发丝还恰到好处的有那麽一点点的自然卷翘,粉红色的羊毛衫越显她的年轻与温婉,时不时的芊指托腮,似沉思,似泪流,再观镜头里的背景家居用品,顿感非常整洁,小家布置得玲珑有致,窗帘桌布,花边流苏,看得出她是个极热爱生活的品位女人。

相聊大约一刻钟,我的爱子要用电脑,她便约我改天一起喝咖啡,我答应后,拜别。结束了对话。

 

 几天前,我们如约相聚在市区的上岛咖啡厅。那天我因路上塞车略有迟到。

只见幽暗的咖啡厅,舒缓的音乐,轻轻的旋律,伴着端坐在一偶的她,远远的欣赏着眼前这位比视频里还要漂亮高挑的她,约近一米七,还是那件粉红色羊毛衫,靓丽的轮廓,棱角分明,肩上搭配了一条白色印花的披肩潇潇洒洒飘于胸前,修长的腿,足凳一双黑色的长靴,指上一枚亮晶晶的钻戒,好一位高雅的气质美人,闪念间,似某个电视剧里的片段。我加快了莲步踱到了她的跟前,此女子礼貌的站起身来,与我轻轻的拥抱了一下,感觉如亲人般温暖,我真诚的致歉迟到、寒暄、落座。

 

为保护女主人公的隐私,我暂且称她乳名——点点。其实她四字的本名更加独特,也令我欢喜,甚至于嫉妒,嫉妒自己的爹娘,咋没给我也起个如此脱俗的名字。但出于对点点的尊重,再好听的名字,也难能在我的笔下瀑光。品了第一口咖啡后,她先开了口:

“读了你那麽多的美文,感觉比我的心智成熟很多,可一看你本人好像比我想象还年轻呢!”她赞美着。

“你可别逗了,站在你面前,自愧不如”我一脸羞红,谦虚的回应着。

“我没有姐姐,特喜欢有个姐姐,真不知我叫你姐姐是否合适,我今年43岁了,属羊的。姐姐怕不怕晒晒真实的年龄呢?”点点问。

“呵呵!只要心中坦荡荡,再老也是可爱滴,晒晒又何妨?小事一桩嘛,姐长你两岁,属蛇,今年45岁了。”我自嘲地调侃着。

“真的是我的姐姐呀,太好了,我最不愿做老大了,呵呵!不好说话。看资料,姐姐也是单身,现在有没有目标呢?”她直言不讳。

我说:“还没呢”

“哟,我还没有姐姐优秀呢,都找到了另一半了,呵呵,姐姐挑花眼了吧?想找个啥样的姐夫,若有适合的我给姐姐做个红娘怎麽样?”我有意无意的瞪了她一眼。

“那好,我的终身就托付给你了,若误我幸福非拿你是问。呵呵!嘴巴够贫的,说说吧,如此的幸福,难道在你快乐的外表下,还有什麽令你烦恼的苦衷不成?”我直奔主题,想探个究竟,急切地想知道这漂亮的女人,到底有何亦美丽亦凄楚的故事难以表达,非要雨来为她开解?

“刹那间,她的表情便由一脸的阳光,瞬变为满目的幽怨……”

“姐姐,我是个外柔内刚的女人,虽然现在很快乐,但有很多彷徨与委屈,愤懑与幽怨难以诉说,身边不是没有好朋友,朋友归朋友,没有一个特知心的,或许是我的偏见太重,和她们相处久了,人都不错,就是没有把门的,乌鸦嘴般,无论我如何压抑,也不敢同她们讲,怕她们到处散播,曲解我的意愿,总想找个即有文化,又有素质的人一吐为快。经验给了我太多的教训,告诉我人类最难管制的东西,莫过于某些人的舌头。姐姐,血的教训只有四字可总结“人言可畏”哟!因为你不是我生活圈子里的人,加之你的素质与文采,我从心里认可您。很多年来一直未遇有缘人,这下好了,我很幸运能与姐姐相识。他和他的家人还有朋友常常或明或暗来观赏我的博客。我读了姐姐你的博文,不愧为才女,从心里仰慕与敬佩,想请您以笔带刀,挞伐一下给予我深深伤害与积怨的那两个人,我真的很信任你,真的。”

点点用期待的眼神恳求着我,能感觉到,她还略有些激动。

 

“那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提到偷窥你博客的那个他和他,就是这些年来和你有着千丝万缕关联的,也是你今天要挞伐的两位男主人公对吧?”

“姐姐,你太聪明了,无错,我要说的就是他与他——一位是我的前老公(我女儿的爹),另一位就是我的大姑姐夫(也就是我女儿的亲三姑父)。”刚刚提及,点点俊美的眼圈就有些湿润了。

“真不知你与这两位男人之间扯上了何样的深仇大恨,竟令你委屈了近二十年?二十年啊!”我追问。

“唉!姐姐,说来话长……真的,我称他俩为两只披着人皮的狼,一点都不为过。一位是万人谦恭的检察官,一位是千人敬举的公安科长。” 听后,我却瞪着点点半晌说不出话来,莫名的触动了我的某一根神经——

 

         俩个形象,立刻就浮现在我的眼前,他们就是我爱子的爷爷和我爱子的爹,父子俩都工作在检查院,一位是德高望众的秘书科长,一位是市人皆知的反贪局长。特别是两位刚正不阿且善良慈祥的公公与婆婆对我的学习与生活有着太多的教诲、影响与熏陶,虽然两位老人早已仙游于天堂,我永远怀念他们,每每祭祀都不忘在二老墓前祈祷。不管生活给了我怎样的结局,但他们正义的形象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他们真的不是点点口中的那只狼,而是我心中永远的骄傲。

不知一种何样的感觉,被点点挞伐的那个形象竟和我爱子的祖父与父亲同工同种。不知是因点点侮辱了那身圣洁的戎装?还是连带的侮辱了那份形象?还是和我曾经爱过的人有所关联?反正感到特别蹊跷又别扭,非是呵护我爱子的爹,或许我还没有听完点点的故事,对人与人的心灵世界,道德的巷道,尚未完全分解吧?好人与坏人的界限俺还是能够拎得清的。看着点点,一种酸酸的感触顿袭我这张交好的胃。

“姐姐,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咋不说话了呢?”

“哦,点点,那身绿色的、高高在上的戎装,在那个年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业与荣耀?又是多少女孩子追求的色调啊?你为什么要骂他们呢?”我尽力的掩饰着我的思绪。即来之则安之,继续听着点点那段曲折而又离奇的情感故事……也理解了点点为何要骂他那“两只披着人皮的狼”终为何意。

三个小时过去了,难堪的是,我们俩都成了泪人一般……当点点终止了她的爱恨情仇,我才解读了那身戎装是穿在谁的身上,从另一个角度去挞伐、去解读、去勃逆人与人的道德与情操,高尚与龌龊。都说女人泪腺浅之又浅,那一刻,我真的是在不知不觉中早已滑入了这漂亮女人一生的酸甜苦辣与悲欢离合中。

分手时分,我主动的抱了抱可怜的点点,建议道:“点点,我会很快把你的故事撰写成文,而且我已拟好了题目,就命名为《两只披着人皮的狼》好吗?”点点稍加思索,“嗯,姐姐,听你的,就叫《两只披着人皮的狼》吧!”

 

                      《欲知点点的悬离故事,请待下集:突降的天警诡异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